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四章 爆裂 · 2

[日]東野奎吾2018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你有沒有聽過被害者藤川雄一這個人?”草薙問湯川。

湯川一臉莫名其妙。

“我為什么會認識兇殺案的死者?他是名人嗎?”

“不,只是普通人,不過我認為你可能認識他?!?/p>

“為什么?”

“他是這所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的畢業生,大概是兩年前畢業的吧?!?/p>

“哦,這樣嗎?電視新聞沒講那么多。哪個系的?”

“我記得是能源工程學系?!辈菟S看著記事本答道。

“能工系嗎?那或許上過我的課??墒呛鼙?,我沒印象。也就是說,他的成績并不突出?!?/p>

?? 落·霞^小·說w w w…l u ox i a…c o m …

“他給人的印象就是默默無聞、不善交際?!?/p>

“這樣啊。你特意到被害者的母校,想必有特別的理由吧?!睖ㄍ屏送蒲坨R,這是他對某件事產生興趣時的習慣。

“也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理由?!辈菟S從上衣口袋拿出一張照片給湯川看,“我們在藤川房里發現了這個?!?/p>

“嗯……”湯川看著照片,皺起眉頭,“這不就是這棟樓旁的停車場嘛?!?/p>

“托你的福,我經常來這里,所以一看照片就知道是這邊的停車場。同事們很感激我呢,畢竟只憑照片,要查出拍的是哪里得花不少工夫?!?/p>

“或許吧。照片上的拍攝日期為8月30日,那是兩星期前了?!?/p>

“也就是說,藤川那天來過學校,我們想知道他來的目的?!?/p>

“可能是參加過什么社團,以畢業學長的身份回來的吧?!?/p>

草薙和湯川學生時代是羽毛球社的社員?!拔液吞俅ù髮W時的朋友聯系過了,他并沒有加入任何社團?!?/p>

“不是社團的話,”湯川兩手交叉抱在胸前,“是幫企業招聘嗎?不過也太晚了?!?/p>

“就算不晚,也絕不是企業招聘?!辈菟S斬釘截鐵地說。

“為什么?”

“我剛剛不是提了嗎?他‘原本’是上班族。藤川似乎在7月底辭掉了工作?!?/p>

“所以他現在沒工作嗎?那么,他是想請導師幫忙介紹新工作才過來的嗎?”湯川不解地偏著頭,將照片還給草薙?!暗珵槭裁匆耐\噲龅恼掌??”

“我才想問呢?!辈菟S看著照片答道。照片上的停車場可容納20輛車,卻只停了幾輛,沒什么特別之處。

藤川雄一大學時代應該是能源工程學系第五研究室的學生。聽草薙這么一說,湯川便表示他和那邊姓松田的助教很熟。

“松田是物理系畢業的,和我同屆?!边呑呦蛲ㄍ谖逖芯渴业淖呃?,湯川邊說。

“第五研究室研究的是什么呢?”草薙問。

“我記得第五研究室的主要研究題目是熱交換系統。松田應該是專攻熱力學?!?/p>

“熱力學?”

“簡而言之,就是研究熱與物體之間熱力性質的學問。從宏觀的角度來研究的話是熱力學,從原子或分子等微觀立場來研究的話便是統計力學,不過沒必要分開來看?!?/p>

“哦……”

早知道就不問了,草薙想。

到達第五研究室門口時,湯川說了句“你在這里等一下”,便徑自開門進去。片刻之后,門再度打開,湯川露出臉說,“和他說好了,他愿意接受你的訪問?!?/p>

草薙道過謝,走進室內。

這里是研究室兼實驗室,四處散亂著草薙完全無法理解的測量器和各種裝置。

窗旁的桌前站著一個瘦削的男人,身上的短袖襯衫扣子一直開到胸口。這個房間確實很熱。

湯川介紹兩人認識,男人叫松田武久。

草薙和湯川并列在折疊式的鐵椅上坐下。

“沒想到湯川有當刑警的朋友?!彼商锟粗菟S的名片笑道,他的話聲沒有抑揚頓挫。見草薙拿出手帕,他露出微笑,“抱歉,這里很熱吧。我正在做實驗?!?/p>

“不,沒關系……”

草薙原本想問是什么實驗,想想還是作罷,反正問了也不懂。

“你要問藤川的事情吧?!彼商镏鲃娱_口,似乎不想浪費時間。

“您知道這個案子嗎?”

