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八幕 康河上的嘆息 · 五

江南2018年06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老家伙不理睬他,自顧自地講述:“我還?;貏蛉?,但那個校園里已經沒有我認識的人,我曾在那里就讀的一切證據也都被時間抹去了。我總不能拿出當年的畢業證書,對人說我于1897年畢業于劍橋神學院,那樣他們會認為我是個瘋子,或者怪物。我跟人聊天說我只是個游客,年輕時很向往劍橋。一個人走在校園里,看著來來往往的學生們穿著T恤和運動鞋,拿著各種手持式電子設備,他們不再討論詩歌、宗教和藝術,而一心鉆研如何去倫敦金融城里找份工作??晌伊魬俚哪切┠??我傾慕的女生們呢?她們漂亮的白綢長裙和牛津式白底高跟鞋呢?我們曾經在樹蔭下討論雪萊詩篇的李樹呢?都成了舊照片里的歷史。我和年輕人們擦肩而過,就像是一個穿越了百年的孤魂?!?/p>

昂熱頓了頓,“你怎么理解‘血之哀’?”

路明非一愣。血之哀?從沒理解過,古德里安說混血種生存在人類的世界中就像迷路的羔羊般悲哀,但路明非一直覺得很扯淡。哀什么?因為正常人不能用言靈你能用?太搞笑了!要是他路明非有愷撒的“鐮鼬”,只消豎起耳朵聽聽女生和自己說話時的心率,就知道她對自己有沒有意思了;楚子航的“君焰”也湊合,隨身自帶煤氣爐,野餐時單手托鍋就能做炒飯,另一手還能燒水泡茶。

哀個鬼??!為什么要因為自己比別人多一些而悲哀?人只會因為別人有的自己沒有而悲哀吧?好比下雨天別人有車來接,而你得把衣服脫下來蒙在頭上跑回家;又好比家長會上別人背后坐著一爹一娘跟倆門神似的,而你靠著空蕩蕩一塊白墻;再好比別人出國舉家相送,在安檢入口執手相看淚眼,跟女朋友激情擁抱約定暑假一定回來相見,而你一個人拖著巨大的行李箱走過漫長的安檢通道……

這么想來……其實他的人生才夠衰的。

他以前上課開小差讀《射雕英雄傳》,一代高手黃藥師看到女兒不乖,非要跟傻小子郭靖不離不棄,不禁想起死去的老婆,揮手打死兩匹駿馬,悲從中來,狂吟西漢大儒賈誼《鵩鳥賦》中的名句說,“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泵^不小武功不高的二把刀俠客韓寶駒聽不懂,就問他兄弟朱聰,老東西搞什么飛機?朱聰有點文化,解釋說,老東西的意思是,人這一生就是很煎熬呀,好似一個大爐子把人放在里面烤,心里很難過。韓寶駒很不屑說,奶奶的!老東西武功那么高,還有什么苦惱?

十個人里大概有九個會覺得韓寶駒沒文化,只有路明非覺得韓寶駒說得對。黃藥師老俠那么文藝又那么容易難過,讓他與韓寶駒對調一下身份,他換么?韓寶駒神經大條又歡樂,到死都在跟好兄弟們講義氣,就是武功差點。如果黃老俠不愿意換,就說明他的難過很虛偽。

什么高手最寂寞?孤獨的人都是裝腔作勢,你總擺出孤獨的pose那是因為你還沒吃夠孤獨的苦,還覺得這pose蠻拉風的。

真正孤獨的人從來不去想它,因為如果你已經很孤獨了,又救不了自己,你所能做的只是不想。但那時的路明非還并不明白這個道理……他在深夜里坐在天臺上眺望遠處的燈火通明,想象自己牛逼起來的一天,咧嘴無聲地傻笑。

昂熱陷入了漫長的沉思,直到雪茄煙蒂燙到了他的手。

“每一次我乘飛機越過倫敦上空時,我都會往下看,尋找康河,然后沿著康河找嘆息橋……你知道嘆息橋的由來么?一百年前劍橋有一條校規,違反校規的學生被罰在那座橋邊思考,我們總是一邊思考一邊嘆氣?!卑簾崽蛑例X,忽然笑得格外開心,“你是不是覺得我說話前后矛盾?我一邊感慨說劍橋已經不是當初的樣子,一邊說我還是很留戀它?!?/p>

