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七回 琴音朗朗聞雁落 劍氣沉沉作龍吟(下)

金庸2014年12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小節: 1 2 3

乾隆生長深宮,宮中妃嬪歌女雖多,但都是端莊呆板之人,幾時見過這般江湖名妓?見她眉梢眼角,風情萬種,歌聲婉轉,曲意纏綿,加之湖上陣陣花香,波光月影,如在夢中,漸漸忘卻是在和江洋大盜相會了。

玉如意替乾隆和陳家洛斟酒,兩人連干三杯,玉如意也陪著喝了一杯。乾隆從手上脫下一個碧玉般指來賞了給她,說道:“再唱一個?!庇袢缫獾皖^一笑,露出兩個小小酒窩,當真是嬌柔無限,風情萬種。乾隆的心先自酥了,只聽她輕聲一笑,說道:“我唱便唱了,東方老爺可不許生氣?!鼻『呛切Φ溃骸澳愠?,我歡喜還來不及,怎會生氣?”玉如意向他拋個媚眼,撥動琵琶,彈了起來,這次彈的曲調卻是輕快跳蕩,俏皮諧謔,珠飛玉鳴,音節繁富。乾隆聽得琵琶,先喝了聲彩,聽她唱道:“終日奔忙只為饑,才得有食又思衣。置下綾羅身上穿,抬頭卻嫌房屋低。蓋了高樓并大廈,床前缺少美貌妻。嬌妻美妾都娶下,忽慮出門沒馬騎。買得高頭金鞍馬,馬前馬后少跟隨。

招了家人數十個,有錢沒勢被人欺。時來運到做知縣,抱怨官小職位卑。做過尚書升閣老,朝思暮想要登基……”

乾隆一直笑吟吟的聽著,只覺曲詞甚是有趣,但當聽到“朝思暮想要登基”那一句時,小由得臉上微微變色,只聽玉如意繼續唱道:“一朝南面做天子,東征西討打蠻夷。四海萬國都降服,想和神仙下象棋。洞賓陪他把棋下,吩咐快做上天梯。上天梯子未做起,閻王發牌鬼來催。若非此人大限到,升到天上還嫌低,玉皇大帝讓他做,定嫌天宮不華麗?!?/p>

陳家洛哈哈大笑。乾隆卻越聽臉色越是不善,心道:“這女子是否已知我身份,故意唱這曲兒來譏嘲于我?”玉如意一曲唱畢,緩緩擱下琵琶,笑道:“這曲子是取笑窮漢的,東方老爺和陸公子都是富貴人,高樓大廈、嬌妻美妄都已有了,自不會去想它?!?/p>

乾隆呵呵大笑,臉色頓和。眼睛瞟著玉如意,見她神情柔媚,心中很是喜愛,正自尋思,待會如何命李可秀將她送來行宮,怎樣把事做得隱秘,以免背后被人說圣天子好色,壞了盛德令名,忽聽陳家洛道:“漢皇重色思傾國,那唐玄宗是風流天子,天子風流不要緊,把花花江山送在胡人安祿山手里,那可大大不對了?!鼻淼溃骸疤菩诔跗谟⒚?,晚年昏庸,可萬萬不及他祖宗唐太宗?!标惣衣宓溃骸疤铺谛鄄糯舐?,仁兄定是很佩服的了?”乾隆生平最崇敬的就是漢武帝和唐太宗,兩帝開疆拓土,聲名播于異域,他登基以來,一心一意就想模仿,所以派兵遠征回疆,其意原在上承漢武唐皇的功業,聽得陳家洛問起,正中下懷,說道:“唐太宗神武英明,夷狄聞名喪膽,尊之為天可汗,文才武略,那都是曠世難逢的?!标惣衣宓溃骸靶〉茏x到記述唐太宗言行的《貞觀政要》,頗覺書中有幾句話很有道理?!鼻∠驳溃骸安恢悄膸拙??”他自和陳家洛會面以來,雖對他甚是喜愛,但總是話不投機,這時聽他也尊崇唐太宗,不覺很是高興。

陳家洛道:“唐太宗道:‘舟所以比人君,水所以比黎庶,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终f:‘天子者,有道則人推而為主,無道則人棄而不用,誠可畏也?!鼻∧?。陳家洛道:“這個比喻真是再好不過。咱們坐在這艘船里,要是順著水性,那就坐得平平穩穩,可是如果亂劃亂動,異想天開,要劃得比千里馬還快,又或者水勢洶涌奔騰,這船不免要翻?!彼诤险f這番話,明擺著是危言聳聽,不但是蔑視皇帝,說老百姓隨時可以傾覆皇室,而且語含威脅,大有當場要將皇帝翻下水去之勢。

乾隆一生除對祖父康熙、父親雍正心懷畏懼之外,幾時受過這般威嚇奚落的言語?不禁怒氣潮涌,當下強自抑制,暗想:“現在且由你逞口舌之利,待會把你擒住,看你是不是嚇得叩頭求饒?!彼胗周娕c駐防旗營已將西湖四周圍住,手下侍衛又都是千中揀、萬中選、武功卓絕的好手,諒你小小江湖幫會,能作得甚么怪?于是微微笑道:“荀子曰:‘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君子者,天地之參也,萬物之總也,民之父母也?!刍适苊谔?,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仁兄之論,未免有悖于先賢之教了?!?/p>

