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八回 驅驢有術居奇貨 除惡無方從佳人(上)

金庸2014年12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小節: 1 2 3 4 5 6

余魚同和李沅芷一起出來尋訪霍青桐,自然明白七哥派他們二人同行的用意。李沅芷一片深情,數次相救,他自衷心感激,然她越是情癡,自己越是不由自主的想避開她,甚么原因可也說不上來。一路上李沅芷有說有笑,他卻總是冷冷的。李沅芷惱了,一天早晨,偷偷躲在一個沙丘后面,瞧他是否著急。哪知他見她不在,叫了幾聲沒聽得答應,就徑自向前走了。李沅芷氣苦之極,在沙丘后面哭了一場,打起精神再追上去。余魚同淡淡的道:“啊,你在后面,我還道你先走了呢!”饒是李沅芷機變百出,對這心如木石之人卻是束手無策。她打定了主意:“他真逼得我沒路可走之時,我就一劍抹了脖子?!?/p>

行到中午,忽見迎面沙漠中一跛一拐的來了一頭瘦小驢子,驢上騎著一人,一顛一顛的似在瞌睡。走到近處,見那人穿的是回人裝束,背上負了一只大鐵鍋,右手拿了一條驢子尾巴,小驢臀上卻沒尾巴,驢頭上竟戴了一頂清兵驍騎營軍官的官帽,藍寶石頂子換成了一粒小石子。那人四十多歲年紀,頦下一叢大胡子,見了二人眉花眼笑,和藹可親。

余魚同心想霍青桐在大漠上英名四播,回人無人不知,便勒馬問道:“請問大叔,可見到翠羽黃衫么?”卻擔心他不懂漢語。哪知那人嘻嘻一笑,以漢語問道:“你們找她干么呀?”

余魚同道:“有幾個壞人來害她。我們要通知她提防。要是你見著她,給帶個訊成不成呀?”那人道:“好呀!怎么樣的壞人?”李沅芷道:“一個大漢手里拿個獨腳銅人,另一個拿柄虎叉,第三個蒙古人打扮?!蹦侨它c頭道:“這三個人確是壞蛋,他們想吃我的毛驢,反給我搶來了這頂帽子?!庇嗬顑扇藢ν艘谎?。余魚同道:“他們還有同伴么?”那人道:“就是這個戴官帽的了,你們是誰呀?”余魚同道:“我們是木卓倫老英雄的朋友。這幾個壞蛋在哪里?可別讓他們撞著翠羽黃衫?!蹦侨说溃骸奥犝f霍青桐這小妮子很不錯哪。要是四個壞蛋吃不到我毛驢,肚子餓了,把這大姑娘烤來吃了,可不妙啦!”

李沅芷心想關東三魔是有勇無謀之輩,一個清軍軍官,更加不放在心上,不如找上前去,想法子結束了他們,教這瞧不起人的余師母佩服我的手段,于是問道:“他們在哪里?你帶我們去,給你一錠銀子?!蹦侨说溃骸般y子倒不用,不過得問問毛驢肯不肯去?!卑炎鞙愒隗H子耳邊,嘰哩咕嚕的說一陣子話,然后把耳朵湊在驢子口上,似乎用心傾聽,連連點頭。

二人見他裝模作樣,瘋瘋癲癲,不由得好笑。那人聽了一會,皺起眉頭說道:“這驢子戴了官帽之后,自以為了不起啦。它瞧不起你們的坐騎,不愿意一起走,生怕沒面子,失了自己身份?!庇圄~同一驚:“這人行為奇特,說話皮里陽秋,罵盡了世上趨炎附勢的暴發小人,難道竟是一位風塵異人?”

李沅芷瞧他的驢子又破又瘦,一身污泥,居然還擺架子,不由得噗哧一笑。那人眼睛一橫道:“你不信么?那么我的毛驢就和你們的馬匹比比?!庇嗬疃丝柘露际悄咀總愃涷E馬,和這頭破腿小驢自有云泥之別。李沅芷道:“好呀,我們贏了之后,你可得帶我們去找那三個壞蛋?!蹦侨说溃骸笆撬膫€壞蛋。要是你們輸了呢?”李沅芷道:“隨你說吧?!蹦侨说溃骸澳悄憔偷冒堰@頭毛驢洗得干干凈凈,讓它出出風頭?!崩钽滠菩Φ溃骸昂冒?,就是這樣。咱們怎樣個比法?”

那人道:“你愛怎樣比,由你說便是?!崩钽滠埔娝f話十拿九穩,似乎必勝無疑,倒生了一點疑慮,心想:“難道這頭跛腳驢子當真跑得很快?”靈機一動,道:“你手里拿著的是甚么呀?”那人把驢子尾巴一晃,道:“毛驢的尾巴。它戴了官帽,嫌自己尾巴上有泥不美,所以不要了?!庇圄~同聽他語帶機鋒,含意深遠,更加不敢輕忽,向李沅芷使個眼色,要她留神。

李沅芷道:“你給我瞧瞧?!蹦侨税洋H尾擲了過來,李沅芷伸手接住,隨手玩弄,一指遠處一個小沙丘,道:“咱們從這里跑到那沙丘去。你的驢子先到是你勝,我的馬先到是我勝?!蹦侨说溃骸安诲e,驢子先到是我勝,馬先到是你勝?!崩钽滠茖τ圄~同道:“你先到那邊,給我們作公證!”余魚同道:“好!”拍馬去了。

李沅芷道:“走吧!”語聲方畢,猛抽一鞭,縱馬直馳,奔了數十丈,回頭一望,見那毛驢一跛一拐,遠遠落在后面。她哈哈大笑,加緊馳驟,突然之間,一團黑影從身旁掠過,定睛看時,竟是那人把驢子負在肩頭,放開大步,向前飛奔。她這一驚非同小可,險險坐鞍不穩,跌下馬來,疾忙催馬急追。

但那人奔跑如風馳電掣一般,始終搶在馬頭之前。不到片刻,兩人奔到沙丘,終于是騎人的驢比人騎的馬搶先了丈余。李沅芷把手中驢尾用力向后擲出,叫道:“馬先到啦!”

