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33章 十一隔墻花影(三)

側側輕寒2018年05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不過這家店的牛肉湯餅確實好吃,兩人都吃了一大碗。今日店里沒有其他客人,老板和老板娘坐在店中看著這兩個客人,一個小宦官,一個公子哥,小宦官眉宇輕揚,有一種雌雄難辨的漂亮勁兒,吃著飯聽著公子哥說話,面無表情。公子哥一身衣服是絳紅配石青,浮華艷麗的撞色,一身掛了十七八個飾件,香袋火石小刀玉佩金牌活銀墜,遠看跟個貨郎似的。

真是一對奇怪的同伴。

吃完飯,黃梓瑕走出這家店。外面是擁擠的人群。她在人群中看見一個人正在匆忙往前走,不覺低低地叫了一聲:“張行英?”

?? 落·霞*小·說 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周子秦好奇的問:“他是誰啊,你認識他嗎?”

“嗯……他曾經幫助過我,他被我拖累了?!彼f著,嘆了一口氣,然后不自覺地便跟著他一路走去。

周子秦不明就里,見她一路悄悄跟著,便也不多話,只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兩人慢慢跟著張行英。

張行英提著沾滿泥土的一麻袋東西,慢慢走進了普寧坊。黃梓瑕年幼時對京城十分熟悉,記得普寧坊中有一棵合抱的大槐樹,而張行英的家似乎就在大槐樹的附近。

果然,大槐樹依然枝繁葉茂,而張行英的家就在大槐樹的旁邊。正是初夏時節,樹下的石凳上,幾個婦人們一邊做著針線活一邊談天,看著自己的兒女們在樹下嬉鬧。

黃梓瑕慢慢走近張行英的家,他的院墻雖然只有半人高,但上面還長了一片一人高的樹籬,剛好遮住了她的身影。她透過樹枝的空隙往里面張望了一下,看見張行英把那個袋子中的東西倒出來,原來是一些剛剛采來的草藥,放在院子中的青石上晾曬著。

旁邊有個老婆婆看見了她,問:“這位大人,你找誰???”她認不出宦官的服飾,以為黃梓瑕是官差,面帶笑容地問,卻只敢看了周子秦一眼,仿佛怕被他全身金銀珠玉的光芒閃瞎了眼。

黃梓瑕趕緊說:“我是張二哥的朋友,過來看看他近況?!?/p>

“哦,張家小二?他不是被夔王府趕出來了么,現在跟著他爹在端瑞堂呢,說是學徒,其實據說是打雜,有時候遇上短缺的藥材,還要跟著采藥人進山呢?!崩先思耶吘乖挾?,一下子就全都抖摟出來了,“前段時間不是說他在王府做錯了事,被打了三百軍棍趕回來了么,怎么兩位還來找他……”

“二十軍棍?!彼悬c無奈,傳言真是離譜,打了三百軍棍還有人能活么?

“哦,總之就是被發回來了,肯定是行差踏錯了,有人說啊……”老婆婆口氣興奮又神秘地打聽著,“據說和那位夔王妃的死有關???”

黃梓瑕更加無語了:“哪有的事,他離開的時候,夔王妃還沒有定下來呢?!?/p>

老婆婆便搖頭嘆氣,“哎,這么好一個小伙兒,長得又好,身材又高,不然怎么能進夔王的儀仗隊呢?都是人尖兒才能被選上的!當初去的時候大家都羨慕得不得了,可沒成想就這么幾個月,被打回來了?!?/p>

黃梓瑕怔怔站了一會兒,低聲說:“也沒什么大事,夔王府不定還找他回去呢?!?/p>

“還有這樣的事?可他們都說夔王爺御下最嚴,怎么可能會讓犯過錯誤的人回去呢?”老太太左右一看,立即滿臉掛上八婆神情,小聲地說,“哎喲你們不知道啊,以前我們街坊十幾戶人家都托人說媒,想要把女兒嫁給他,現在倒好,連本來正在說的一門親事,現在都沒了聲息啦——你看,還不如我兒子呢,早早就在劉木匠那里學著,現在都快出師了!”