面對草薙的問題,臉頰瘦削的助教點點頭。

“我昨晚看新聞時不知道是藤川,今天早上一個畢業的學生特地打電話告訴我,我才知道?!苯又商镛D向湯川,“我剛剛才和橫森老師談過這件事?!?/p>

“是嗎?直到他告訴我后,我才曉得被害者是我們學校的畢業生?!睖ㄖ钢菟S說道,“橫森老師也很驚訝吧?”

“是啊,他不光曾指導過藤川的畢業課題,還幫過他就業的事?!?/p>

“請問……”草薙插嘴問,“橫森老師是……”

“我們研究室的教授?!彼商锎鸬?。而且他表示藤川雄一那屆畢業生的就業指導老師,便是第五研究室的橫森教授。

“請問你最近見過藤川嗎?”草薙問松田。

“他上個月來過這里?!?/p>

草薙想,果然如此。

“那是什么時候?”

“我記得是中旬,大概是中元節(中元節又稱“七月節”或“盂蘭盆會”,為三大鬼節之一)之前?!?/p>

“中旬?過來這邊的原因是……”

“感覺沒什么特別的事,只是順便逛了一下。由于畢業生返校很平常,我沒有特別留意?!?/p>

“他說了什么嗎?”

“說了什么啊……”松田想了一會兒后抬起頭,“對了,他提到公司的事情,他好像辭職了?!?/p>

“我知道,他任職于仁科工學技術,沒錯吧?!?/p>

“仁科雖是小公司,不過并不差?!彼商锟粗鴾?,“橫森老師對他辭掉工作的事似乎有點在意?!?/p>

“原來如此?!睖c點頭。

“什么意思?”

“晚點再告訴你?!睖▽Σ菟S眨了眨眼。

草薙嘆口氣后,又望向松田。

“藤川對辭職的事說了些什么?”

“他沒有說得很詳細,我也不好開口問。不過他表示要重新開始,我也就放心了,讓他有什么問題再找我商量?!?/p>

松田回憶當天藤川并未談到希望老師幫忙再找工作,之后也沒有再聯系。

“這么說,藤川此后便沒有再來過?”

“是的?!?/p>

“真奇怪?!睖ǔ雎暤?,“他上個月底應該來過的?!?/p>

“不,我沒見過他?!彼商镎f。

草薙遞出方才的照片,松田看了露出訝異的表情。

“是這里的停車場。這張照片怎么了?”

“我們在藤川家里找到的。日期是8月30日沒錯吧?”

“沒錯?!彼商锿嶂^,“他為什么要拍這樣的照片呢?”

“請問,你認為藤川還可能去校園中的哪些地方?”

“這個嘛……我記得他不曾參加過社團,所以不是很清楚他會去哪里。留級生或研究生中或許有人認識他,不過我不知道有哪些人?!?/p>

“這樣嗎?”草薙再度收起照片,“請問橫森教授今天在嗎?”

