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58章 十三絳唇珠袖(一)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禹宣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沒有回答。

“你是否曾想過,齊騰為什么要幫你?范將軍又為什么要對你另眼相看?有時候,不是你自己愿不愿意,而是他們需不需要你,你能不能為他們所用?!蓖跆N原本柔和的嗓音,此時忽然變得冰冷起來,就像此時他們身上波動的光芒,雖然看起來是暖色的光,其實卻是冰冷的水波蕩漾,只能讓肌膚感受到寒意。

“禹宣,無論你是什么身份,什么來歷,這些我都不知道也不在乎。我只知道,你是被選中的人,過去也好,現在也好,有人十分賞識你。只要你一點頭,榮華富貴唾手可得,今后的蜀郡,人們將會忘記如今這個讓所有人羨慕的齊騰,你取而代之成為令人艷羨的對象,這難道不好嗎?”

“我想要的,已經永遠得不到,那么即使我得到了其他的——就算是整個世間所有東西,又有什么意義呢?”風露清冷,禹宣的聲音也似乎染上了這種寒冷,變得僵硬冷漠。

王蘊卻笑了出來,說:“你這樣又有什么意義,要讓我覺得你的手很干凈嗎?有時候殺人見血不過是很簡單的事情,胸口上多一個洞就可以了,不是嗎?”

黃梓瑕揣測著他們這種沒頭沒尾的對話是什么意思,終究還是不太明白。但她聽著他們的話,只覺得一股寒氣從自己的腳底慢慢地升上來,直灌到頭頂,冰冰涼涼的一種可怕感覺,讓她的身體僵硬,只能彎腰呆在灌木之后,無法動彈。

她聽到禹宣的聲音,仿佛傳自天際,聽不分明的一種恍惚感:“你不必說了,我本以為,你會說一些更切合我們之間的事情,卻不知你為何要來當一個說客,說些不知所云的事情?!?/p>

王蘊輕笑,毫不留情地問:“不知所云?難道說……你連自己身在齊騰家中時的事情,你連沐善法師,連那條小紅魚阿伽什涅,都忘記了嗎?”

禹宣驟然退了一步,黃梓瑕透過灌木叢看見他的側面,在搖動的燈光與波光之下,他那張完美無瑕的面容顯出一種微微扭曲,他整個人都在顫抖,一種絕望而可怕的青灰色,籠罩著他的面容,讓他幾乎無法控制地往后靠去,整個人的重量全部壓在了欄桿之上。

在他大口的喘息聲中,前方絲竹之聲漸起,原來是公孫大娘的劍舞,即將開始了。

黃梓瑕慢慢地退了幾步,從灌木叢之中往后潛行。

她看到王蘊向著近乎崩潰的禹宣走去,向他伸出手,聲音柔和,毫無異常:“這里人多眼雜,我原本不該說這些的。你可以回去,自己好好想想——或許,你會想通的?!?/p>

場下所有人都已重新坐好,公孫鳶走到人群之前,向所有人深施一禮,說道:“今日良辰美景,公孫不才,愿為各位獻舞一曲,名為劍氣渾脫。在座各位或有曾見過此舞的,但小女此舞,與諸位之前見過的,定是截然不同。今日此舞有花有蝶,非關刀光劍影,只合花前月下蜂蝶雙飛,諸位有意者,可與心上之人同賞,方不辜負其中深意?!?/p>

場上人聽了,都不由得會心而笑。

李舒白轉頭,朝黃梓瑕看了一眼,黃梓瑕向著他微微而笑,轉而似覺有異,她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看向禹宣,發現他剛剛入座,臉色略僵。見她向自己看來,他便將自己的目光轉開了。

她的心里,忽然涌起淡淡的傷懷。這郡守府中,花園軒榭之間,曾留下他們的多少歡笑,她的整個少女時期,都是在這里,和禹宣一起度過。

而如今,景物依然,他們兩個人,卻已經完全變了。

她在默然之間,發現齊騰已經不著痕跡地站起身,退到了座椅的最后。在那里,設了一架碧紗櫥,有一個少女正坐在里面。

齊騰輕輕敲了敲碧紗櫥的門,她轉過頭,朝著他莞爾一笑。

黃梓瑕心知這必定就是周子秦的妹妹了,雖然在黑夜之中看不清面容,但看那一仰臉的姿態,在黑暗之中似有光芒的雪白肌膚,也顯示出她該是一個漂亮的少女——其實,十六七歲的時候,哪個女孩子會不好看呢?

