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七章

路遙2018年09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高加林疲乏地躺在土炕上,連晚飯都累得不想吃了。他母親愁眉苦臉地把飯端上端下,規勸他,像乘哄娃娃一般絮叨說:”人是鐵,飯是鋼,你不想吃,也要掙扎著吃……”他父親叫他明天干脆別出山去了,歇息一天,好慢慢讓習慣著。

他們說了些什么,加林一句也沒聽見。此刻他的思想完全集中到巧珍身上了。趕集那天以后,他一直非常后悔他對巧珍做出的沖動行為。他覺得自己目前的處境,根本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他甚至覺得他匆忙地和一個沒文化的農村姑娘發生這樣的事,簡直是一種墮落和消沉的表現;等于承認自己要一輩子甘心當農民了。其實他內心里那種對自己未來生活的幻想之火,根本沒有熄滅。他現在雖然滿身黃塵當了農民,但總不相信他永遠就是這個樣子。他還年輕,只有二十四歲,有時間等待轉機。要是和巧珍結合在一起,他無疑就要拴在土地上了。

但是,更叫他苦惱的是,巧珍已經怎樣都不能從他的心靈里抹掉了。他盡管這幾天躲避她,而實際上他非常想念她。這種矛盾和痛苦,比手被镢把擰爛更難忍受。

巧珍那漂亮的、充滿熱烈感情的生動臉龐,她那白楊樹一般苗條的身體,時刻都在他眼前晃動著。

尤其是晚上勞動回來,他僵硬的身體疲倦的躺在土炕上,這種想念的感情就愈加強烈。他想:如果她此刻要在他身邊,他的精神和身體也許馬上會松弛下來;她會把他躁動不安的心潮變成風平浪靜的湖水。

她是愛他的,愛得那么強烈。他看見她這幾天接二連三換衣服,知道這完全是為他的。今天他收工回來,鋤地的人都走了,他還看見她站在對面河畔上–那也是在等他。但他卻又避開了她。他知道她哭了;也想象得來她一個人在玉米地的小路上往家里走的時候,心情會是怎樣地難受??!他太不近人情了!她那樣想和他在一起,他為什么要躲開她呢?他自己實際上不是也渴望和她在一起嗎?

他在土炕上躺不住了,激情的洪流立刻沖垮了他建立起的理智防堤。眼下他很快把一切都又拋在了一邊,只想很快見到她,和她呆在一塊。他爬起來,下了炕,對父母來說他到后村有個事,就匆忙地出了門。夜靜悄悄的。天上的星星已經出齊,月光朦朧地輝耀著,大地上一切都影影綽綽,充滿了一種神秘的氣氛。

高加林走到后村,在劉立本家的坡底下站住了。他不知道怎樣才能把巧珍叫出來。

正當他猶豫地望著劉立本家的高墻大院時,突然看見大門外那棵老槐樹背后轉出一個人,匆匆地向坡下走來了。啊,親愛的人!她實際上一直就在那里不抱什么希望地等待著他的出現!

高加林的心咚咚地狂跳著,也不說話,轉而下了溝底,沿小河上面的小路,向村外走去。他不時回頭看看,巧珍不遠不近地跟著他。他走到村外河對面一塊谷地里,在一棵杜梨樹下舒服地躺下來,激動地聽著那甜蜜的腳步聲正沙沙地走近他。

她來了。他馬上坐起來。她稍猶豫了一下,就膽怯地、然而堅決地靠著他坐下了。她沒說話,先在他胳膊上衣服被葛針劃破一道大口子的地方,在那塊曬得黑紅的皮膚上親了一口。然后她兩只手抱住他的肩頭,臉貼在她剛才親吻過的地方,親熱而委屈地啜泣起來。

高加林側身抱住她的肩頭,把臉緊貼在她頭上,兩大顆淚珠也忍不住從眼里涌出來,滴進了她黑漆一般的頭發里。他現在才感到,這個親他的人也是他最親的人!

