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一章 · 2

[日]川端康成2018年10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前來招徠顧客的客棧掌柜,穿上一身嚴嚴實實的冬裝,包住兩只耳朵,登著長統膠靴,活像火場上的消防隊員。一個女子站在候車室窗旁,眺望著路軌那邊,她披著藍色斗篷,蒙上了頭巾。

由于車上帶下來的暖氣尚未完全從島村身上消散,島村還沒有感受到外面的真正寒冷。他是第一次遇上這雪國的冬天,一上來就被當地人的打扮嚇住了。

“真冷得要穿這身衣服嗎?”

“嗯,已經完全是過冬的裝束了。雪后放晴的頭一晚特別冷。今天晚上可能降到零下哩?!?/p>

“已經到零下了么?”

島村望著屋檐前招人喜歡的冰柱,同客棧掌柜一起上了汽車。在雪天夜色的籠罩下,家家戶戶低矮的屋頂顯得越發低矮,仿佛整個村子都靜悄悄地沉浸在無底的深淵之中。

“難怪羅,手無論觸到什么東西,都覺得特別的冷啊?!?/p>

“去年最冷是零下二十多度哩?!?/p>

“雪呢?”

“雪嘛,平時七八尺厚,下大了恐怕有一丈二三尺吧?!?/p>

“大雪還在后頭羅?”

“是啊,是在后頭呢。這場雪是前幾天下的,只有尺把厚,已經融化得差不多了?!?/p>

“能融化掉嗎?”

“說不定什么時候還會再來一場大的呢?!?/p>

已經是十二月上旬了。

島村感冒總不見好,這會兒讓冷空氣從不通氣的鼻孔一下子沖到了腦門心,清鼻涕簌簌地流個不停,好像把臟東西都給沖了出來。

“老師傅家的姑娘還在嗎?”

“嗯,還在,還在。在車站上您沒看見?披著深藍色斗篷的就是?!?/p>

“就是她?……回頭可以請她來嗎?”

“今天晚上?”

“是今天晚上?!?/p>

“說是老師傅的少爺坐末班車回來,她接車去了?!?/p>

在暮景鏡中看到葉子照拂的那個病人,原來就是島村來會晤的這個女子的師傅的兒子。

一了解到這點,島村感到仿佛有什么東西掠過自己的心頭。但他對這種奇妙的因緣,并不覺得怎么奇怪,倒是對自己不覺得奇怪而感到奇怪。

島村不知怎地,內心深處仿佛感到:憑著指頭的感觸而記住的女人,與眼睛里燈火閃映的女人,她們之間會有什么聯系,可能會發生什么事情。這大概是還沒有從暮景的鏡中清醒過來的緣故吧。他無端地喃喃自語:那些暮景的流逝,難道就是時光流逝的象征嗎?

滑雪季節前的溫泉客棧,是顧客最少的時候,島村從室內溫泉上來,已是萬籟俱寂了。他在破舊的走廊上,每踏一步,都震得玻璃門微微作響。在長廊盡頭帳房的拐角處,婷婷玉立地站著一個女子,她的衣服下擺鋪展在烏亮的地板上,使人有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看到衣服下擺,島村不由得一驚:她到底還是當藝妓了么!可是她沒有向這邊走來,也沒有動動身子作出迎客的嬌態。從老遠望去,她那婷婷玉立的姿勢,使他感受到一種真摯的感情。他連忙走了過去,默默地站在女子身邊。女子也想綻開她那濃施粉黛的臉,結果適得其反,變成了一副哭喪的臉。兩人就那么默然無言地向房間走去。

雖然發生過那種事情,但他沒有來信,也沒有約會,更沒有信守諾言送來舞蹈造型的書。在女子看來,準以為是他一笑了之,把自己忘了。按理說,島村是應該首先向她賠禮道歉或解釋一番的,但島村連瞧也沒瞧她,一直往前走。他覺察到她不僅沒有責備自己的意思,反而在一心傾慕自己。這就使他越發覺得此時自己無論說什么,都只會被認為是不真摯的。他被她懾服了,沉浸在美妙的喜悅之中,一直到了樓梯口,他才突然把左拳伸到女子的眼前,豎起食指說:“它最記得你呢?!?/p>

“是嗎?”

落。霞。小。說。w ww…l u ox i a…co m

女子一把攥住他的指頭,沒有松開,手牽手地登上樓去。在被爐①前,她把他的手松開時,一下子連脖子根都漲紅了。為了掩飾這點,她慌慌張張地又抓住了他的手說:“你是說它還記得我嗎?”

①.日本的取暖設備。在炭爐上放個木架,罩上棉被而成。??

他從女子的掌心里抽出右手,伸進被爐里,然后再伸出左拳說:“不是右手,是這個??!”