“總之我確實沒聽懂?!甭访鞣抢侠蠈崒嵉爻姓J。

“今天的劍橋對我而言只是一百年前那個劍橋的幻影,但我還會不由自主地、一次又一次地回那里去。站在那里我仍會覺得溫暖,隱約聞到一百年前的氣息,記憶中的白綢長裙和牛津式白底高跟鞋又鮮明起來?!卑簾彷p聲說,“我沒有親人,最好的朋友都死了,在混血種中我都活到了令人悲哀的壽命。這個世界對我而言剩下的值得留念的東西已經不多了,就算我把所有龍王都殺了又怎么樣?我的劍橋還會重現么?我的朋友們還會復活么?我仰慕的女孩們還會從墳墓里跳出來,和她們同樣變成枯骨的丈夫離婚來投奔我的懷抱么?穿著我最喜歡的白綢長裙和牛津式高跟鞋?連我都覺得自己活著的意義都隨時間流逝了,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理由也太脆弱了?!?/p>

老家伙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眼角拉出鋒利的紋路,“但是!我依然不能允許龍族毀掉這一切,如果他們毀掉劍橋,我連緬懷的地方都沒有了,如果他們毀掉卡塞爾學院,我就辜負了獅心會朋友們的囑托,如果他們毀掉我暗戀過的女孩們的墓碑,我必須和他們玩命。因為我生命中最后的這些意義……雖然像是浮光中的幻影那樣縹緲……但也是我人生中僅有的東西了!”他用力把雪茄煙頭噴出車外,“誰敢碰我的最后一塊奶油蛋糕,我怎么能不跟他們玩命?”

路明非傻了。

見鬼!從沒想過……原來這老家伙……是那么一個“孤強”的男人??!他開著豪車、穿著訂制西裝、挎著美貌少婦風頭很勁,像個老得離譜的花花公子,可他這股兇狠的勁頭暴露出來,真如那把從不離身的折刀般懾人。

“明非,那你的理由呢?是什么脆弱的理由,讓你沒有在某一天在天臺上乘涼的時候忽然興起跳下去?”昂熱挑了挑眉。

“什么意思?什么跳下去?”

“每個人都有活下去的理由啊,所以我們沒有high起來就去跳個樓什么的?!?/p>

“為了還沒泡上的女朋友不夠么?”

“不夠!”

“那為了還沒上市的《三國無雙6》和《星際爭霸2》呢?”

“還不夠!”

“那好吧,我嚴肅認真一點,其實我還是很想再見見我爸媽的,雖然他們對我挺不夠意思那么多年也不回來看我一眼……”

“還不夠!”昂熱詭秘地笑了,“活著的意思……是在你快死的瞬間劃過你腦海的那些事啊……”

他忽然發動了引擎,油門踩到底,瑪莎拉蒂就像一條鯊魚昂首躍出水面,后臺摩擦著地面冒出滾滾青煙。路明非的尖叫和他自己都被瘋狂的加速度摁在了賽車座椅里。這才是這輛車動力全開的效果,短短的半分鐘內,它接近了400公里的時速,這是愷撒那輛布加迪才能達到的,以這種速度在普通高速公路上開,就像是用老式獵槍發射航炮的炮彈!原本沒多少輛車的高速公路忽然擁擠起來,如此高速下他們超過了一輛車無疑會很快遇到下一輛?,斏亠h著詭異的弧線擦著一輛又一輛車掠過,后面的車驚恐地鳴笛,鳴笛聲都因為極速被拉長,又迅速被拋下。對于一輛以200公里時速行駛的法拉利而言,這輛車從它身邊擦過,就像是它從一個站立不動的行人身邊擦過,相對速度都是200公里!

裝備部的瘋子們調試過它!毫無疑問!

路明非早該想到這件事,昂熱的言靈是能夠延長時間效果的“時零”,一旦他釋放這種言靈,這速度還遠遠不夠看的,跟自行車差不多。

一個喜歡開快車的瘋狂老頭,又擁有這種言靈,座駕怎么可能不是只跑到失控邊緣的猛獸呢?

可此刻他已經失去了邏輯分析的能力,不知道多少次他覺得就要撞上前面的車了,不知道多少次他覺得要被迅速的并線動作從車里甩出去,眼前光影繚亂,大腦缺血。

昂熱那個老家伙……卻戴上了墨鏡,迎著陽光大聲地唱起了什么老歌!