“他早上還在,但下午外出,今天應該不會回來了?!?/p>

“那我只好再跑一趟?!辈菟S對湯川使個眼色,于是湯川站了起來。

“很抱歉沒能幫上忙?!彼商锵虿菟S道歉。

“最后再請教一件事。關于這次的案件,你有沒有什么頭緒?不論怎樣的小事都可以?!?/p>

面對草薙的詢問,松田極力地回想,最后還是搖搖頭?!八呛芾蠈?、認真的學生,我不認為他會遭人怨恨。此外,我想沒人會因殺了他而得到好處?!?/p>

草薙點點頭,道過謝后起身。這時,他瞥見一旁的垃圾桶里棄置的報紙,便隨手撿起。

“哦,真有趣。老師也對這則新聞有興趣嗎?”草薙將報紙遞給松田,上面刊登著那件發生在湘南的爆炸案。

“那是橫森老師帶來的?!彼商镎f道,“不過那個案子的確很不可思議?!?/p>

“你怎么看那起案件?”湯川問。

“這個嘛,我完全沒有頭緒。炸藥應該是化學專業的領域?!?/p>

“那件事不是發生在我們轄區內,我們可是松了一大口氣?!辈菟S笑著將報紙放回垃圾桶。

“仁科工學技術公司主要生產管線設備。不過,可別以為是普通的水管線或下水道,他們生產的是像火力發電所或核能發電所裝備的熱交換機所使用的那種大型管線設備。橫森教授是那家公司的主要技術顧問之一,因此若有學生想到那里工作,只要他一通電話就能搞定?!背隽说谖逖芯渴?,湯川邊下樓梯邊說。

“那么,藤川是通過教授的介紹才進去那家公司的嘍?!?/p>

“很有可能,但情況或許相反?!?/p>

“怎么說?”

“也可能是仁科工學技術拜托教授介紹優秀的學生啊?,F在雖是就業冰河期,知名度不高的公司還是不容易找到好人才?!?/p>

“如果是教授推薦的就沒話講了,但重要的還是學生本人的想法吧?”

“提到這點可尷尬了,說是大四學生,其實根本還只是孩子。很少有學生對自己該進什么公司、想做什么工作有具體想法,因此有的只要教授強力推薦,便會迷迷糊糊地踏入教授介紹的地方。只是不知道藤川會不會也屬于這種類型?!?/p>

“也許他進公司兩年就辭職,正是這個原因吧?!?/p>

兩個人出了大樓,走到停車場。停車場大致呈正方形,四周圍著鐵絲網,但有門可以自由進出,目前停了13輛車。

“原則上,學生的車不能停在這里,如果對學生開放馬上就會停滿。最近的學生實在太奢侈了?!睖ㄕf道。

草薙拿照片比對實際場景,移動腳步??凑掌械奈恢?,藤川應該是隔著道路,從對面建筑物內拍攝的。

“老師,您在做什么?”一名年輕人邊問邊走近湯川,他的長發扎在腦后?!败囎颖蝗藧鹤鲃×藛??”

“我沒車,打算要買一輛,所以在看停車場里哪種車比較好?!?/p>

“您要跟木島老師和橫森老師比賽嗎?”

“啊,我想起來了,那兩位最近換了新車,是哪兩輛?”湯川環視著停車場中的汽車問道。

“現在好像都沒停在這里?!睂W生看了一眼后說,“木島老師是寶馬,橫森老師是奔馳?!?/p>

“聽到了嗎?當教授真賺錢?!睖ù蟠蟮財傞_手。

草薙看著照片,其中的數輛車里,確實有寶馬和奔馳,兩輛都閃耀著新車的光芒。他讓學生看照片。

“沒錯,這兩輛就是兩位老師的新車?!睂W生高興地說完后,歪著頭。

“這張照片該不會是那時候拍的吧?”

“那時候?”

“忘了確切日期,有個不認識的男人拿著相機拍這一帶的照片。啊,好像就是8月30日?!?/p>

草薙和湯川對望一眼,急忙掏出藤川雄一的照片。

“是這個人嗎?”草薙問道。

學生看著照片,輕輕點頭。

“大概是他,不敢絕對確定?!?/p>

“他除了拍照之外,還做了什么?”

“還做了什么啊……我沒特別留意,所以不記得了。不過,他跟我講過話?!?/p>

“哦?跟你講話?”

“是啊。對,想起來了,他也提到關于車的事?!?/p>

“車的事?”

“他問我哪一輛是橫森教授的車,我告訴他是灰色的奔馳?!?/p>

草薙看向湯川,年輕的物理系副教授摸著下巴,眺望遠方。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