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85章 二十一永生永世(二)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黃梓瑕無語地和李舒白對望一眼,又如釋重負。

“不過,就算你不告訴我真實身份是為我好,可是還有一件事——”周子秦回過神來,又開始不依不饒地鬧脾氣,“別的不說,就說禹宣當年那個案子,夔王上次只說記得他的掌印,其他什么也沒說,你卻一下子就能發現他的身份,所以后來,你們肯定又交流了很多,又沒有帶上我!”

“真的沒有再交流過了,這還需要嗎?”黃梓瑕嘆道,“五年前,光德坊,我平生破過的第一個案件,自然記得非常清楚。涉案的人肯定不會是禹宣,而他也沒有被判刑,卻在卷宗上留下過手印封存。若是證人是不會收歸最后檔案的,所以,他必定是犯人家屬。再回憶一下當年那個案件的兇手親屬,一切便都清晰了?!?/p>

“……為什么你一分析,就什么都很簡單似的?!敝茏忧鼐趩实卦谒麄兣赃呑?,想了想,又問李舒白,“王爺,我們商量一下吧,公孫大娘和殷四娘怎么辦?”

李舒白平淡地說道:“這個問你父親。一切自有朝廷法律依例判處,何須我們商量?”

“可是,可是她們都是美人,殺人也是情有可原,而且都那么出類拔萃。她要是死了,說不定就斷絕了……”

“你沒聽說過,先皇當年殺羅程的事情嗎?”他問。

“好……好吧?!敝茏忧赜志趩实氐拖骂^,說,“可……可是真的需要這么嚴格按照律法來嗎?”

“我會提點范應錫,讓他不要給你爹施加壓力,一切秉公處理。但其余的,都只能看律法?!?/p>

“律法……律法不外乎人情嘛……”周子秦嘟囔道。

黃梓瑕一看他的模樣,立即問:“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違反條例的事情?”

“噓……其實我還不是為了你嘛?!彼f著,前后看了看,見周邊無人,他才從懷中拿出一個用白布包好的圓圓扁扁的東西,神秘兮兮地遞給她,一臉想要邀功的表情。

黃梓瑕一看便知道那是什么。她慢慢伸手接過來,將外面白布打開。里面是一個鐲子,瑩潤而通透,雕著兩只互相咬著尾巴的小魚,親親熱熱,甜蜜可愛。

落`霞-小`說 Ww w # l u ox ia # c o m

她手中握著這個鐲子,沉默不語。

“按例,這個是要封存入庫的嘛……但是,但是昨晚我想這個是黃梓瑕的東西,以后我說不定可以在蜀郡找到她,到時候把這個給她當見面禮好了,于是我就……”他把手指壓在唇上,小心地說,“反正入庫后幾十年也不會有人去查點的,應該沒人發現!”

黃梓瑕緩緩轉動著鐲子,讓它的光彩在自己的面容上徐徐滑過。

李舒白見她沉默不語,便說:“昨晚,禹宣在獄中自盡了,服下了鴆毒?!?/p>

她輕輕地“哦”了一聲,仿佛沒聽到一般,神情平靜。

只是,她的眼前忽然暗了下來,遠處流云,近處花樹,全都在一瞬間模糊成一片,再也看不清晰了。唯有眼前這個鐲子,在日光的照耀下,璀璨生輝,令她眼睛都灼痛起來。

她強自壓抑住自己的氣息,抬起左手,用手肘倉促地擋住了自己的雙眼,讓眼里尚未流出來的東西被衣裳迅速吸走。

李舒白坐在她的對面,默然看著她,卻什么也沒說。

她捂著自己的眼睛,誰也看不見她的表情。就連近在咫尺的李舒白,也只聽到她的呼吸聲,長長的,壓抑而用力。

不知過了多久,她放下自己的手,面容已經平靜了下來,連眼睛也唯有一痕微紅。她望著李舒白,慢慢的,用干澀的聲音說:“我要去拜祭我的親人?!?/p>

“我陪你?!崩钍姘追路鹗裁匆矝]發生,站起來。

她走出亭子,在假山最高處的斷崖之上,慢慢伸出右手。

五指輕輕一放,輕微的一聲脆響。那個她一直捏在手中的玉鐲,在下面的石頭上粉碎。

鏤空的薄脆小魚,就此化成一片晶瑩碎末,永難再收。

周子秦沖到斷崖邊一看,頓時快要哭了:“崇古……這可是我偷出來的呀……”

李舒白拍了拍他的肩,說:“若是有人問起,就說我拿走了?!?/p>

周子秦這才松了一口氣,想想又說:“不過還好,這個鐲子又不名貴。傅辛阮那邊不是有個非常好的玉鐲嗎?那個也被封存了,有人問起就把它拿出來頂一頂好了?!?/p>

李舒白略一思忖,說:“偷一個是偷,偷兩個也是偷,不如你把它也取出來吧?!?/p>

周子秦驚呆了:“為……為什么?”

