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斜陽 三 · 3

[日]太宰治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我照他信上寫的,讓阿關偷偷將錢送到上原先生的公寓去了。然而,弟弟在信中的發誓全是謊言,他沒有去鹽原別墅,毒癮反而越來越加重了??墒撬麑憗硪X的信的語句又充滿了痛苦,近乎哀求,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這回無論如何一定戒掉,叫人不由得背過臉去不忍心讀下去,我一面想著這說不定又是撒謊,一面卻情不自禁又叫阿關將我的胸針之類賣掉,把錢送到上原先生的公寓。

“上原先生是個什么樣的人?”

“個頭矮小,臉色很難看,待人也很冷淡,”阿關回答說,“不過他很少在公寓里,基本上就他太太同一個六七歲的女孩兒在家。這位太太人不怎么漂亮,不過倒是很和氣,看樣子也很能干。把錢交給這位太太,倒是可以放心了?!?/p>

那時候的我同現在的我比較起來簡直像另外一個人——不,甚至根本無法做比較——我那時是個不懂得憂衣慮食、只會渾渾噩噩過日子的人,但盡管如此,經不住弟弟接二連三地來要錢,而且金額越來越大,我終于擔起心來。有一天觀賞完能樂[19]回來,到了銀座就讓汽車先回去,然后一個人步行去京橋造訪茅野公寓。

[19] 日本傳統戲劇形式之一。

上原先生獨自坐在房間里看報。他身穿條紋夾和服,外面罩一件藏青地碎白花紋的翻領褂子,看上去既像老年人又像年輕人,像只見所未見的奇獸——這就是他第一次給我的古怪印象。

“我老婆……剛好和孩子一起……去領配給食品了……”

他略帶鼻音斷斷續續地對我說,看來他把我當作了妻子的朋友。我說告訴他我是直治的姐姐,上原先生聽罷,哼了一聲笑了。說不出為什么,我突然打了個寒戰。

“到外邊去吧!”

說著他已經披上外套,從木屐箱里取出一雙新木屐穿上,動作麻利地穿過公寓走廊往外面走去。

初冬日暮時分,外面朔風凜冽,感覺像是從隅田川河上吹來的風。上原先生略微聳起右肩,頂著寒風,朝筑地方向默默走著,我則幾乎是一路小跑地跟在他后面。

我們來到東京劇場后面一幢樓房的地下室。二十席大小的狹長房間里,有四五組客人對坐在桌子兩旁,靜靜地喝著酒。

上原先生用玻璃杯喝酒。他另外拿了只杯子,給我也倒上酒。我喝了兩杯,一點也沒有感覺。

上原先生一面喝酒,一面吸著煙,就是一句話也不說。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不過感覺很放松,心情也很安適。

落`霞`小`說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喝點酒就好啦,可是……”

“???”

“不,我是說你弟弟。他改喝酒就好了。從前我也吸食麻醉藥上過癮,人們對麻醉藥中毒總覺得有些可怕,其實酒精也沒什么兩樣,可是人們對于酒精卻出乎意外地寬容。我把你弟弟改造成一個酒鬼,你不反對吧?”

“酒鬼我也見到過一次。新年的時候我剛要出門,我家司機的一個熟人像惡鬼似的滿臉通紅,坐在車子的副駕駛席上呼嚕呼嚕睡大覺。我嚇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叫起來,司機說這人是個酒鬼,拿他沒辦法,然后把他從車上拉下來,扛在肩上,不知送到什么地方去了。那人就像沒有骨架子似的,身子癱軟著,可嘴里還不停地嘟囔著。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酒鬼,倒覺得蠻有趣的?!?/p>

“我也是個酒鬼?!?/p>

“是嗎?不過,您不一樣吧?”

“你也是酒鬼?!?/p>

“沒有的事。我見過酒鬼,完全不一樣啊?!?/p>

上原先生這才快活地笑了,說道:“你弟弟也許不會成為酒鬼,但不管怎樣,讓他變成一個愛喝酒的人總歸沒壞處。我們走吧。太晚了你會不方便吧?”

“不,不要緊的?!?/p>

“說實話,其實是我不喜歡這里,太局促太狹窄了,氣都喘不過來。服務員,結賬!”

“是不是很貴???錢不多的話,我有……”

“是嗎?那么就你來付賬吧?!?/p>

“不知道夠不夠呢?!?/p>

我瞧了瞧手提包里面,告訴上原先生有多少錢。

“有這些個錢,足夠再喝兩三家的哩。你在跟我開玩笑!”上原先生皺緊眉頭說道,隨后又笑了。

“您還要上什么地方再去喝嗎?”

聽我這樣問,上原先生一本正經地搖著頭說:“不,已經夠了。我替你叫輛出租汽車,你回去吧!”