巧珍頭伏在他胸前,哭著問他:”加林哥,你這幾天為什么不理我?””你一定難過了……”高加林用他的爛手撫摸著她頭發。

“你知道人的心就對了……”巧珍抬起頭,閃著淚光的眼睛委屈地望著他。”巧珍,我再也不那樣了。”加林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巧珍兩條抖索的胳膊摟住他的脖子,笑逐顏開地流著淚,說:”加林哥,你給天上的玉皇大帝發個誓!”

加林被逗笑了,說:”你真迷信!巧珍,你相信我……你為什么沒穿那件米黃色短袖?那衣服你穿上特別好看……”

“我怕你嫌不好看,才又換上了這身。”巧珍淘氣地向他撅了一下嘴。”你明天再穿上。””嗯。只要你喜歡,我天天穿!”巧珍一邊說,一邊從身后拿出一個花布提包,選掏出四個煮雞蛋。又掏出一包蛋糕,放在加林面前。高加林感到驚訝極了。他剛才只顧看巧珍,根本沒發現她還給他拿這么多吃的。巧珍一邊給他剝雞蛋皮,一邊說:”我知道你晚上沒吃飯。我們這些滿年勞動的人,剛回家都累得不想吃飯,別說你了!”她把雞蛋和一塊蛋糕遞給他。”蛋糕是我媽前幾天害病時,我姐給拿來的,我媽沒舍得吃。我今晚是從箱子里偷出來的!”巧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要是不來找我,我今晚上非到你家給你送去不可!”加林咽下去一口蛋糕,趕忙對她說:”千萬不敢這樣!讓你爸知道了,小心把你腿打斷!”加林開玩笑對她說。

巧珍又把一個剝了皮的雞蛋塞到加林手里,親切地看著他那副狼吞虎咽的樣子,然后手和腦袋一齊貼在他肩膀上,充滿柔情地說:”加林哥,我看見你比我爸和我媽還親……”

“傻話!你真是人傻女子!”高加林把手里的半個雞蛋塞進嘴里,在她頭上輕輕拍了一下,正好手上一個破了的泡碰在巧珍的發卡上,疼得他”哎喲”叫喚了一聲。

巧珍像觸了電一般抬起頭,不知他發生了什么事。很快,她明白了。她手忙腳亂地在提包里翻起來,嘴里說:”看,我倒忘了……”她從提包里掏出一瓶碘酒和一包藥棉,把加林的一只手拉過來,放到她膝蓋上,給他抹藥水。

加林又一次驚訝得張開嘴巴,問她:”你怎知道我手爛了?”巧珍低著頭給他手上擦藥水,說:”天上玉皇大帝告訴我的。”她嘿嘿地笑了一聲,”村里誰不知道你的手爛了!你們先生的手真是嬌氣!”她揚起臉朝他親昵地笑著,微微咧開嘴巴,露出兩排刷過的潔白的牙齒,像白玉米籽兒一般好看。

巨大的感情的潮水在高加林的胸膛里嘭湃起來。

愛情啊,甜蜜的愛情!它像無聲的春雨悄然地灑落在他焦躁的心田上。他以前只從小說里感到過它的魅力,現在這一切,他都全部真實地體驗到了,而最寶貴的是,他的幸福正是在他不幸的時候到來的!

在巧珍把的兩只手涂滿藥水以后,他便以無比愜意的心情,在土地上躺了下來。巧珍輕輕依傍著他,臉緊緊貼他胸脯上,像是專心諦聽他的心如何跳動。他們默默地偎在一起,像牽?;ɡ@著向日葵。星星如同亮閃閃的珍珠一般撒滿了暗藍色的天空。西邊老牛山起伏不平的曲線,像誰用碳筆勾出來似的柔美;大馬河在遠處潺潺地流淌,像二胡拉出來的旋律一般好聽。一陣輕風吹過來,遍地的谷葉響起了沙沙沙的響聲。風停了,身邊一切便又寂靜下來。頭頂上,婆娑的、墨綠色的葉叢中,不成熟的杜梨在朦朧的月下泛著點點青光。