她還在想著,旁邊擊節聲響起,公孫鳶已經進入水榭之中。她的身影在紗幕之后,擺了一個起手式,一長一短兩柄劍在她的手上,寒光隔著薄紗透出來,如隔簾水波。

還沒等眾人回過神來,只見那兩道水波一轉,纖細的身影已經從簾后輕捷轉出,前方的牛皮燈籠遮住了面向觀者的那一邊,所有的光都被聚到了她的身上。

她在明亮的光線之中,持劍起舞。劍光轉折間,明亮光線畫出一個個圓轉弧形,仿佛如神子攜日月而下,在黑暗中破出無數輪新月的痕跡。那些新月的痕跡卻又是活動的,如水波如流云,映射著燈光,使她的周身圍繞著絢爛無比的光芒。

新月之光陡然散開,是她在水榭之中騰挪飛舞,劍尖顫動,劍光散為星星點點的亮光,那絢爛明亮的劍光就是她周身流轉的星辰,隨著她一身簇金繡的光芒閃爍而明亮奪目,令所有人無法移開目光。

剛一開場便是如此激昂炫目的劍舞,在場所有人都被她的藝業驚呆了。周子秦更是連下巴都驚掉了,手中抓著的那把瓜子嘩啦啦全掉了下來,然而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公孫鳶的身上,竟沒人顧得上理他。

就在這天地為之低昂的時刻,公孫鳶忽然將身一停,一長一短兩柄劍陡然一合,燦爛的燈光也變得余光暗暗,原來是臺下的殷露衣正站在燈籠旁邊,抬手就將燈籠上的牛皮紙轉過來,燈光便陡然暗了下來。

·落·霞·小·說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只剩下紗幕后的那個燈籠,燈光從紗簾后照來,逆光中只見公孫鳶的身影,動作如同凝固,她舞姿的剪影被身后錦繡紗簾襯得如同斑斕的孔雀,披著霞光般的五彩顏色。她手中的劍已經不見,只見她旋轉如風,衣袂裙角披帛鬢發,全都旋舞著,圍繞在她的周身,如云朵激蕩又如光暈圓轉。就連紗幕都被她周身的風帶動,飄動起來,就像圍繞在她身邊的一片五彩煙嵐。

她旋入紗幕之后,然后陡然一停。

殷露衣的手向著旁邊的樂器班子示意,一直響著的樂聲也陡然停了下來。在一片寂靜之中,唯有一縷笛聲細細傳來,如泣如訴。公孫鳶垂手站立,身影如同凝固,而此時香氣氤氳彌漫,水榭之上花瓣漫空,原來是殷露衣拉動了亭畔一條繩索,早已陳設在屋檐上的數個竹籠緩緩傾倒,里面盛滿的花瓣全部飄落下來,隨著夜風徐徐落了滿庭。

眾人仰望著飄飛的花瓣,紛紛贊嘆。

范元龍最是夸張,跳起來說:“我要近前去看看,那些花瓣是真的還是假的!”

黃梓瑕見他站起撲到前面去,幾乎將殷露衣身旁的燈籠撞倒,又故意抓住殷露衣的袖子,口中嚷嚷道:“哎喲,這位姐姐扶我一下……”

殷露衣正在專注幫公孫鳶,被他一把抓住衣袖,嚇得頓時手一抖,牛皮燈光頓時晃了一下。

她回頭看范元龍,見他正趁著酒興,嘻嘻笑著抓緊自己的手,不由得掙扎了一下,低聲說:“請……請客人仔細觀舞,以免打擾旁人?!?/p>

別說在場諸人了,就連范應錫,看見自己兒子這副丑態,也是頓足暗罵,正要叫齊騰將他拉回來,回頭卻不見人,這才想起他到后面陪周家姑娘去了。

周子秦正要擠出去,可他在父親身后,一時移不開椅子。卻見坐在第三排右手邊的禹宣站起來,上前將酒醉的范元龍后背搭住,說:“范少爺,你是不是喝醉了?這邊有風,你透透氣?!?/p>

禹宣身材比范元龍高大半個頭,范元龍又喝醉了,因此雖然掙扎,卻還是被他強行架走了。

殷露衣感激地朝禹宣低頭執意,然后又趕緊顧著最后一籠花瓣。

范應錫尷尬地向諸人道歉,眾人也只能說:“酒醉而已,無傷大雅”。

此時花瓣已飄完,公孫鳶的身影映在繡滿花紋的紗幕之上。燈光打過來,她的周身有一兩只蝴蝶正在慢慢飛出。一只,兩只,三只,陸陸續續,在紗幕上出現。

鮮花落地,蝴蝶滿天,眾人頓時注意力又被吸引走,個個仰天贊嘆。黃梓瑕抬頭看蝴蝶,又順著蝴蝶的軌跡低頭看著坐在那里的李舒白。

他的發上,沾染了一片紅色的花瓣。

她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抬手,輕輕地拈下了那片花瓣。他感覺到發絲上的動靜,轉頭看她,而她朝他微微一笑,舉起自己手中的花瓣示意。

她看見李舒白明亮的眸子,在這樣的暗夜之中如同南天星辰。

公孫鳶身影不動,衣袖輕飄,直到十對蝴蝶全部從她的袖中飛出,她才將衣袖一揮,外面那件簇金繡的紅色錦衣驀然落地,她一身薄透輕紗,傍著那些紛飛的蝴蝶,翩翩起舞。

這一回,她的動作卻是輕柔而緩慢的,仿若正與蝴蝶比翼雙飛,足尖輕踏,羅衣翻飛,在紗簾之后,被燈光照得半透明的衣袖如同蜻蜓的翅翼,高舉的手指如蘭花的姿態。

周子秦望著與蝴蝶一起旋舞的公孫鳶,不由得驕傲又帶點炫耀地對黃梓瑕說:“崇古,你可知道我抓這十對蝴蝶有多難???帶著下人們找了一整個下午呢!”

