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40章 六月迷津渡(三)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蜀郡以西,城郊銀杏嶺旁,面南無數墳塋。

“都說這塊地風水特別好啊,所以很多有錢人都在這里買墳地。黃使君死于非命之后,黃梓瑕出逃,他族中凋落,沒有什么人來收撿尸骨,是郡中幾個鄉紳籌錢,將他葬在此處的?!敝茏忧啬弥鴦倧募依锬脕淼墓ぞ?,繞著并不高大的墳塋轉了一圈,看著墓碑上的字,嘆息道,“碑上沒有黃梓瑕的名字啊?!?/p>

李舒白淡淡道:“終會加上去的?!?/p>

“不知道黃梓瑕有沒有過來看過父母的墳墓呢?!彼f著,在青磚甕砌的墳墓上尋找著下手的縫隙,“這么說的話,其實我要是每天悄悄守在這邊,肯定能等到黃梓瑕悄悄回到蜀地祭拜,到時候我跳出來把她一把抓住,跟她說,我們一起聯手破解你父母的血案吧!王爺您說,黃梓瑕會不會被我感動,從此留在我身邊和我一起破解天下所有奇案……”

“不會?!崩钍姘桌淅涞卮驍嗨脑?。

周子秦壓根兒不會察言觀色的本事,還在喜滋滋地說:“也對。所以我現在的方向也是正確的,我準備聯手崇古,先把黃家的這個案子給破了,到時候黃梓瑕一定會回到蜀郡,找到我向我致謝,那時我就對她說——”

周子秦說著,仿佛黃梓瑕就在他的面前一般,手一揮,十分豪邁地哈哈大笑:“不必多禮啦,黃梓瑕,這都是本捕頭應該做的!如果你要感謝的話,你就留下來吧,我們一起為造福蜀郡百姓而攜手破案,成就一代美名!”

李舒白頗有點無奈,直接把話題岔開了:“你覺得從哪里下手比較方便?”

周子秦又研究了一下旁邊太夫人和叔父的墓,然后說:“一晚上要挖五個墓也太難了。依我看,叔父的墓,雖然也是青磚砌的,但形制要小很多。而且蜀郡鄉紳們只是順便幫他收斂,活做得不細。依我看,從墓后斜向下打洞進去,到天亮前,應該能挖出來了?!?/p>

兩人對照墓碑的方位,在墓后開挖斜洞。畢竟是新下葬的土,十分松軟,很順利便打到了墓室,挖下了墓磚后,出現了棺木的一頭。

“這里應該是頭部方向,到時候也剪一綹頭發回去?!敝茏忧匾贿叢鹬撞陌逡贿呅跣踹哆?,“這回我們算運氣好啦,上次在長安啊,也有一樁疑案,大理寺要求開棺驗尸。結果那戶人家真有錢,墳邊的土都是用雞蛋清和糯米汁攪拌過的,風吹日曬硬得跟鐵似的,大理寺一干人挖了四五天,才算把墓室給挖了出來,結果那磚縫上又澆了銅汁,密不透風的一個籠子,最后終于被我們給整個掀了才算完……”

“你爹也把你給掀了吧?”李舒白問。

周子秦吐吐舌頭,說:“王爺真是料事如神?!?/p>

將到天明的時候,李舒白回到客棧,看見黃梓瑕的房間里還透出隱隱的燈光,他猶豫了一下,見廚房的人已經在準備早餐,便讓他們下了兩碗湯餅,敲開了黃梓瑕的門。

黃梓瑕應聲開門,她顯然徹夜在等待他的消息,熬紅了一雙眼睛。

李舒白將東西放在桌上,示意她先吃一點。

天將黎明,一室孤燈。黃梓瑕捧著溫熱的湯餅,沉默地望著他。

他望著她,終于還是開了口,說:“是鴆毒,無誤?!?/p>

黃梓瑕猛地站起來,那碗湯餅差點被她打翻。李舒白不動聲色地抬手將碗按住,說:“先聽說我?!?/p>

黃梓瑕咬住下唇點點頭,卻無法抑制自己身體的微微顫抖。她勉強抬手按住自己突突跳動的太陽穴,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看著他。

“凡事關心則亂,你雖然一向冷靜,但畢竟事關親人,必定會方寸大亂,所以我不讓你跟著我們過去,是擔心你到時太過激動,反倒不好?!?/p>

“嗯……我知道?!彼銖姷?。

“如今你父母的案情有了重大突破,相信你洗雪冤仇指日可待?!彼f著,將那碗湯餅往他面前推了推,“但目前你最重要的,還是先照顧好自己,若你寢食難安,被悲哀所困,又如何能為家人翻案,又如何能洗雪冤屈呢?”

她默然點頭,然后將碗端起來,一口一口全部吃完了,然后放下來看他。

天邊已經透出微明,又將是一個夏日清晨來臨。

李舒白才對她說:“按鴆毒的特性來看,你的父母,與傅辛阮和溫陽一樣,都是中了第二回提煉的鴆毒。所以,下毒的人絕對不是手持砒霜的你?!?/p>

她默然點頭,勉強抑制住自己的眼中的淚,顫聲道:“是……這么多日以來,我一直想尋找一個突破口,可無論如何追溯,所有的證據都對我不利——到現在,總算有第一個決定性的證據出現了,我作為兇手的可能性,或許就可以就此推翻了……”

+落-霞+小-說 ?? w ww· l uoX i a· c om ·

“是,千里荒原,總算出現了一線生機?!崩钍姘茁曇舻偷偷?,略帶疲憊。這一夜他與周子秦挖掘墳墓,也顧不得自己有潔癖了,甚至連死尸身上剪下來的頭發都握住了——雖然事先戴上了周子秦給他的手套。

黃梓瑕卻在激動之中,忘記了向他道謝,只問:“我父母的尸身……現在怎么樣了?”

