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二回 盈盈彩燭三生約 霍霍青霜萬里行(上)

金庸2014年12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小節: 1 2 3 4 5 6 7

山上林木蔭森,此時已是深秋,滿山都是紅葉,草色漸已枯黃。山上小頭目得到消息,通報上去,章進下來迎接。

陳家洛不見駱冰,心中一驚,怕有甚意外,忙問:“四嫂呢?四哥、十四弟好么?”章進道:“十四弟沒事。四嫂說去給四哥拿一件好玩的東西,已走了兩天,你們途中沒遇上么?”

陳家洛道:“甚么東西?”章進笑道:“我也不知道,四哥這兩天傷勢大好啦,整天躺著悶得無聊。四嫂就出主意去找玩物,也不知是誰家倒霉?!?/p>

趙半山笑道:“四弟妹也真是的,這么大了,還像孩子般的愛鬧,將來生了兒子,難道也把這門祖傳的玩藝兒傳下去?!?/p>

群雄轟然大笑。

群雄談笑上山,走進一座大莊院去。大家先去看文泰來。

他正躺在藤榻上發悶,見群雄進來,大喜過望,起身迎接,眾人把經過情形約略一說,到對面廂房去看余魚同。

各人躡足進門,忽聽一陣嗚咽之聲。陳家洛過去揭開帳子,見余魚同臉朝床里,背部聳動,哭泣甚悲。這一下頗出眾人意料之外,群雄都是慷慨豪邁之人,連駱冰、周綺等女子都極少哭泣,見他悲泣,均覺又是驚奇又是難過。

陳家洛低聲道:“十四弟,大家來瞧你啦,覺得怎樣?傷勢很痛,是不是?”

余魚同停了哭泣,卻不轉身,說道:“總舵主、周老爺子、師叔、各位哥哥,多謝你們來探望。恕我不起身行禮,傷勢這幾天倒好得多,只是我的臉燒成了丑八怪,見不得人?!敝芫_笑道:“十四哥,男子漢燒壞了臉有甚么打緊?難道怕娶不到老婆嗎?”眾人聽她口沒遮攔,有的微笑,有的便笑出聲來。

陸菲青道:“余師侄,你燒壞臉,是為了救文四爺和救我,天下豪杰知道這事的,哪一個不肅然起敬?哪一個不說你是大仁大義的英雄好漢?你的臉越丑,別人對你越是敬重,何必掛在心懷?”余魚同道:“師叔教訓的是?!笨墒怯秩滩蛔】蘖顺鰜?。

原來他自來天目山后,駱冰朝夕來看他傷勢,文泰來也天天過來陪他說話解悶。他自知對駱冰癡戀萬分不該,可是始終不能忘情,每當中宵不寐,想起來又苦又悔。他見駱冰、文泰來、章進看著他時,臉上偶爾露出驚訝和憐惜神色,料想自己面目定已燒得不成模樣,幾次三番想取鏡子來照,始終沒這份勇氣。他本想舍了性命救出文泰來,以一死報答駱冰,解脫心中冤孽,哪知偏偏求死不得,再想李沅芷對己一往情深,卻是無法酬答,有負紅顏知己,又是十分過意不去。

這般日日夜夜思潮起伏,竟把一個風流瀟灑的金笛秀才折磨得瘦骨嶙峋、憔悴不堪了。

群雄別過余魚同,回到廳上議事。文泰來抑郁不樂,說道:“十四弟為了救我,把臉毀成這個模樣。他本是個俊俏少年?,F今……唉!”無塵道:“男子漢大丈夫行俠江湖,講究的是義氣血性。容貌好惡,只沒出息的人才去看重。我沒左臂,章十弟的背有病,常家兄弟一副怪相,江湖上有誰笑話咱們?十四弟也未免太想不開了?!壁w半山道:“他是少年人心性,又在病中,將來大家勸勸他就沒事了。今天咱們來痛飲一番,和四弟慶賀?!比盒坜Z然叫好,興高采烈,吩咐小頭目去預備酒席。

周綺道:“可惜冰姊姊不在,不知她今天能不能趕回來。她是騎白馬去的么?”章進道:“不是,她說白馬太耀眼,四哥和十四弟傷沒好全,別惹鬼上門?!睏畛蓞f笑道:“此刻咱們大伙兒都在這里了,有鬼上門,那是再好不過?!笔Y四根聽得說到鬼,向著石雙英咧嘴一笑。石雙英綽號鬼見愁,不過這諢號大家在常氏雙俠面前從來不提,雙俠綽號黑無常白無常,無常是鬼,豈不是哥哥怕了兄弟?