黃梓瑕趕緊敷衍道:“辛苦辛苦?!毖劬σ豢桃采岵坏秒x開水榭。而此時笙簫齊作,擊節聲急,公孫鳶越舞越急,殷露衣轉動燈籠,燈光頓時大亮,公孫鳶在亮光之中明若旭日,輕薄的衣服,繁急的舞步,變幻的身影,如湍流相激,如冰雪傾瀉,如紫電經天。

一聲清磬,破開所有目眩神迷的舞步,公孫鳶驟然收了舞勢,魚臥于地。

所有人都還沉浸在她驚人的舞蹈之中,無法回過神。直到寂靜許久,眾人才轟然叫好,激動得無法自已。

公孫鳶如云朵般裊裊而起,向著眾人襝衽為禮,面帶淡淡笑容,又挽了殷露衣的手,向場外人致意。

李舒白撫掌笑道:“一別多年,公孫大娘技藝又精進了。這一舞讓我想起當初在大明宮第一次觀賞你的劍氣渾脫,年少的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鋒芒畢露,劍氣激蕩。而現下這一曲,剛柔并濟,不重雄渾而重優美,也屬難得?!?/p>

“當年大明宮內,我才二十多歲,正是體力充沛、身材最靈活的時候,那是我的巔峰時期?!惫珜O鳶氣息尚不穩,擦了擦自己額頭細細的汗,微笑道,“但如今年紀漸大,身體已經吃不消了,也只能將中間一部分改成較緩慢的舞蹈了。話說回來,這還是阿阮親自為我改編的呢?!?/p>

黃梓瑕聽出她的聲音中無限遺憾與感傷,而殷露衣也輕輕撫著她的手,似是在安慰她。

范應錫毫不知她的事情,一雙眼睛只在她們身上滑來滑去,笑道:“公孫大娘馳名天下二十多年,果然是舞技驚人,令人嘆為觀止。不知是否可有興趣到節度府……”

話音未落,后方忽然傳來一聲凄厲尖叫,是一個年輕女子撕心裂肺的慘叫。

周子秦一聽,頓時失聲叫出來:“紫燕!”

周庠也是臉上變色,趕緊轉身,跟著周子秦往后方的碧紗櫥快步走去。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共 15 條評論

  1. 哈哈說道:

    禹宣應該找任言愷來演,這次選角不好

    1. 匿名說道:

      嗯,男主女主也不符,長相就不行,有一部小說給毀了

      1. 匿名說道:

        找長相好的沒演技也會毀小說,導演選角也是經過多方面考慮才定下的,別一直批評演員了

      2. 匿名說道:

        你好導演怎么不選你????

      3. 匿名說道:

        吳亦凡長相不行?把眼睛睜開看看好嗎?

    2. 匿名說道:

      嗯,男主女主也不符,長相就不行,又一部小說給毀了

      1. 匿名說道:

        附議,男女主和角色氣質差的有點大,特別是男主??!我:嗶——

  2. 匿名說道:

    找長相好的沒演技也會毀小說,導演選角也是經過多方面考慮才定下的,別一直批評演員了

    1. 匿名說道:

      請你好好看一看wyf的演技再說話,無論從演技還是長相,我都沒覺得劇組哪里考慮過。

      1. 匿名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犀利也精辟

      2. 匿名說道:

        你在娛樂圈找找比wyf長相好的我看看,還有,人又不是一出生演技就那么好,不允許給別人進步的機會嗎?你那么合適導演怎么不找你?

  3. 匿名說道:

    wyf長相沒的說但是演技……都懂。
    yz演技好長的也可以,但是真的不太適合這個女主,女主應該是那種沉穩冷靜會隱藏鋒芒的那種,yz適合的是那種跳脫的小女孩類型,演員都很好,但選角的確不合適

    1. 匿名說道:

      那你是沒有看過yz演的戰長沙

  4. 輕衣說道:

    楊紫真的很適合這個女主了,深沉內斂,陸雪琪和胡湘湘的結合體,從評論就知道你對楊紫的劇沒看多少。這個劇就看楊紫帶動劇情,看吳亦凡帶動人氣了。要是男主是徐正溪就好了,有顏有演技,但吳是流量王啊,沒辦法。

  5. 匿名說道:

    要不別拍了?反正都毀不好看==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