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哈利·哈拉的手記(續篇) · 十六

[德]赫爾曼·黑塞2018年06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于是我立刻闖進鬧哄哄狂奔的世界里了。道路上汽車疾駛著,有的汽車還安裝了鐵甲,追逐著行人,或者把人輾成血肉模糊,或者把人擠死在家家戶戶的墻壁上。我立刻明白了。這是人和機器之間的戰爭,長期以來受到準備、受到預料、受到恐懼的戰爭,現在終于爆發了。到處都是死人,到處都躺著四分五裂的人。到處都躺著粉碎、扭曲、半燒毀的汽車。飛機在這悲慘的混亂景象上盤旋。那架飛機也被步槍和機關槍從許多屋頂和窗戶射擊。所有的墻壁上都貼著煽動、鼓舞的海報,以有如火把般燃燒的斗大文字,號召人民奮勇團結對抗機器,要人民打倒借助機器之力,壓榨他人血汗,身穿華服、涂抹香水的富豪,要人民打倒巨大的、陰險的、有如魔鬼般咆哮的汽車!要人民放火燒掉工廠、拯救傷痕累累的大地,減少人類,讓綠草再度長出來,把這個布滿灰塵的水泥世界變成森林、草地、原野、小河和沼澤地!而別的海報則正好相反,以優美的畫、華麗的文體、沒有那么孩子氣的柔軟色彩構成,具有非凡的、精明的才華。這些海報和前面的海報完全不一樣,以會讓所有的資產階級、所有的具有學識良心的人感動的字句,警告無政府主義所帶來的混亂的危險。并且以真正的感激,歌頌秩序、工作、財產、文化、權利的幸福,贊美機器是人類最偉大的、最后的發明。我沉思著,贊嘆著,看著那些紅紅綠綠的海報。那燃燒般的雄辯、高壓的理論,給我留下異常強烈的印象。那些主張都是正確的。我衷心同意他們的說法,在每一張海報前停下來仔細讀著——雖然周圍相當激烈的射擊嚴重地妨礙了我看海報?,F在主要的事情已經明確了。那就是戰爭。激烈的、純粹的、可以高度共鳴的戰爭。并不是為皇帝、為共和政治、為爭奪邊境、為國旗或顏色,為那種裝飾性質的、演戲性質的、歸根結底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戰,而是由于每一個人感到無法呼吸了,感到生活真的已經無樂趣可言了,所以適當地表示不滿,要全面破壞白鐵的廉價文明世界,努力要辟出路來的戰爭。我看到所有人的眼睛里,破壞的欲·望和殺人的欲·望都在快·活、正當地笑著。這朵野性的紅花也在我自己的身上高大、粗壯地綻放著,笑得不輸任何人。我欣然允諾參加戰爭。

但最讓我感到高興的還是我的同學格斯塔夫突然在我身旁出現了。數十年來他一直音訊全無,不過從前在我小時候的同學當中,他是最粗暴、最壯碩、精力最旺盛的少年??吹剿堑{色的眼睛又對我使眼神,我開懷笑了。他一眨眼睛,我立刻高興地跟著他去。

“咦,格斯塔夫,”我快·活地叫道,“竟然還能再遇到你!你到底在做什么呢?”

他發出和少年時代完全相同的叫人討厭的笑聲。

“笨蛋,難道你非得突然向我提出笨問題、說傻話不可嗎?我是神學教授。這樣你該明白了吧?不過幸運的是,現在已經不流行神學了?,F在流行的是戰爭。跟我來吧!”

剛好那時候有一輛小汽車朝我們飛快地奔馳過來,他一槍擊落司機,有如猴子般敏捷地飛跳上汽車,把汽車停住,讓我坐進去。隨后我們像魔鬼那樣快速地從步槍和掀翻的汽車之間穿過去,從城里沖到郊區,再從郊區向外面疾馳。我問朋友:

“你站在工廠老板那一邊嗎?”

“那只是興趣問題,等到了外面再想吧!不過,不,等一等。我贊成選別的黨派,雖然不管選哪一邊,結果當然都會完全一樣——我是神學家。我的祖先路德當時反對農民,幫助了王公富豪?,F在我想把那個做法稍微修正一下。這輛車真破,希望還能再撐個兩三公里!”

我們像風、像天使那樣快,發出轟隆聲響疾馳而去,進到寂靜的綠色景致中。我們越過好幾里路,穿過大平原,進入巨大的山岳中。我們把車子停在平滑發亮的道路上。路在陡峭的巖壁和低矮的護墻之間九轉十八彎地蜿蜒曲折上去,下面是藍色發亮的湖水。

我說:

“風景真好?!?/p>

“太漂亮了。也可以說是車軸道路。這里應該有很多車軸會斷裂的。小哈利,你看看!”