他們就這樣靜靜地、甜蜜地躺在星空下,躺在大地的懷抱里……當愛情在一個青年人身上第一次蘇醒以后,它會轉變為一種巨大的力量。甚至對生活完全失去信心的人,熱烈的愛情也可能會使他的精神重新閃閃發光。當然,奧勃洛摩夫那樣的人是例外,因為他實際上已經等于一個死人。

高加林由于巧珍那種令人心醉的愛情,一下子便從灰心喪氣的情緒中,重新激發起對生活的熱情。愛的暖流漫過了精神上的凍土地帶,新的生機便勃發了。

愛情使他對土地重新喚起了,一種深厚的感情。他本來就是土地的兒子。他出生在這里,在故鄉的山水間度過夢一樣美妙的童年。后來他長大了,進城上了學,身上的泥土味漸漸少了,他和土地之間的聯系也就淡了許多;現在,他從巧珍純樸美麗的愛情里,又深深地感到:他不該那樣害怕在土地上生活;在這親愛的黃土地上,生活依然能結出甜美的果實!高加林漸漸開始正常地對待勞動,再不像剛開始的幾天,以一種壓抑變態的心理,用毀滅性的勞動來折磨肉體,以轉移精神上的苦悶。經過一段時間,他的手變得堅硬多了。第二天早晨起來,腰腿也不像以前那般酸疼難忍。他并且學會了犁地和難度很大的鋤地分苗。后來,紙煙變得不香了,在山里開始卷旱煙吃。他鍛煉著把當教師養成的斟詞酌句的說話習慣,變成地道的農民語言;他學著說粗魯話,和婦女們開玩笑。衣服也不故意穿得那么破爛,該洗就洗,該換就換。

中午回來,他主動上自留地給父親幫忙;回家給母親拉風箱。他并且還養了許多兔子,想搞點副業。他忙忙碌碌,儼然像個過光景的莊稼人了。

白天是勞苦的,但他有一個愉快的夜晚。正是因為有這么一個幸福的向往,他才覺得其它的熬累不那么沉重了。

夜晚,天黑嚴以后,他和巧珍就在村外的莊稼地里相會了。他們在密密的青紗帳里,有時像孩子一樣手拉著手,默默地沿著莊稼地中間的小路,漫無目的地走著;有時站住,互相親一下,甜蜜地相視一笑。走累了的時候,他們就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加林躺下來,用愉快的嘆息驅散勞動的疲乏,巧珍就偎在他身邊。用手梳理他落滿塵土的亂蓬蓬的頭發;或者用她小巧的嘴巴貼著他的耳朵,輕輕地、輕輕地給他唱那些祖先留傳下來的古老的歌謠。有時候,加林就在這樣的催眠曲中睡著了,拉起了響亮的鼾聲。他的親愛的女朋友就趕忙搖醒他,心疼地說:”看把你累成個啥了。你明天歇上一天!”她把他的手拉過來蒙住她的臉,”等咱結婚了,你七天頭上就歇一天!我讓你像學校里一樣,過星期天……”。

高加林每天都沉醉在這樣的柔情蜜意里,一切原來的想法退得很遠了。只是有些時候,當他偶爾看見騎自行車的縣上和公社的干部們,從河對面公路上奔馳而過,雪白的確良衫風被吹得飄飄忽忽的愜意身影時,他的心才猛然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惆悵;一股苦澀的味道翻上心頭,頓時就像吞了一口難咽的中藥。他盡量使自己很快從這種緒中解脫出來。直等到他又看見了巧珍,騷亂的心情才能徹底平息–就像吃完中藥,又吃了一勺蜜糖一樣。