我們踏著地下室昏暗的樓梯走上去。走到大約一半時,前面的上原先生唰地回過身來,迅速地親了我一下。我雙唇緊閉,接受了他的吻。

我并不怎么喜歡上原先生,不過自從那之后,我心里卻開始萌生了那種“秘密”。上原先生咯篤咯篤小跑著上了樓梯,我懷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清澈的心情慢慢走上樓梯,來到樓房外,河風吹在雙頰上,感覺非常舒爽。

上原先生替我叫了輛出租汽車,我們一語不發默默地分了手。

乘在左右搖晃的車內,我忽然間感到這世界一下子變得像大海那樣寬闊了。

“我有情人呢!”有一天受到丈夫責罵,感覺心情孤凄悲涼,于是猛地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我知道。是細田吧?你無論如何也不肯斷了那份念想?”

我默不作聲。

以后每當夫婦間因某件瑣事發生爭吵時,我們必定會扯到這個話題。這樣下去可不行——我暗自想。好像剪裁衣服的時候弄錯了衣料,便不可能再將它縫制成合心的衣服了,唯有丟棄掉,重新另選一幅合適的衣料剪裁。

“莫非……那個……你肚子里的孩子?”

有天晚上,丈夫竟這樣發問道。我當時覺得可怕極了,渾身止不住戰栗。如今想起來,我和丈夫那時候都還太年輕,我不知道什么是戀,甚至不懂得什么叫愛,我因為癡迷細田先生作的畫,以至在誰面前都毫不忌諱地宣揚:“要是能夠成為細田先生的夫人,那日常生活該會是多么美滿呀。不同那樣品位高雅的人結婚,結婚簡直就毫無意義?!蔽乙虼硕淮蠹艺`會了,雖說我根本不懂得戀啦愛啦什么的,卻滿不在乎地公然表示自己喜歡細田先生,并且也不試圖解釋,于是事情亂了套,連我腹中的小寶寶也成了丈夫的懷疑對象。盡管雙方誰也沒有公開說要離婚,但不知不覺中周圍人的異樣眼光越來越明顯,于是我同陪嫁的女傭阿關一起干脆回了娘家,后來生下死胎,接著又一病不起,跟山木的關系也從此徹底斷絕。

對于我的離婚,直治似乎也感覺到負有責任似的,他說了句:“我去死好啦!”說罷便哇哇大哭起來,臉上滿是悲觀沮喪的神情。我問弟弟一共欠了藥房多少債,結果那數額之大嚇了我一跳。而且后來才知道,這個數目還是假的,因為弟弟不敢說出實際數額來,實際總的欠債是弟弟當時告訴我的大約三倍。

“我和上原先生見過面了,他是個好人。以后你就同上原先生一塊兒喝喝酒、清閑清閑吧,怎么樣?酒的話反正不貴,酒錢我隨時可以給你。還藥房欠債的事你也不用擔心,總會有辦法解決的?!?/p>

聽說我和上原先生見過面,還說他是個好人,似乎讓弟弟感到非常高興。那天晚上,弟弟一接過我給他的錢,馬上就到上原先生那兒找他消閑去了。

吸食藥品上癮也許是一種精神上的病吧。我稱贊上原先生幾句,還向弟弟借上原先生寫的小說看,看過后直說他了不起。弟弟聽了道:“姐姐你能理解得了嗎?”不過他仍然顯得非常高興,“你讀讀這個吧?!庇帜昧松显壬钠渌髌方o我看。漸漸地,我還當真認認真真讀起上原先生的小說來了,并和弟弟兩人常常談論上原先生。弟弟幾乎每天晚上大搖大擺地去找上原先生玩,看來他是照著上原先生的計劃,興趣逐漸轉移到喝酒方面去了。

關于藥房還債的事情,我偷偷找母親商量。母親一只手蒙住臉,一動不動呆定了許久,然后抬起頭來,神情凄慘地笑著說:“怎么想也想不出什么好辦法。也不知道需要還幾年,不過我們還是每個月給人家還一點吧!”

如今,那些事情已經過去六年了。

葫蘆花。啊,想必弟弟也感到非常痛苦。而且,前路阻塞、人生迷惘,該做什么事情,如何去做,直到現在恐怕他都還沒有琢磨明白吧?每天每天,他大概都是揣著死的念頭沉溺在酒中吧?

索性橫下心來回歸本性,做個品行不端的人會怎么樣?這樣一來,弟弟也許反倒會感到輕松吧?

“品行端良的人有沒有呢?”那筆記本里寫有這樣一句話。照此來看的話,我覺得自己也是個品行不端的人,舅舅也是個品行不端的人,甚至覺得母親好像品行也不端。所謂品行不端,大概是指人的性情溫厚典雅吧?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共一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所謂品行不端,大概是指人的性情溫厚典雅吧?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