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71章 十七夜雨驚風(一)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黃梓瑕跟在周子秦身后,沿著薜荔垂落的走廊走到東首的房門前。周子秦給她將阿墨拉過來,說:“今晚被褥洗腳什么的,明早打水洗漱什么的,有事你就叫他,要是他做得不好,你就給他顏色看看!”

黃梓瑕想起當初周子秦被銅人差點壓扁,而這兩人還處變不驚翻花繩的情景,在心里想,估計沒轍,你給了多少年顏色了,他什么時候理你了嗎?

幸好她對這邊十分熟悉,所以叫阿墨去柜子中抱了被子出來,給自己鋪好,又去柜子中挑了兩條新巾子,讓阿墨到廚房提了一捅熱水過來。

阿墨懶惰成性,但畢竟她是夔王身邊的人,哪敢怠慢,趕緊給端茶送水,鋪床疊被,比伺候周子秦殷勤多了。

黃梓瑕關門洗了臉和腳,擦了擦身子,就覺得一天奔波的疲憊都涌了上來。她躺在床上,還在想自己舊地重游,會不會失眠。誰知睡意涌來,不一會兒,她已經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看見自己的父母和哥哥招手叫自己過去。

她趕緊走了兩步,覺得走路的感覺不對勁,于是低頭一看,原來自己穿的是繡折枝海棠的百褶裙,并不是宦官的服飾,她一個沒注意,差點就踩到自己裙角了。

黃梓瑕開開心心地提起裙角,向著他們奔去,一家人和和樂樂地坐在一起。周圍是一片茫茫,她什么也看不見,只有眼前方圓丈許,他們四人圍坐在石桌旁邊,頭頂一株桂花開得正好,香氣馥郁,濃濃地籠罩在他們身邊。

每個人都在開心地說話,但黃梓瑕聽不懂。所以她只抱住母親的手臂,像以往一樣,嬌嗔地將自己的臉頰貼在她的臂上,含笑望著大家。

她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但既然大家都很開心,所以她也一直笑著。桂花一顆顆落在他們的頭上,肩上,石桌上,越來越多,金黃璀璨。

或許是那種香氣太過濃郁,那種歡喜太過令人迷醉,黃梓瑕笑著,靠在母親的身上,在開心快樂之中,漸覺恍惚。所以她笑著閉上眼睛,任由桂花和陽光落在自己身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溫暖的陽光和香甜的桂花香都不見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于是睜開眼睛看向周圍。

依然是白茫茫一片,眼前所見的,依然只有丈許方圓大小。她的父母和哥哥,躺在床板之上,覆蓋著白布,靜靜地停在青磚地上。

一點聲息也沒有,她身邊的一切都凝固了。

她看著親人們的尸體,站在不知道遠還是近的地方,她呆若木雞地看著,連呼吸都忘卻了,連心跳都停止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一動不動站了多久,然后忽然在心里想,原來是夢啊,原來自己,又陷入這個夢里了。

就像是魔咒破解,她猛地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夢境在她面前驟然破碎。除了近乎窒息的心口劇痛,什么也沒有留下。

她捂著自己的胸口,沉重地呼吸著,瞪大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切。

這熟悉的陳設,這記憶中的景致。就連梁柱上所雕刻的圖案都與她記憶中一模一樣的地方。

她回來了,回到了川蜀郡守府,回到了自己度過人生最美好的那些時光的地方,回到了讓自己此生最痛苦的地方。

她用力攥著被子,她的手和身體顫抖得那么厲害,仿佛全身的肌肉都在痙攣。她用力地大口呼吸著,眼前的黑潮終于漸漸退去,耳邊的轟鳴終于淡去,她也終于重新再活了過來。

耳邊傳來鳥雀在枝頭跳躍和鳴叫的聲音,其余什么聲響也沒有。

她木然從床上坐起,推窗外望。已經是日上三竿,窗前累累垂垂的薜荔上掛著晶瑩露水,反射著日光斑斕的色彩??梢钥匆娨唤堑暮商?,那里還零星開著夏日最后的幾朵荷花。

黃梓瑕呆呆地望著窗外,望著這個郡守府,望著自己曾經無比美好的那些年華,也望著自己已經永遠死去的少女時光。

許久,她才搖了搖頭,將所有一切暫時先丟在腦后。她對自己說:“黃梓瑕,千萬不要做你最看不起的那種意志不堅者。你如今能做的,只有一件事。你如今面前,只有一條路。你如今能走向的,只有一個終點?!?/p>

她用昨晚剩下的水洗漱之后,開門走出去。

?? 落l 霞x 小x 說s = Ww w * l uo x ia * co m

站在東側廂房的廊下,眼前日光耀眼。她一眼便看見對面西花廳之中,四下敞開的門窗之內,正坐在那里用早膳的三個人。

面朝著她的正是周子秦,手中捏著包子朝她大幅度招手:“崇古,快點過來,肚子餓了吧?”

而坐在他左右的兩個人,熟悉無比的側面,正是李舒白和張行英。

她趕緊穿過小庭,過去見過李舒白:“王爺一早來到這邊,不知有何要事?”