他現在時時刻刻都想和巧珍在一起。遺憾的是,他們不在一個生產組,白天勞動很難見面,他們都想得要命。有時候,兩個組勞動離得很近時,一等休息,他就裝著去尋找什么,總要跑到后村組勞動的地方磨蹭一會。在這樣的場所里,他并不能和巧珍說什么話;他只是用眼睛看看她。這時候,旁的人誰也不知道,只有他們兩個心里清楚,這反而更有一種說不出的甜蜜味首。有時候,他沒有什么借口,去不了她那里,她就會用她帶點野味的嗓音,唱那兩聲叫人心動彈的信天游–

+落-霞+小-說 w ww· l uox i a· C om ·

上河里(哪個)鴨子下河里鵝,

一對對(哪個)毛眼眼望哥哥……

他在遠處聽見這歌聲,總忍不住咧開嘴巴笑。

而在巧珍那邊,她剛一唱完,姑娘們就和她開玩笑說:”巧珍,馬拴騎著車子又來了,快用你的毛眼眼望下下!”

她氣得又罵她們,又攆著給她們揚土,可心里驕傲地想:”我哥哥比馬拴強十倍,你們將來知道了,把你們眼紅死!”

在高加林和巧珍如膠似漆地熱戀的時候,給巧珍說媒的人還在劉立本家里源源不斷地出現,劉立本嘴說如今世事不同以往,主意得由女子拿,可他心里有數。他只看下個馬拴–他家光景好,馬拴人雖老實,但懂生意,將來丈人女婿合伙做買賣,得心應手。只是巧珍看不下這個黑炭一樣的后生,得他好好做一番工作。他甚至想請他親家明樓出面說服巧珍。在高加林這方面,也有不少莊戶人家不時來登門說親。加林父母一看他們窮家薄業的,還有人給說媳婦,高興得老兩口嘴巴都合不攏。尤其是山背后村里一個不要彩禮就想跟加林的女子,著實使高玉德老兩口動了心。但所有他們認為的大喜事都被加林一笑置之了。

這樣,加林和巧珍覺得也好,可以掩一下他們的關系。他們暫時還不想公開他們的秘密;因為住在一個村,不說其它,光眾人那些粗魯的玩笑就叫人受不了。他們不愿讓人把他們那種平靜而神秘的幸福打破。

有一次,加林和德順爺爺一塊犁地的時候,老漢問他:”加林,你要媳婦不?”加林笑了笑說:”想要也沒合適的。”

“你看巧珍怎樣?”老光棍突然問他。

加林的臉刷地紅了,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

德順爺爺笑瞇瞇地說:”我看你們兩個最合適!巧珍又俊,人品又好;你們兩個天生的一對!加林,你這小子有眼光哩!”

加林有點慌恐地說:”德順爺爺,我連想也沒想。”

“小子,甭哄我,我老漢看出來了!”

加林向他努了努嘴,說:”好爺爺哩,你千萬不敢瞎說!”

德順爺爺兩只老皺手抓住他的手說:”我嘴牢得鐵撬都撬不開!我是為你們兩個娃娃高興??!好??!就像舊曲里唱的,你們兩個’實實的天配就’……”

中午,他和德順爺爺犁罷地往回去,在村口突然又碰見了馬拴。他還和上次一樣,里外的確良,推著那輛花紅柳綠的自行車。加林有點不愉快地想:他肯定又是到巧珍家去了。

馬拴把加林熱情地擋在了路上。他先不說什么,等德順老漢走前一段以后,才開口說:”高老師,唉!我在劉立本家都快把腿跑斷了,人家巧珍根本不理茬嘛!我這見廟就燒香哩,你是這本村人,又是先生,你大概也和立本子熟著哩,你能不能也從旁給我也一把力?”

高加林心里很不痛快,但他盡量不在臉上露出來。他勉強笑了笑,對馬拴說:”你別再瞎跑了,巧珍已經看下對象了。”

“誰?”馬拴吃驚地問。

“你慢慢就會知道的……”

高加林說完,繞開喪氣的馬拴,回家去了。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共一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這是一部看完上一章,還想繼續看下一章的作品。路遙一知馬力嘛!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