+落-霞+小-說 ?? w ww· l uox i a· c om·

陳家洛舉壺倒了一杯酒,道:“我們浙江鄉賢黃梨洲先生有幾句話說道,皇帝未做成的時候,“荼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業。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視如當然,曰:此我產業之花息也?!@幾句話真是說得再好也沒有!須當為此浮一大白,仁兄請!”說罷舉杯一飲而盡。乾隆再也忍耐不住,揮手將杯往地下擲去,便要發作。

杯子擲下,剛要碰到船板,心硯斜刺里俯身一抄,接了起來,只杯中酒水潑出大半,雙手捧住,一膝半跪,說道:“東方老爺,杯子沒摔著?!?/p>

乾隆給他這一來,倒怔住了,鐵青著臉,哼了一聲。李可秀接過杯子,看著皇帝眼色行事。乾隆一定神,哈哈一笑,說道:“陸仁兄,你這位小管家手腳倒真靈便?!鞭D頭對一名侍衛道:“你和這位小管家玩玩,可別給小孩子比下去了,嘿嘿?!?/p>

那侍衛名叫范中恩,使一對判官筆,聽得皇上有旨,當即哈了哈腰,欺向心硯身邊,判官筆雙出手,分點他左右穴道。心硯反身急躍,竄出半丈,站在船頭,他年紀小,真實功夫不夠,一身輕功卻是向天池怪俠袁士霄學的,但見范中恩判官筆來勢急勁,自知武功不是他對手,只得先行逃開。范中恩雙筆如風,卷將過來。心硯提氣一躍,跳上船篷,笑道:“咱們捉捉迷藏吧!你捉到我算我輸,我再來捉你?!?/p>

范中恩兩擊不中,氣往上沖,雙足一點,也跳上船篷,他剛踏上船篷,心硯“一鶴沖天”,如一只大鳥般撲向左邊小船,范中恩跟著追到。兩人此起彼落,在十多艘小船上來回盤旋。范中恩始終搶不近心硯身邊,心中焦躁,又盤了一圈。眼見前面三艘小船丁字形排著,心硯已跳上近身的一艘,他假意向左一撲,心硯嘻嘻一聲,跳上右邊小船。哪知他往左一撲是虛勢,隨即也跳上了右邊小船,兩人面面相對,他左筆一探,點向心硯胸前。

心硯待要轉身閃避,已然不及,危急中向前一撲,發掌向范中恩小肚打去。范中恩左筆撩架,右筆急點對方后心,這一招又快又準,眼見他無法避過,忽然背后呼的一聲,似有一件十分沉重的兵刃襲到。他不暇襲敵,先圖自救,扭腰轉身,右筆自上而下,朝來人兵器上猛砸下去,當的一聲大響,火光四濺,來人兵器只稍稍一沉,又向他腰上橫掃過來。這時他已看清對方兵器是柄鐵槳,使槳之人竟是船尾的艄公,剛才一擊,已知對方力大異常,不敢硬架,拔起身來,輕輕向船舷落下,欺身直進,去點艄公的穴道。

蔣四根解了心硯之圍,見范中恩縱起身來,疾伸鐵槳入水一扳,船身轉了半個圈子,待他落下來時,船身已不在原位。他“啊喲”一聲尚未喊畢,撲通一響,入水游湖,湖水汩汩,灌入口來也。心硯拍手笑道:“捉迷藏捉到水里去啦?!?/p>

乾隆船上兩名會水的侍衛趕緊入水去救,將要游近,蔣四根已將鐵槳送到范中恩面前,他在水中亂抓亂拉,碰到鐵槳,管他是甚么東西,馬上緊緊抱住。蔣四根舉槳向乾隆船上一揮,喝道:“接著!”范中恩的師叔龍駿也是御前侍衛,忙搶上船頭,伸手接住。范中恩在皇上面前這般大大丟臉,說不定回去還要受處分,又是氣,又是急,濕淋淋的怔住了,站著不功,身上的西湖水不住滴在船頭。龍駿曾聽同伴說起心硯白天在三竺用泥塊打歪袖箭,讓御前侍衛丟臉,現在又作弄他的師侄,待他回到陳家洛身后,便站了出來,陰森森的道:“聽說這位小兄弟暗器高明之極、待在下請教幾招?!?/p>

陳家洛對乾隆道:“你我一見如故,別讓下人因口舌之爭,傷了和氣。這一位既是暗器名家,咱們請他在靶子上顯顯身手,以免我這小書僮接他不住,受了損傷,兄臺你看如何?”乾隆聽他說得有理,只得應道:“自當如此,只是倉卒之間,沒有靶子?!?/p>

心硯縱身跳上楊成協坐船,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楊成協點點頭,向旁邊小船中的章進招了招手。章進跳了過來。楊成協道:“抓住那船船梢?!闭逻M依言抓住自己原來坐船的船梢。這時楊成協也已拉過船頭木杠,喝一聲“起!”兩人竟將一艘小船舉了起來,兩人的坐船也沉下去一截。眾人見二人如此神力,不自禁的齊聲喝彩。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小節: 1 2 3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