落霞小說

第二章

辛夷塢2019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動作輕一點你會死嗎?”就在韻錦把背往后面的桌子用力一靠之后,一個男生不耐煩的聲音在她身后響起。知道是自己無意識的動作驚擾了后排的同學,她飛快地挺直背,沒有回頭,低聲說了句“對不起”,聲音微不可聞。

但是坐在她后排的男生似乎沒打算就此罷休,借著身高的優勢微微抬起身子,瞄了一眼韻錦桌上的化學習題,恍然大悟般說道:“我說就是受了什么刺激,還以為是失戀了,原來是題解不出來?!闭f著又往韻錦的方向探了探身子,“我看看,哈,這么簡單都不會,不會吧你!”

韻錦又慚又惱,倒也默不作聲,只是側開身與他探過來的頭保持一定距離,她后面那個人卻好像打定主意,不好好諷刺她一輪誓不罷休,用足以引起周邊同學側目的音量陰陽怪氣地繼續說“蘇韻錦,你的腦子都拿去干什么了,還真不是普通的笨?!笔强扇淌氩豢扇?,韻錦仿佛被人用棍子戳到心里最痛的地方,騰地一聲轉過身去,漲紅著臉,狠狠瞪著后面那個人,此刻他好整以暇地坐回自己的位子,向上45°地揚起頭,臉上一副欠揍的似笑非笑,好像無聲地在向她挑釁說“你敢怎么樣?”如果眼光可以殺死人,那么韻錦的眼睛已經在他全身刺下了無數個窟窿,個個致命,但是沒有如果。她暗暗攥緊垂在身后的拳頭,強迫自己深呼吸,然后慢慢地轉回頭去,低頭裝作專注在剛才沒解出的題里。他猜對了,她的確不敢怎么樣,她不愿因為跟他產生爭執而引起周圍人的注視。

程錚,這個討厭的家伙,韻錦在心里不知道幻想了多少次,當著眾人的面,大嘴巴子抽在他那張讓她恨得牙癢的臉上,然后看著他自命清高的神情在她面前一點點地碎掉。坐在他的前排是她追悔莫及的另一個錯誤。那還是進入高三下學期后,需要老師在課堂上講解的時間相對少了,更多的是同學們各自自習做題,因此他們年輕的班主任采取自由組合的形式重新調整座位,美其名曰以人為本。于是大多數關系熟捻、較談得來的同學三三兩兩地選擇坐在一起,反正在這個班里她也沒有跟誰關系特別密切,便任由別的同學挑座位,大家差不多都各入其位后,她才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當時可供她選擇的座位已經不多,幾乎都在后排,于是她選擇了現在這個位子,她的同桌宋鳴是個深度近視的小個子男生,在理科班里英語水平罕見的高,性格內向;她的后排就是那個讓女生晚上準時看體育新聞的 “原因”,讓韻錦敢于坐在他前面的原因是,程錚身邊雖然常有女生嘰嘰喳喳,但他本人倒不是個聒噪的人,至少在大多數人看來他稱得上宜動宜靜,運動場上能力超群,學習的時候也靜得下來,成績拔尖,雖然也有優等生的那一點小小的清高,但基本上屬于那種你不打擾他他絕對不會打擾你的類型?;谶@樣的考慮,韻錦在這個座位上安營扎寨了。她剛收拾東西坐下來的時候暗暗留意了一下周圍人的反應,宋鳴只是看了她一眼,沒有作聲,她后面那位則是頭也沒抬,基本上無視她的存在。這樣就好,她松了一口氣,安心從一疊教材里抽出了自己要找的書。

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另一個男生的聲音:“阿錚,你不是不準女生坐在你前面嗎?”韻錦愣愣地徇聲望去,說話的是周子翼,程錚少有的幾個死黨之一。韻錦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她身后的程錚埋頭在作業里吐出一句:“她也算女生?”……這就是大家眼里的好學生說出來的話?韻錦覺得莫名其妙,完全想不起什么時候得罪過這個話都沒說過幾句的男生。

落~霞~小~說~ l u ox i a - co m ??

“你什么意思?”她轉過身面對著他。

“什么‘什么意思’?”他一臉無辜似地抬起頭。

“你說誰不算女生?”

“說你呀,怎么,需要驗證嗎?”

好幾個男生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韻錦怒火中燒,第一次發現一個人的現象和本質能有這么大的差距,這張俊秀的臉此刻如此讓人厭惡。全班大多數在整理新座位的同學都朝他們的方向望過來,帶著看好戲的神情,平淡壓抑的高三生活需要這樣的調劑,但是韻錦并不想成為這種戲碼的主角,她厭惡被人觀望嘲弄的感覺。算了,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她冷冷地扭回身子,不再理會他。

“喂,蘇韻錦……”有人好像并不接受她的息事寧人,“你為什么叫做蘇韻錦?‘韻’是懷孕的‘孕’嗎?”

又是一陣大笑,韻錦覺得自己要瘋掉了,她習慣了在班里像個隱形人一樣,而且樂于如此,可是越想避開什么好像就越會遇見什么,就像現在她面臨的這種明顯的找碴。

韻錦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程錚,我得罪過你嗎?”她眼圈已經發紅,極力控制住聲音的顫抖,不讓淚決堤掉下來。

“完了,阿錚,你把這個‘小芳’惹哭了?!敝茏右碓谝慌晕痔煜虏粊y地喊道。

程錚聞言也站了起來,身體微微前傾,似乎在仔細打量著她的臉“你真的哭了嗎?”“我才不會為你這種人哭?!表嶅\逃也似地跑出教師,假裝聽不到身后一片嗡嗡的話語聲。

她和程錚的梁子就此結下,那件事情之后她試過搬離這個倒霉的座位,可是沒有人愿意跟她換位子,她又不愿意為了這種事情去找老師,只得期待著下次調整座位的時間到來。

韻錦只是不明白,程錚平時也不是個喜歡惹是生非的人,可偏偏對她那么毒舌,動不動挑起事端?!捌珜λ?,這真是一個曖昧的詞組,但韻錦絕對沒有天真到以為程錚對她有什么特別的想法,她不喜歡看言情小說,更不喜歡她們迷戀的那種“喜歡你就折磨你”的壞男生情節,程錚身上流露出來的對她的厭惡是如此明顯,假如有人要說服她,這樣是一個男生對她重視的表現,韻錦會覺得這個人心理簡直是有病。好在周圍的人似乎也沒有誰認為程錚對她的特別是一個男生對女生的態度――如果一定要說特別的話,那絕對是他特別不喜歡她。

于是她就這樣如坐針氈地在他面前坐了三個月,每天在為學習而心煩意亂的同時還要面臨他時不時的挑釁和“惡習”。她討厭他下午從學校足球場踢球回來后一身汗味地坐在她身后,她越皺眉他就故意越靠近;她討厭上課的時候他把一雙長腿越過界地伸到她的凳子下面,還大大咧咧地晃著來晃去,讓她坐在凳子上有暈車的感覺;她討厭他把妨礙她當作理所當然,可是她稍稍影響到他一丁點――就像剛才她往后的那一靠,就會引起他的強烈反彈;討厭他和他的死黨叫她‘小芳’,好像出生在城市里讓他們理所當然地高她一等;更討厭他用那種居高臨下地態度嘲弄道“蘇韻錦,你居然這個都不會!”然而,韻錦知道,對付程錚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漠視他的存在,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她并不軟弱,只是不愿滋事。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