黃梓瑕默然許久,才轉身往外走去。婆婆在后面問她:“你不進去了?他今天在家呢?!?/p>

“不了,多謝婆婆了?!秉S梓瑕說著,轉身向外走去。聽到身后老婆婆自言自語:“這挺好一小伙子,就是有點女人相,倒像個宮里的小公公似的?!?/p>

周子秦忍不住哈哈笑出來,黃梓瑕卻沒心思理會他。他們除了普寧坊,一路行過大街小巷。直到來到寬闊的朱雀大街上,她才回過神,對周子秦說:“今日多謝你幫我到吏部查詢,等接下來有了什么頭緒,我們再會吧?!?/p>

周子秦見她神情低落,抬手拍拍她的肩膀說:“好啦,你那個朋友叫什么……張行英對吧?別擔心,我幫你解決?!?/p>

黃梓瑕詫異地抬頭看他。

“我好歹在京城混跡多年,六部多少也認識幾個人。我一哥們最近跟我說,京城防衛司的馬隊最近剛好要擴充人手。你是知道的,各衙門之間,馬隊是最風光的,每天騎馬在大街上巡視兩圈,穿著制服帶著刀,一大堆的姑娘小媳婦倚門偷看,找媳婦是絕對不用愁的。再有,每月的錢糧也多,這可是個肥差啊,好多人擠破腦袋走后門的,要不是你這個朋友長得挺拔英俊一身正氣,我還不敢引薦呢!”

“真的?”黃梓瑕驚喜問。

“當然了,京城防衛司馬隊的頭兒就是我鐵哥們,包在我身上了!”周子秦拍著胸脯保證,“等這個案件告一段落,我們帶你去見隊長許叢云?!?/p>

“那就多謝你了!”黃梓瑕十分感動,仰頭對他說道,“若真的能成事,怎么感謝你隨便開口!”

“哈哈,到時候讓我吃飯的時候隨便說話就行了?!彼f著,見黃梓瑕一臉尷尬,又抬手拍著黃梓瑕的背笑道,“開玩笑的啦,其實一點小事不足掛齒,畢竟你是除了黃梓瑕之外我最崇敬的人,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我就是!”

黃梓瑕被他拍得差點吐血,嘴角抽搐著朝他笑了笑,說:“既然如此,等這個案件結束后,我在綴錦樓設宴請你,到時隨便你說什么我都洗耳恭聽!”

“那也得你有錢啊,我聽說你在夔王府才當差不久,你發月銀了嗎?”他說著,又用大拇指比比自己,“不過小爺我正巧家中有倆糟錢,你盡管來找我,好吃好喝供著你……”

“什么時候夔王府的人需要你供著了?”他們身旁有人問。那冷漠淡然的口氣中無形透出的威壓讓黃梓瑕不由得頭皮一麻,回頭一看,果然是李舒白。

李舒白的馬車正停在街口,他掀簾看著他們,神情淡淡的,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但黃梓瑕還是覺得他眼中隱隱有不悅的跡象,于是只能選擇了縮著頭站在那里,默默地向這位難以揣測的夔王挪近一點。

沒心沒肺的周子秦卻毫不自覺,笑著沖李舒白點頭:“好巧啊,王爺也從這里過?”

“送突厥使臣下榻驛站回來,剛好遇到你們了?!崩钍姘纂S口說。

京城驛站正遙遙在望,周子秦也不以為意,指著黃梓瑕對李舒白說:“王爺你看,崇古這人就是這樣,平時老是板著臉,要不是王爺剛好經過也看不到,她笑起來的時候真是頂好看的,春風拂面,桃李花開。以后王爺可以命他多笑笑嘛?!?/p>

黃梓瑕覺得自己的臉都快抽搐了——明明是那種抽筋的笑,明明夔王看到之后臉色如烏云壓頂,周子秦這人居然還感覺不到,真是什么眼力勁兒。

“是嗎?”李舒白側目看了黃梓瑕一眼,問,“有什么好事,讓楊崇古這張石板臉都居然開顏了?”

“沒什么,只是……他幫了我一個忙?!秉S梓瑕趕緊說。

李舒白見周子秦點頭,也便不再追究,只是依舊沉著一張臉看黃梓瑕,問:“今日去吏部,可有什么收獲?”

“今天簡直大有發現??!”周子秦興奮的說,拉著李舒白的衣袖就要在大街上談論案情。黃梓瑕實在無語,輕輕咳嗽了一下。周子秦還恍然不覺地看著她。

李舒白指指后面一家酒館,周子秦才驚覺過來:“不行不行,我們不能站在街上講這個!”