“嗯,我知道?!?/p>

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邊抿著嘴笑起來,一邊掰開他的拳頭,把自己的臉貼了上去。

“你是說它還記得我嗎?”

“噢,真冷??!我頭一回摸到這么冰涼的頭發?!?/p>

“東京還沒下雪嗎?”

“雖然那時候你是那樣說了,但我總覺得那是違心的話。要不然,年終歲末,誰還會到這樣寒冷的地方來呢?”

那個時候——已經過了雪崩危險期,到處一片嫩綠,是登山的季節了。

過不多久,飯桌上就將看不見新鮮的通草果了。

島村無所事事,要喚回對自然和自己容易失去的真摯感情,最好是爬山。于是他常常獨自去爬山。他在縣界區的山里呆了七天,那天晚上一到溫泉浴場,就讓人去給他叫藝妓。但是女傭回話說:那天剛好慶祝新鐵路落成,村里的繭房和戲棚也都用作了宴會場地,異常熱鬧,十二三個藝妓人手已經不夠,怎么可能叫來呢?不過,老師傅家的姑娘即便去宴會上幫忙,頂多表演兩三個節目就可以回來,也許她會應召前來吧。島村再仔細地問了問,女傭作了這樣簡短的說明:三弦琴、舞蹈師傅家里的那位姑娘雖不是藝妓,可有時也應召參加一些大型宴會什么的。這里沒有年輕的,中年的倒很多,卻不愿跳舞。這么一來,姑娘就更顯得可貴了。雖然她不常一個人去客棧旅客的房間,但也不能說是個無瑕的良家閨秀了。

島村認為這話不可靠,根本沒有把它放在心上。約莫過了一個鐘頭,女傭把女子領來,島村不禁一愣,正了正坐姿。女子拉住站起來就要走的女傭的袖子,讓她依舊坐下。

女子給人的印象潔凈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腳趾彎里大概也是干凈的。島村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由于剛看過初夏群山的緣故。

她的衣著雖帶幾分藝妓的打扮,可是衣服下擺并沒有拖在地上,而且只穿一件合身的柔軟的單衣。唯有腰帶很不相稱,顯得很昂貴。這副樣子,看起來反而使人覺得有點可憐。

女傭趁他們倆談起山里的事,站起來就走了。然而就連從這個村子也可以望見的幾座山的名字,那女子也說不齊全。島村提不起酒興,女子卻意外坦率地談起自己也是生長在這個雪國,在東京的酒館當女侍時被人贖身出來,本打算將來做個日本舞蹈師傅用以維持生計,可是剛剛過了一年半,她的恩主就與世長辭了。也許從那人死后到今天的這段經歷,才是她的真正身世吧。這些她是不想馬上坦白出來的。她說是十九歲。果真如此,這十九歲的人看起來倒像有二十一二歲了。島村這才得到一點寬慰,開始談起歌舞伎之類的事來。她比他更了解演員的藝術風格和逸事。也許她正渴望著有這樣一個話伴吧,所以津津樂道。談著談著,露出了煙花巷出身的女人的坦率天性。她似乎很能掌握男人的心理。盡管如此,島村一開頭就把她看作是良家閨秀。加上他快一個星期沒跟別人好好閑談了,內心自然熱情洋溢,首先對她流露出一種依戀之情。他從山上帶來的感傷,也浸染到了女子的身上。

翌日下午,女子把浴具放在過道里,順便跑到他的房間去玩。

她正要坐下,島村突然叫她幫忙找個藝妓來。

“你說是幫忙?”

“還用問嗎?”

“真討厭!我做夢也沒想到你會托我干這種事!”

她漠然地站在窗前,眺望著縣界上的重山疊巒,不覺臉頰緋紅了。

“這里可沒有那種人?!?/p>

“說謊?!?/p>

“這是真的嘛?!闭f著,她突然轉過身子,坐在窗臺上,“這可絕對不能強迫命令啊。一切得聽隨藝妓的方便。說真的,我們這個客棧一概不幫這種忙。你不信,找人直接問問就知道了?!?/p>

“你替我找找看吧?!?/p>

“我為什么一定要幫你干這種事呢?”

“因為我把你當做朋友嘛。以朋友相待,不向你求歡?!?/p>

“這就叫做朋友?”女子終于被激出這句帶稚氣的話來。接著又冒了一句:“你真了不起,居然托我辦這種事?!?/p>

“這有什么關系呢?在山上身體是好起來了??赡X子還是迷迷糊糊,就是同你說話吧,心情也還不是那么痛快?!?/p>

女子垂下眼睛,默不作聲。這么一來,島村干脆露出男人那副無恥相來。她對此大概已經養成了一種通情達理、百依百順的習慣。由于睫眉深黛,她那雙垂下的眼睛,顯得更加溫順,更加嬌艷了。島村望著望著,女子的臉向左右微微地搖了搖,又泛起了一抹紅暈。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