陳家洛和徐天宏低聲商量了一會,拍一拍掌,群雄盡皆起立。陳家洛道:“陸、周兩位前輩請坐,下次請別這么客氣?!?/p>

陸菲青和周仲英說聲:“有僭?!弊讼聛?。

陳家洛道:“這次咱們的事情辦得十分痛快,不過以后還有更難的事。眼下我分派一下。九哥和十二哥,你們到北京去打探消息,看皇帝是不是有變盟之意,有何詭計。這是首要之事,也是極難查明,兩位務必小心在意?!毙l石兩人點頭答應了。

陳家洛又道:“兩位常家哥哥,請你們到四川云貴去聯絡西南豪杰。八哥到蘇北皖南一帶,道長到兩湖一帶,十三哥到兩廣一帶聯絡。三哥與馬氏父子聯絡浙、閩、贛三省的豪杰。山東、河南一帶,請陸老前輩主持。西北諸省由周老前輩帶同孟大哥、安大哥、七哥、周姑娘主持。四哥、十四弟兩位在這里養傷,仍請四嫂和章十哥照料。心硯隨我去回部。

各位以為怎樣?”群雄齊道:“當遵總舵主號令?!?/p>

陳家洛道:“各位分散到各省,并非籌備舉事,只是和各地英豪多所交往,打好將來大事根基,咱們的事機密異常,任他親如妻子,尊如父母師長,都是不可泄漏的?!北娙说溃骸斑@個大家理會得?!标惣衣宓溃骸耙砸荒隇槠?,明年此時大伙在京師聚齊。那時四哥和十四弟傷早好了,咱們就大干一番!”

說罷神采飛揚,拍案而起。群雄隨著他步山中庭,俱都意興激越。

章進聽得總舵主又派他在天目山閑居,悶悶不樂。文泰來猜到他心意,對陳家洛道:“總舵主,我的傷已經大好,十四弟火傷雖然厲害,調養起來也很快。這一年教我們悶在這里,實在不是滋味。我們四人想請命跟你同去回部,也好讓十四弟散散心?!闭逻M大喜,忙道:“對,對?!蔽奶﹣淼溃骸霸蹅冄芈酚螕敉嫠?,傷勢一定好得更加快些?!标惣衣宓溃骸澳且埠?,只不知十四弟能不能支持?!蔽奶﹣淼溃骸白屗茸鴰滋齑筌?,最多過得十天半月,我想就可以騎馬啦!”陳家洛道:“好,就這么辦?!闭逻M喜孜孜的奔進去告知余魚同,隨即奔出來道:“十四弟說這樣最好?!?/p>

周仲英把陳家洛拉在一邊,道:“總舵主,現下四爺出來啦,你和皇上又骨肉相逢,實是喜事重重。我想再加一樁喜事,你瞧怎樣?”陳家洛道:“老爺子要給七哥和大姑娘合巹完婚?”周仲英笑道:“正是?!标惣衣宕笙?,道:“那是再好沒有,乘著大伙都在這里,大家喝了這杯喜酒再走,只是匆促了一點,不能遍請各地朋友來熱鬧一番,未免委屈了大姑娘?!敝苤儆⑿Φ溃骸坝羞@許多英雄好漢,還不夠么?”陳家洛道:“那么咱們來挑個好日子?!敝苤儆⒌溃骸霸蹅冞@種人還講究甚么吉利不吉利,我說就是今天?!?/p>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小節: 1 2 3 4 5 6 7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