李舒白下了車,三人移師酒館,進了僻靜的二樓雅間。

一壺清茶,四樣點心。其他人都退下之后,周子秦才壓低聲音說:“還是崇古精明,他斷定那銀錠是與龐勛有關,因此一開始就直奔那一批龐勛所授的偽官去,果然一擊即中,這錠銀子,確是龐勛在徐州私鑄的庫銀?!?/p>

李舒白看著黃梓瑕遞上來的那張謄抄的字條,若有所思。

周子秦則用崇拜的目光看著黃梓瑕:“崇古,你是怎么推斷這銀子與龐勛有關的?”

黃梓瑕隨口說道:“從這銀子外表發黑的痕跡看,我想應該是近年鑄造的。既然排除了民間私人鑄銀和假銀錠的可能,又寫著內庫字樣,那么也有可能是有心謀反之人所鑄。而近年來的亂賊,能發展到鑄內庫銀地步的,只有一個龐勛?!?/p>

“說的對??!我怎么沒想到!”周子秦拊掌,嘆息自己錯過一個破解疑問的時機。

黃梓瑕又說:“現在就是不知道這銀錠當時鑄造了多少,又流出去多少了。如果很多的話,又是無從查起?!?/p>

“并不多,而且都是有數的?!崩钍姘椎f道:“龐勛起兵謀反之時,因為倉促,并未開始設立內庫、封冊偽官。直到我聯合六大節度使圍困徐州,他才大肆封官賜爵,企圖收買人心,并將他們與自己捆綁在一起,以免人心渙散。所以內庫設立時日極短,而且因為戰事節節敗退,根本就沒鑄造多少錠銀子。龐勛死后,我入駐徐州,查看賬目時,不過才鑄了大小共五千六百錠銀子。其中,二十兩的銀錠共八百錠整,幾乎全部還留存在府中。我命人當場融化了七百九十四錠,只留下五錠作為罪證。銀范已經被毀,不可能再有其他的留下來的銀錠了?!?/p>

黃梓瑕敏銳地抓住了其中的一個問題,問:“最后剩下的那一個二十兩銀錠呢?”

“如果刑部留存的五錠罪證都還在的話,看來,最后一錠應該就是這個?!彼麑⒂捍镜钪型跞粝Ш蟀l現的那半塊銀錠放在桌上,徐徐地說,“這就是當時清點龐勛罪證時,唯一失蹤的那一個二十兩銀錠了?!?/p>

周子秦抓著頭,陷入更迷惘的境地:“當時查抄徐州的時候,唯一漏掉的這塊銀錠,怎么會出現在大明宮雍淳殿?而且,這留下一半又是怎么回事?看來,在解開了這錠銀子的來歷之后,我們反倒陷入更深的謎團了。

“嗯,這案情越是深入,越似乎與龐勛有關——或許,是有人想方設法讓我們覺得與龐勛有關?!秉S梓瑕說。

李舒白不置可否,將面前的茶碟蓋好,然后站起身說:“今日就這樣,先回去吧。子秦,你去刑部看看那五錠罪證銀還在不在,楊崇古再整理看看其他可以追查下去的線索?!?/p>

“好!”周子秦是個行動派,不顧現在已經過午,各衙門行署都已經散衙,他依然準備拍開刑部的門去驗看東西——反正他在刑部混得好,和每個人都是哥們。

 

共 6 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2啊5?66

  2. 匿名說道:

    真的愛死周子秦了,書里的逗B擔擋!

  3. 匿名說道:

    內庫?
    鵝鵝鵝鵝鵝鵝鵝
    和慶余年的一樣

  4. 說道:

    越看越想看,停不下來了

  5. 天真無邪好油瓶說道:

    大老遠就聞到王爺的醋味了。。。

  6. 卿之無痕說道:

    “什么時候夔王府的人需要你供著了?”他們身旁有人問。那冷漠淡然的口氣中無形透出的威壓讓黃梓瑕不由得頭皮一麻,回頭一看,果然是李舒白。

    李舒白的馬車正停在街口,他掀簾看著他們,神情淡淡的,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但黃梓瑕還是覺得他眼中隱隱有不悅的跡象,于是只能選擇了縮著頭站在那里,默默地向這位難以揣測的夔王挪近一點。

    難道夔王爺就是傳說中的醋王?救人??!誰家醋壇子翻了?。。?!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