“因五個人的癥狀及食物都是相同的,而且時間也稍顯急促,所以我們只剪了你叔父和兄長的頭發過來檢驗,都是鴆毒無疑。我想,或許可以先讓子秦借此案放出風聲,然后堂堂正正為你的父母再行驗尸,如果確定是鴆毒,就可一舉洗刷你的罪名,推翻舊案,重新立案再審了?!?/p>

“我現在……心亂如麻,也不知自己該如何……”她說著,伸手拔下頭上的發簪,在桌上慢慢地劃著。

一開始,她的手還是顫抖的,劃的線條也是凝滯緩慢的,但到得后來,她的手卻越畫越快,以中間的鴆毒為聯系,線條一根根向著四方衍生。她一邊畫著,一邊低聲將自己的疑問一一理出來:

“首先,鴆毒從何而來,下手的人是否與宮廷有關?是否為同一人下手?”

“第二,同樣的毒,我家的慘案與傅辛阮的案件又有何關聯?雙方交接點何在?”

“第三,鴆毒如何下在我親手端過去的那一盞羊蹄羹中?”

“第四,傅辛阮與溫陽的鴆毒從何而來?為何要以這種方法殉情?”

李舒白看著她列出來的疑問,略一思索,說:“這其中,最方便下手的,應當是第三和第四條。如今時候尚早,我們先休息,下午到使君府,我已經讓子秦查探之前使君府中有可能接觸到那一盞羊蹄羹的所有人,下午我們過去,應該就有結果了?!?/p>

川蜀郡守府,位于成都府正中,高高的圍墻,圈住大半條街。

自郡守府大門進入,前面是衙門正堂,左邊是蜀郡最大的庫房,右邊是三班衙役的住處,后面是郡守宅邸,宅邸旁邊是一個小花園。

這是黃梓瑕閉著眼睛也能走出去的地方,她最美好的少女時代,已經隨著那一日的血案,永遠葬送在這里。

她跟著李舒白從側門進入捕快房,周子秦正翹著腳在里面吃著松子糖,看見他們來了,趕緊一人給分了一塊,然后從懷中掏出一卷紙,說:“來來,我們研究一下?!?/p>

如今正是午末未初,捕快房中空無一人。

“昨晚我和王爺剪了頭發,將墳墓原樣封好之后,馬上就回到我居住的院中檢測好了毒藥,確屬鴆毒無誤?!敝茏忧氐靡庋笱蟮卣f,“王爺立即便命我調查府中所有人等,以我的人緣和身份,打探這種消息還不是手到擒來?”

他展開那卷紙,上面寫得清清楚楚,周子秦的字雖然一般,但勝在端正,極利于

廚娘一、魯松娘,掌管廚房食料。案發當夜將廚中未吃完的羊蹄羹與其他食料一起鎖入柜中的經手人?,F狀:前日兒子生病,向門房阿八借錢兩吊。

廚娘二、劉四娘,掌管灶火,手下兩個燒火丫頭。案發當日領著一個燒火丫頭在廚中做飯?,F狀:基本如舊,新添小銀戒指一個,到處對人炫耀。

廚娘三、錢大娘……

雜役一、二、三……

丫鬟一、二、三、四……

黃梓瑕也不由得佩服起周子秦來??な馗舷氯说人氖鄠€,他一個上午打聽得清清楚楚,而且事無巨細,簡直比市井八婆還要厲害。

“這個……平時我就經常注意打聽這些,這個是神探的日常素養嘛對不對?”周子秦義正詞嚴地說,“我相信,黃梓瑕肯定也十分注意關注這些?!?/p>

“我想沒有吧?!秉S梓瑕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李舒白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一目十行將那些資料看完,然后丟到桌上,說:“所以,你一上午的調查發現,沒有任何人有嫌疑?”

周子秦終于略有羞愧:“是……是啊。因為,鴆毒是皇室專用的秘藥,如果有人交給府中人下毒的話,這個投毒的人必定不是被殺,就是被對方視為心腹飛黃騰達——可如今所有人都沒有什么變化,足以說明,顯然并沒有那個人因投毒事而與上層扯上關系,發生變化?!?/p>

黃梓瑕點頭,肯定他的想法:“子秦這次分析很正確?!?/p>

周子秦頓時就得意起來了:“所以啊,其實我是個很有天分的人,假以時日,我和黃梓瑕聯手,崇古你的京城第一神探地位可就難保啦哈哈哈~”

黃梓瑕和李舒白無奈相望,一致決定忽略掉這個人。

“所以,接下來我們的突破口,只能從傅辛阮與溫陽的殉情案下手了?!?

 

共 4 條評論

  1. 說道:

    漏了一個人,前男友,到京城做官去了,所以,嫌疑很大

    1. 匿名說道:

      真的牛皮,我也被劇透了,佩服樓上

  2. 加糖說道:

    樓上牛逼??!被劇透過的我敬佩樓上的智商?。?!

  3. 匿名說道:

    其實毒加在禹宣送黃梓霞的那個帶小魚的手鐲中,手鐲有處是鏤空的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