“聽說郡守府的點心十分出色,因此我特意未用早點,從節度府過來品嘗一下?!崩钍姘资滞幸恍〉嗾f。

黃梓瑕向他點頭,坐在小方桌空著的一邊,一邊給自己盛蛋花湯,一邊對他說道:“是,郡守府的廚娘,有幾位在蜀郡十分出名。尤其是管點心的鄭娘子,她和手下兩個師傅都是百里挑一的手藝?!?/p>

周子秦疑惑地看著她:“你怎么知道的?連我都不知道呢……”

“你忘記上次我們對府中所有人進行過調查了嗎?”李舒白波瀾不驚地問。

周子秦頓時一臉敬佩:“你們記性太好了!”

張行英埋頭喝粥吃饅頭,當做自己什么也沒聽到。

李舒白問黃梓瑕:“這幾日你們辛苦奔波,案件進展如何?”

黃梓瑕放下雞蛋湯,說道:“目前看來,齊騰的死,應該與傅辛阮、溫陽的殉情案,以及湯珠娘的死有關?!?/p>

李舒白瞥了周子秦一眼,問:“與郡守府當初的血案呢?”

黃梓瑕略一思索,說:“或許并無關系?!?/p>

“我倒覺得,是有關系的?!崩钍姘撞患膊恍?,任憑摸不著頭腦的周子秦愕然睜大眼睛,“聽說,此案禹宣也被牽扯入內。所以,幾個案件,就被一個相同的人串聯起來了,不是嗎?”

黃梓瑕默然點頭,說:“是,他與所有案件,所有死者,都有難以撇清的關系?!?/p>

“那么,你準備怎么辦呢?”他又問。

黃梓瑕靠在椅背上,靜靜地想了一會兒,說:“我會去拜訪他?!?/p>

周子秦立即提議:“我們今天去他那邊走一趟吧!”

“嗯?!秉S梓瑕應著,然后又想起什么,轉頭問張行英:“張二哥,我記得你遇險并與景毓相逢的那一天,在掉下山崖的時候,是被一個騎馬的人撞下去的?”

“也不算撞,但是他從山崖拐角處忽然出現,轉彎時也不稍微勒一下馬匹。那疾奔而來的馬忽然就向我沖來,把我嚇了一跳,所以才失足滑下了山崖?!睆埿杏②s緊把手里的半個包子塞進口中,一口吃完,說,“所以,他可能不是故意撞我,但我確實是被他害得墜崖的?!?/p>

周子秦有點糊涂,問:“湯珠娘的死,和張二哥墜崖又有什么關系?”

“你可記得,那幾日夔王失蹤,西川軍在搜索救援時封鎖了進出道路,一律不準車馬進入山道。所以,湯珠娘回家的時候,是雇不到車而走回去的,張二哥也是一路在山道上走,才被對方沖撞?!?/p>

周子秦頓時眼睛瞪得大大的:“崇古!你的意思是……下令封山的這個人有問題?”

“誰沒事封鎖道路設這么大的一個局?”黃梓瑕都無語了:“我的意思是,既然當時已經禁止車馬進出好幾天了,那么,那個將張二哥撞下山崖的人,又是怎么能騎馬在山道上行走的?”

周子秦恍然大悟,一拍桌子:“刺客!肯定是當時行刺王爺的刺客,被滯留在山林之中了,好幾天都沒進出,所以才會騎著馬出現在山道上!”

這下連李舒白都忍不住了,無語地將頭扭向一邊。

黃梓瑕畢竟與周子秦交情不淺,勉強耐得住,又問:“如果是這樣的話,山道上常有西川軍搜尋隊伍,他怎么敢直接在道上縱馬狂奔?后來又怎么沒有傳出抓到刺客的消息?”

周子秦頓時倒吸一口冷氣,小心的左右看著,湊到他們面前問:“你們的意思是……刺客是西川軍認識的人?”

黃梓瑕終于再也忍不住了,按住自己的額頭,手肘重重地拄在了桌子上:“子秦兄,我的意思是,這個在山道上騎馬橫沖直撞的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西川軍的人,或者,至少是他們認識的人?!?/p>

周子秦忽閃著大眼睛,不解地看著他們,不明白這與破案有什么關系。

黃梓瑕問張行英:“你還記得當時馬上那個人的樣子嗎?”

“呃……因為馬來得太快,直沖過來,而我當時又馬上就摔下去了,所以并未看清?!睆埿杏⒗蠈嵉卣f。

黃梓瑕又問:“那身材感覺,是否接近禹宣?”

張行英頓時搖頭:“禹學正是我的恩公,我也見過多次。我感覺他和那個人毫無相似之處?!?/p>

黃梓瑕轉頭看著李舒白,說:“所以,禹宣雖與這幾起案件均有關聯,但他與西川軍并不熟,估計能在那時候縱馬進入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與湯珠娘的死,從可能性上來說,聯系應該不大?!?/p>

李舒白皺眉道:“雖然湯珠娘的死與他并無關聯,但傅辛阮、齊騰,以及——郡守府的血案,不得不說,他都是關鍵人物,這一點,你不能回避?!?/p>

黃梓瑕默然許久,然后點了點頭,說:“是,我會特別關注他?!?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共 4 條評論

  1. 無名說道:

    我去折騰,都跟著20多話。還沒說完

  2. 匿名說道:

    太復雜了,燒腦呀,我還要堅持看下去嗎?

    1. 匿名說道:

      當然了,越看頭腦越亂,要的不就是這感覺

  3. 匿名說道:

    特意沒吃早點,過來吃的,已經離不開了,哈哈哈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