那人和余魚同愕然相顧,明明是驢子先到,怎么她反說馬先到?那人道:“喂,大姑娘,咱們說好的:驢子先到我勝,馬先到你勝,是不是?”李沅芷伸手掠著在風中飛揚的秀發,說道:“不錯?!蹦侨说溃骸霸蹅儾]說一定得人騎驢子,是不是?”李沅芷道:“不錯?!蹦侨说溃骸安还苁侨蓑T驢,還是驢騎人,總之是驢子先到。你得知道,它是戴官帽的,笨驢做了官,可就騎在人頭上啦?!?/p>

李沅芷:“咱們說好的,驢子先到你勝,馬先到我勝,是不是?”那人道:“對啦!”李沅芷道:“咱們并沒說,到了一點兒驢子也算到,是不是?”那人一拉胡子,道:“這我可胡涂啦,甚么叫做‘到了一點兒驢子’?”李沅芷指著那條被她遠遠擲在后面的驢尾巴,道:“我的馬整個兒到了,你的驢子可只到了一點兒,它的尾巴還沒有到!”

那人一呆,哈哈大笑,說道:“對啦,對啦!是你贏了,我領你們去找那四個壞蛋去吧?!边^去拾起驢尾,對驢子道:“笨驢啊,你別以為戴了官帽,就不要你那泥尾巴啦!人家可沒忘記啊。你想不要,人家可不依哪?!笨v身騎上驢背,道:“笨驢啊,你騎在人頭上騎不了多久,人又來騎你啦!”

余魚同見那驢子雖只幾十斤重,就如一頭大狗一般,但負在肩頭而跑得疾逾奔馬,卻非具深湛武功不可,忙上前行了一禮,說道:“我這個師妹很是頑皮,老前輩別跟她一般見識。請你指點路徑,待晚輩們去找便是,可不敢勞功你老大駕?!蹦侨诵Φ溃骸拔逸斄?,怎么能賴?”轉過驢頭,叫道:“跟我來吧!”余魚同見他肯一同前去,心中大喜。他知關東三魔武功驚人,和自己又結了深仇,若在大漠之中撞到,可實是一樁禍事,有這個大胡子回人相助,那就不怕了。

三人并轡緩緩而行。余魚同請教他姓名,那人微笑不答,不住瘋瘋癲癲的說笑話,可是妙語如珠,莊諧并作,或諷或嘲,連李沅芷也不禁暗自欽佩。

跛腳驢子走得極慢,行了半日,不過走了三十里路,只聽后面鸞鈴響處,徐天宏和周綺趕了上來。余魚同給他們引見道:“這位是騎驢大俠,他老人家帶我們去找關東三魔?!毙焯旌曷犓f得恭敬。忙下馬行禮。那人也不回禮,笑道:“你老婆該多歇歇了,干么還這般辛苦趕道???”徐天宏愕然不解。

周綺卻面上一紅,揚鞭催馬,向前疾奔。

那人熟識大漠中道路,傍晚時分領他們到了一個小鎮。將走近時,只見雞飛狗走,塵揚土起,原來一大隊清兵剛剛開到,眾回人拖兒攜女,四下逃竄。徐天宏奇道:“清兵大部就殲,少數的殘余也都已被圍,怎么這里又有清兵?”說話之間,迎面奔來二十余個回民,后面有十余名清兵大聲吆喝,執刀追來。那些回民突然見到騎驢的大胡子,大喜過望,連叫:“納斯爾丁·阿凡提,快救我們!”徐天宏等不懂他們說些甚么,只聽見他們不住叫“納斯爾丁·阿凡提”,想來就是他的名字了。阿凡提叫道:“大家逃??!”一提驢韁,向大漠中奔去,眾回人和清兵隨后跟來。

奔了一段路,距小鎮漸遠,幾名回人婦女落了后,被清兵拿住。周綺忍耐不住,拔刀勒馬,轉身砍去,呼呼兩刀,將一名清兵的腦袋削去了一半。其余清兵大怒,圍了上來。徐天宏、余魚同、李沅芷一齊回身殺到。周綺突然胸口作惡,眼前金星亂舞。一名清兵見她忽爾收刀撫胸,撲上來想擒拿,周綺“哇”的一聲,嘔吐起來,沒頭沒腦都吐在那清兵臉上。只見他伸手在臉上亂抹,周綺隨手一刀將他砍死,不覺手足酸軟,身子晃了幾晃。徐天宏忙搶過扶住,驚問:“怎么?”

這時余魚同和李沅芷已各殺了兩三名清兵。其余的發一聲喊,轉頭奔逃。阿凡提把背上鐵鍋提在手中,伸手一揮,罩在一名清兵頭上,叫道:“鍋底一個臭冬瓜!”李沅芷挺劍刺去,那清兵眼被蒙住,如何躲避得開,登時了帳。阿凡提提起鐵鍋,又罩住了第二名清兵,李沅芷跟著一劍。也不知他用甚么手法,鐵鍋罩下,清兵必定躲避不開。他鍋子一罩,李沅芷跟上一劍,片刻之間,兩人把十多名清兵殺得干干凈凈。

小節: 1 2 3 4 5 6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