路旁長著一棵大松樹??梢钥吹剿蓸渖戏接幸婚g用木板搭蓋的像是小屋似的東西。那是瞭望所,是獵人守候獵物的地方。格斯塔夫哈哈笑著看著我,藍色的眼睛狡猾地眨著。我們急忙下了汽車,爬上樹干,屏息藏在瞭望所里。我非常喜歡那里。我找到了裝著步槍、手槍和子彈的箱子。還不等我們稍微歇口氣,準備好射擊臺,一輛大型的豪華汽車就已經從最近的轉彎處那里,目中無人地拉響沙啞的喇叭聲,怒吼著飛快地爬上閃閃發亮的山路來了。我們已經把槍拿在手中,緊張得難以言喻。

“瞄準司機!”格斯塔夫迅速下達命令。大汽車剛好通過我們下方。我立刻對好準星,扣下扳機。我瞄準的是司機的藍色帽子——司機頹然倒下,車子繼續向前沖,撞上巖壁反彈回來,有如又大又肥的熊蜂般,既重又猛地撞擊著低矮的護墻,翻了個筋斗,發出短暫的轟隆聲響,飛過護墻,朝谷底深處墜落下去。

“解決了!”格斯塔夫笑著說,“下次換我了?!?/p>

立刻又有一輛車開了過來。三四個人擠在座椅上。面紗從一個女的頭上,有如水平固定住一般向后面飛揚著。那條淡藍色的面紗讓我感到確實有些可惜,因為在那下方或許有最美麗的女人臉龐在笑著。??!即使我們在模仿盜賊的行徑,可是遵從偉大的范例,讓我們不把勇敢的殺人欲·望施加在美麗的女人身上,應該也是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的??墒歉袼顾蛞呀涢_火了。司機抽搐一下,向前方倒了下去。車子撞上筆直的巖壁高高彈起,翻了個筋斗,車輪朝上,躺在道路上。我們等待著,可是并沒有人在動著的跡象。簡直就像落入陷阱似的,人被壓在車子底下,沒有一絲聲響。車子依然發出咔嗒咔嗒的聲響,車輪滑稽地在半空中轉動著,突然間,車子發出驚人的爆炸聲,被鮮紅的火焰包圍了。

“那是福特車,”格斯塔夫說,“我們得下去清理路面,讓車子可以通過?!?/p>

我們從樹上下來,看著燃燒的火堆。車子很快就燒完了。剛才火在燃燒時我們砍下小樹做成杠桿,接著把燒完了的殘骸撬起來推到旁邊,翻過道路的護欄,推落谷底。樹叢中久久地發出碰撞的聲響。死者當中的兩人,在汽車翻轉時滾落下來,躺在那里。衣服上到處都有燒焦的地方。一個人的上衣幾乎沒有任何損傷。我們掏著那人的口袋,看看能否查出身份來。翻出來了一個皮夾,里頭裝著名片。拿起一張來看,只見上面寫著“塔特·托瓦姆·亞西”。

“好奇怪的名字,”格斯塔夫說,“不過事實上,我們殺死的人叫什么名字,并沒有什么關系。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可憐的家伙。名字無關緊要。世界非毀滅不可。我們也要一起毀滅。如果世界能夠在水中泡上10分鐘,那應該是最輕松的解決辦法。那么,繼續工作吧!”

我們把死人丟到汽車后面去。立刻又有別的汽車響著喇叭上來了。我們隨即從道路上一起掃射。汽車有如東倒西歪的醉漢一般,兜著圈子前進了些許,隨后就翻了個身,氣喘吁吁地動也不動了。一名乘客一直坐在里頭,是一個年輕的漂亮姑娘,沒有受任何傷,只是臉色蒼白,抖得非常厲害地出來了。我們很友善地和她打招呼,說希望能幫上她什么忙。她驚嚇過度,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仿佛瘋了般凝視我們片刻。

“我們先去看那個老紳士?!备袼顾蛘f著,轉向依然緊抓住死去的司機后面的座席不放的乘客。那是花白的頭發剪得短短的紳士,睜開聰明的淺灰色眼睛,顯然受了重傷,至少有血從嘴里流出來。他的脖子僵硬地斜斜伸長著,看起來讓人心里發毛。

“老先生,對不起,我叫格斯塔夫。我們冒昧地殺了你的司機。能否請問尊姓大名?”

老人的灰色小眼睛顯得冰冷而悲傷。

“我是檢察總長雷林,”他緩緩地說,“你們不止殺了我可憐的司機,也要殺掉我了。我顯然已經不行了。你們為什么向我們開槍呢?”

“因為你們超過了速度限制?!?/p>

“我們是按照規定的速度跑的?!?/p>

“檢查總長閣下,即使昨天是依照規定,今天也不會一樣。我們今天的意見是,不管汽車以怎樣的速度跑,全都是超速。我們今天要把所有的汽車都破壞掉。別的機器也要破壞?!?/p>

“也包括你們的步槍嗎?”

“只要有那個時間,也會輪到破壞步槍。也許明天或后天,我們就可以把一切都解決掉了。正如你所知道的,我們的歐洲大陸人口或許太多了。這里非做個泄洪口不可?!?/p>

“你們看到人就射擊嗎?”

“沒錯。這對某些人來說,當然是很令人同情的。比如要是射擊那個年輕漂亮的女性,不是很可惜嗎——那是你女兒嗎?”