“傅辛阮的遺愿,要把這鐲子交還給原主?!崩钍姘椎f道,“而我,剛好認識那個人?!?/p>

她拒絕了唾手可及的富貴榮華,準備洗盡鉛華做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然而終究,這腳踏實地的夢想,她也得不到。

周子秦見他這樣說,便點頭,說:“沒問題,交給我——不過其實王爺你想要的話,和我爹說一聲就行了……”

李舒白搖頭,說:“越少人知道越好?!?/p>

周子秦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好吧……那如果泄露了,我爹要打死我的時候,王爺可要記得替我收尸呀……”

“放心吧?!崩钍姘椎卣f,“我親手給你寫悼詞?!?/p>

荒林之中,坐北朝南,夕陽斜暉暖融融地照在墓地之上。

墳墓非常整潔,除了幾片落葉之外,干凈得簡直與人家庭院無異。石刻香爐內灰燼尚在,石鼎中凈水充盈。

禹宣將一切都弄得十分妥帖,所以他們的祭掃,也只是做了個樣子,便擺下了案桌。

黃梓瑕在父母的墓前深深叩拜,沉默祝禱。

李舒白站在她身旁,凝望著她低垂的側面。

她不是傾國傾城的美人,卻有著清靈明凈的氣質,倔強固執的神情,讓她迥異于所有他曾見過的女子。

這世間,有萬千模樣的女子。然而他望著她,在心里想,或許人生之中,再也遇不到任何一個與她相似的人了。

等她起了身,李舒白問她:“接下來,你如何打算?”

她望著父母的墓碑,還未開口,周子秦已經跳了出來,說:“當然是來衙門,當我們蜀郡總捕頭啦!崇古……啊不,黃姑娘!只要你肯來,我馬上讓出捕頭這個位置給你,以后我跟著你混,蜀郡所有案件全都交給你,和以前一樣,蜀郡百姓需要你!”

黃梓瑕無語搖頭:“世上哪有女捕頭?!?/p>

“哎,你怎么知道呢?則天帝身為女人,都能登基稱帝,你當個女捕頭怎么了?”周子秦說著,還把李舒白也拉下了水,“何況有夔王在此,蜀郡設個女捕頭還不是輕而易舉?絕對沒問題!”

李舒白沒有接他的話茬。

黃梓瑕默不作聲,轉頭看向李舒白。

李舒白也正看著她,兩個人的目光,不偏不倚相接,都看到彼此的遲疑猶豫。

大唐天下如此廣闊,可屬于一個女子的未來,又究竟在哪兒。

周子秦又問:“如今真相大白了,難道你還要回到夔王府,做一個末等宦官嗎?”

“我……”她微微張口,欲言又止。

只聽得身旁腳步聲響,幾個老人從旁邊的路上行來。

黃梓瑕認得是黃氏族中幾個在川蜀這邊的旁支長輩,趕緊上前見過。他們都是黃梓瑕的爺爺叔伯輩,先見過夔王之后,便對黃梓瑕說道:“你父母雙亡,兄長亦歿,如今家中是孤身一人了。女子畢竟不能旁依他姓,還是先回到黃氏族內吧。有許多事情,你不方便,但族中長老自然會替你安排好一切?!?/p>

黃梓瑕默然,低頭不語。

見她沒回答,輩分最長的一位又說:“你是我黃家子孫中的佼佼者,族中自然好好待你。你爹為官多年,族中也清點了他的資產,你年紀已大,到時候都可帶到夫家去?!?/p>

黃梓瑕喃喃問:“夫家?”

“是啊,瑯琊王家與你不是早有婚約嗎?之前你受冤被緝捕,但王家真是赤誠,竟未曾到我們這邊提過退婚一事。今日一早,還是你的未婚夫王蘊親自前來,說你已洗清冤屈,讓我們及早安頓好你,黃家王家,永以為好?!?/p>

黃梓瑕恍然想起,她與他的婚約,如今尚未解除。其實算起來,他們還是未婚夫妻。

王蘊的動作,真是快得令人敬畏。

“如今周郡守已經入住郡守府了,你一個女子漂泊在外真是不宜,還是及早收拾了東西,回到族中吧?!?/p>

黃梓瑕胡亂點了點頭,只覺得心亂如麻,也不知該如何才好。

族中長輩們都擁到李舒白面前去了,瞻仰著皇親國戚,個個都是笑得跟菊花似的。

黃梓瑕獨自默然走到墓邊,在青條石上坐下來,茫然看著被人群簇擁的李舒白。

他們之間,到底算什么關系呢?

她曾是王府的宦官,然而如今身份已顯露,她再沒有辦法做回那個末等小宦官,每天跟在他的身邊了。

他曾承諾過,在她揭露了王若案件之后,會幫她洗清身負的冤屈。而現在,她已經洗凈污名,兩人之間的合作,兩清了。

他們曾在暗夜山林之中相依為命,曾相擁在一起沉沉睡去,也曾在日光之下攜手前行。

他對她說過,天上地下,太遙遠了。

她對他說過,我一定會陪在你的身邊。

然而說過的話,如同煙云一般消散在空中;做過的事,如同逝水一般被拋在身后,又真的能算得了數嗎?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共 4 條評論

  1. 花衣x說道:

    啊啊啊啊看到最后才突然想起來女主還有未婚夫啊啊啊。
    王爺快上!把女主抱走?。?!

    1. 匿名說道:

      哈哈,就是哈,王蘊還要殺她??!快點去看后面的情節

  2. 是李舒白的忠實粉絲啊說道:

    女主是屬于男主的??!求王蘊不要來搶人

  3. 輕衣說道:

    從個人來講,王蘊是真愛黃梓瑕,從家族來講,是真恨她。他無法調和這個矛盾,也是一個被命運捉弄的可憐人。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