這其實就是老家伙的人生吧?活了130多年卻一直在慷慨赴死的人生,永遠都在高速往前沖不知道什么時候撞到墻上就會粉身碎骨的人生,習慣了也能大聲唱著歌無所畏懼。

“有沒有感覺到往事撲面而來啊,明非?看見前面那輛慢吞吞的老式甲殼蟲了么?我們就要撞上去了!快想!”老家伙哈哈大笑。

媽的!真的有在想,可是想不出來,腦海里空空如也……這渣一般的人生中有什么最不舍的瞬間?

嬸嬸家樓頂的天臺?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曾坐在那里對著燈海發呆,幻想有一天有人會帶自己去看全新的世界??扇缃袼€能回去么?

那些個陽光燦爛的下午,坐在長椅上看書的陳雯雯和她仿佛透明的白棉布裙子?可是這些關他路明非什么事?

三峽水底從潛水服中走出來的諾諾,哦呀!穿著三點式泳衣,這讓人流鼻血!可是這女孩和她傲人的好身材乃至她的泳衣都屬于頭頂那條船上的大哥??!

真的沒有什么其他可想的了么?自己的人生居然就是這些零碎組成的?沒什么值得不舍的啊,他所念的所想的要不是白日夢要不是人家的女朋友,這么說來……好像喝high了跳個樓什么的也不是不能考慮……

忽然間鮮潤的、張揚的翠綠色撲面而來,仿佛一望無際的森林,陽光從那些樹葉背后透過來,照亮路明非的眼睛。他的瞳孔放大了,全身過電一樣微微顫抖。他又一次看見了小時候住的老房子,窗外掛滿爬墻虎新生的枝條,陽光被濾成綠色才允許進入這間屋子,他是個小小的孩子,等著爸爸媽媽下班回來。另一個小小的孩子站在他身邊,抱著他的頭……

“哥哥,要活下去啊,”孩子輕聲說,“我們都要活下去,生命是我們僅有的……一切了!”

路鳴澤!

媽的!怎么回事?那是自己的童年??!這個小魔鬼什么時候連自己的童年都侵入了?而且說出那種又老土又搞笑又悲情的臺詞來,還男男相擁?我靠!真想吐??!

可是他的眼淚忽然流了下來,不知道為什么。

很難過,忽然間。

“我們的火……要把世界……都點燃!”路鳴澤輕聲說。

瑪莎拉蒂緩緩地減速,靠在路邊。老家伙瞥了路明非一眼,遞了兩張紙巾給他,自己拿出一根新的雪茄,“看起來很有感觸嘛!不過不用跟我說。每個人都有要活下去的理由,想清楚了記住就好。我們就是為了這些脆弱的理由對抗龍族的,雖然脆弱,但也是僅有的?!?/p>

路明非擦擦臉,點點頭,“我靠!丟人了?!?/p>

想起來真是不值啊。有大把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的東西比他多十倍百倍,房子車子、女朋友,每天high到爆的美好生活,遠大前途什么的更不必說。結果卻是他這種一無所有的家伙要去拯救世界。不該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么?可自己賣命的時候趙孟華正摟著柳淼淼的細腰不知道在哪兒溜達呢?自己到底起個什么勁兒?

可是忽然間就那么那么的不甘心??!我們的火……要把世界……都點燃?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共 15 條評論

  1. 宋習遠說道:

    我們的火,要把世界都點燃

  2. 宋鴻兵說道:

    我們的腚要把牢底都坐穿。

    1. ?說道:

      你是秀兒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2. 匿名說道:

      ???????????????

    3. 路人甲說道:

      把我的洗腳水端上來我要給秀兒燙一碗蛋花湯

    4. 匿名說道:

      咳咳,中央特邀評論員。

    5. 他還一號說道:

      我們的吊要把褲子都頂爛!

  3. 路鳴澤說道:

    哥哥,我們的火,要把世界,都點燃。

  4. 魅無雪說道:

    每個龍王都有個雙生子,路明非也有一個弟弟。所以最大的王是路明非

  5. 路明非說道:

    我們的火要把世界都點燃

  6. dio 昂熱說道:

    路明非黑龍王我猜的,感覺好牛逼

    1. 匿名說道:

      或者世界樹也是有可能的

  7. 火車王說道:

    我是火車王
    我們的火要把世界都點燃 我們的話要把仇恨都拉完

  8. 問好說道:

    為什么非的叔叔沒有龍族血統

  9. 匿名說道:

    凡王之血,必以劍終
    汝必以痛,償還僭越
    汝必以眼,償還狂妄
    汝必以血,償還背叛
    我重臨世界之日,諸逆臣皆當死去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