“不是,是我的速記秘書?!?/p>

“那很好?,F在請你下車,不然我們就要把你拖下來了。汽車要受到破壞?!?/p>

關注一下 ·印象周刊· 公眾號 和我們保持聯系!·

“還是連我也一起破壞的好?!?/p>

“隨你的意思——請讓我再問一個問題!你是檢察官吧?我總是無法了解為什么人能夠成為檢察官。你是靠檢舉其他的人——通常是可憐的家伙——宣判他們有罪生活的。是不是那樣的呢?”

“一點都沒有錯。我完成義務。那是我的職責。就和殺死經由我做出宣判的人是劊子手的職責是一樣的。你自己也在執行同樣的職責。你不是在殺人嗎?”

“對。只不過我們并不是出于義務而殺人,而是為了讓自己滿足,不,應該是出于不滿,出于對世界感到絕望而殺人。所以殺人是一種樂趣。你沒有在殺人中感受過樂趣嗎?”

“你所說的非常無聊。拜托,如果你們不知道義務的觀念的話,請把你們的工作執行到底……”

他閉口不言了,扭曲著嘴唇,仿佛想吐口水似的??墒侵怀鰜硇┰S黏在下巴的血。

“請等一等!”格斯塔夫很有禮貌地說,“我確實不知道什么是義務的觀念。已經不知道了。以前我在職責上非常重視義務的觀念。我曾經是神學教授,此外我還當過兵,參加過戰爭。我認為是義務的事情,以及政府當局和上級時時命令我做的事情,都不是好事情,我幾乎每次都做相反的事情。但即使已經不知道義務的觀念,我也還是知道罪的觀念?;蛟S這兩個觀念是相同的。我母親生下我后我就背負著罪,被宣告必須活著,擔負著隸屬某個國家、成為士兵、殺人、為軍備繳稅的義務?,F在在這個瞬間,就像從前戰爭時那樣,生存的罪催促著我,讓我非再度殺人不可。這次并非不情愿地殺人,而是聽命于罪。我一點都不反對把這個愚蠢可笑的、讓人感到窒息的世界化為粉碎。我很樂意協助,樂意連自己也一起毀滅?!?/p>

檢察官努力地想讓沾著血的嘴唇露出些許微笑來。雖然算不上是燦爛的微笑,不過可以看出他的善意。

“很好,”他說,“那么我們是同事了。請你履行你的義務?!?/p>

美麗的少女那時候坐在路旁昏倒了。

這時候又有一輛汽車響著喇叭,以最快的速度跑過來了。我們將少女拖到一旁,身體緊貼著巖壁,讓過來的車子撞上前面那輛車的殘骸。那輛車子緊急煞車,車身雖然倒豎起來,不過并沒有受到損傷。我們飛快拿起步槍,瞄準這些新來的人。

“下來!”格斯塔夫命令道,“雙手舉起來!”

3個男人從車上下來,乖乖地高舉雙手。解憂雜貨店小說

格斯塔夫問:

“你們當中沒有誰是醫生嗎?”

他們回答說沒有。

“那么你們小心地把這位紳士從座席上抬下來。他受了重傷。然后請用你們的車子把他載到附近的鎮上去???,幫我一下!”

不一會兒,老紳士被抬進另外那輛車子里。格斯塔夫下了命令,他們就開走了。

這時候女速記員已經清醒過來,看到了以上的經過。能夠獲得這樣美麗的獵物,我感到很滿意。

“小姐,”格斯塔夫說,“你失去雇主了。我認為那個老紳士在別的方面和你并不親密,這次換我雇用你。請你成為我的好伙伴!好了,時間不多了,不能再待在這里了。小姐,你會爬樹嗎?會?那么爬上去吧!我們把你夾在中間,拉你一把?!?/p>

于是我們3人盡快爬到樹上的小屋里去。那個小姐在上面感到有些想吐,不過給她喝了白蘭地后立刻就好了,她很欣賞湖和山的美麗風光,她說她叫朵拉。

之后下方馬上就來了一輛汽車,沒有停下來,小心翼翼地開著,通過掀翻的車子旁邊后,就突然加快了速度。

“竟然想逃!”格斯塔夫笑著,射殺了司機。車子跳動了一下,砰地撞上護墻,把墻給撞穿了,斜斜地吊在懸崖上。金庸小說全集

“朵拉,”我說,“你會用步槍嗎?”

朵拉不會用,不過我們教她怎樣填子彈。開始時笨手笨腳的,把手指給弄傷了,流出血來,她號啕大哭,要我們給她藥膏。但格斯塔夫告訴她說這是戰爭,希望她能表現得像個堅強勇敢的姑娘,她這才不哭了。隨后她問:

“不過,我們會變成怎樣呢?”

“不知道,”格斯塔夫說,“我的朋友喜歡漂亮的女人,所以應該會成為你的朋友的?!?/p>

“但那些人會帶來警察和士兵,把我們給殺掉的?!?/p>

“警察什么的已經不存在了。朵拉,我們可以兩者選一。不是一直留在這上面,射擊所有想要通過的汽車,就是我們自己搭乘汽車逃逸,遭受其他人的射擊。無論跟隨哪個黨派都沒有什么不同。我選擇留在這里?!?/p>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