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四章 爆裂 · 1

[日]東野奎吾2018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01

望遠鏡焦點所在之處是個穿藍色泳衣的女人。

女人抬起上半身,坐在看起來很便宜的塑料墊上,戴著可能是香奈兒的深色太陽眼鏡。

她身旁躺著一個男人,也戴著太陽眼鏡,全身油亮亮地,似乎是涂滿了防曬油,浮現出肋骨痕跡的胸口微微泛紅。

女人似乎沒有想日光浴的意思,隨著遮陽傘的陰影變化不停地調整位置。不斷往手腳上涂抹的想必是防曬乳。

今天的陽光實在強烈,女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調整了一下泳衣的肩帶,肩部浮現出與膚色相比明顯白了許多的肩帶痕跡。

女人皺著眉頭對男人說了許多話,看樣子可能是“長時間待在這里,皮膚一定會曬傷”之類的。男人依舊躺著,笑答了幾句,可能在說“你不是想到海邊來嘛,我才陪你來的”。

“人家沒想到太陽會這么大,明明都9月份了?!?/p>

“你在說什么,接下來的日子紫外線會越來越強?!?/p>

正當“他”邊用望遠鏡偷窺,邊暗自替兩個人配音的時候,女人拿下披在肩膀的毛巾,站起身摘下太陽眼鏡,拿起一旁的充氣式海灘氣墊。

“我要去游泳,你呢?”

“不了,你去吧?!?/p>

女人穿著海灘拖鞋走向海邊。

他放下望遠鏡,以肉眼確認女人的位置。雖說已經9月份了,但周日的湘南海邊仍到處充滿了情侶和全家出行的游客,再加上今年流行藍色泳衣,他費了一番工夫才發現女人的蹤影。

女人趁浪打上岸時脫了鞋,光腳抱著氣墊走進海里。

他打開身邊的冰桶蓋子,取出以塑料袋包裹著的防水的“那個東西”,緩緩起身。

梅里律子并不擅長游泳,卻非常喜歡海。她躺在充氣墊上隨著波浪起伏浮在海面上,有種沉浸在大自然的美好中的充實感,甚至覺得時間仿佛是靜止的。

丈夫尚彥婚前還住在藤澤,但還是經常帶她來海邊。兩個人大多是在橫濱約會,但只要律子一說“我想去海邊”,尚彥便立刻改變行程,開著帕杰羅前往海濱浴場,所以帕杰羅的后座總是放著二人的泳衣。

這樣悠閑的二人世界可能不長了,律子心想?;楹笠荒?,兩個人還沒有孩子,恐怕得認真考慮這件事。除了雙方父母經常念叨外,自己的年齡也不小了,律子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

她非常想學沖浪或潛水,但考慮到生孩子的打算,便不得不擱置下來。沒辦法,她告訴自己,目前的生活很幸福,如果想要生孩子,總是得犧牲掉一兩樣興趣。

今天的天氣真是好得不得了——律子僅有上半身躺在海灘氣墊上,閉上雙眼就仿佛躺在巨大的水床上,潮濕寒冷的肌膚也立刻暖和起來。

突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墊子下面撞了一下,她睜開雙眼,感覺有人潛在氣墊正下方。

一陣水花揚起,一名戴著蛙鏡的短發青年冒出水面?!氨??!?/p>

男人簡短地說完便又潛入水中,不知道游去哪里了。

律子想起剛才瞬間涌現腦中的想法,不禁苦笑。年輕男子出現時,她以為對方想要搭訕。幾年前的確有可能,但過了二十五歲后,就再沒有過了。

她讓自己別胡思亂想,畢竟已經是該定下心來的年齡了。

所以才要準備生孩子——

回過神來,她才發現自己已被海浪沖到離岸邊較遠的地方,周圍沒有人影。律子踢動雙腳,改變方向想游回岸邊。

就在這時,某個東西襲擊了她。

梅里尚彥目擊了那一瞬間。

事情發生前,他正好稍坐起身,四處尋找浮在海面上的妻子的蹤影。粉紅色的海灘氣墊非常顯眼,他很快就找到了律子。她還是同往常一樣躺在氣墊上,在海浪間載浮載沉。

他叼著一根Caster Mild香煙,用Zippo打火機點燃,拿剛才喝光的可樂空罐當煙灰缸。

·落·霞·小·說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他抽著煙,望著遠處海面上的妻子。有個男人似乎在那兒和她說話,不過片刻后就消失了。

他心想,這家伙還真笨——此時律子正慌張地改變方向,看來終于發現只有自己被帶離岸邊了。

尚彥吸了口煙隨即吐出煙霧,就在那一瞬間——妻子的身影隨著突然響起的巨大爆炸聲成為火柱。

黃色火柱看似從海中冒出,強大的沖擊力使附近海水瞬間變成白色。隨后,更小的火柱彈出了水面。

一開始,海濱浴場中的游客皆因爆炸聲呆立當場,絲毫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只是茫然地望著火柱。

但下一個瞬間,所有人都陷入驚慌,爭先恐后地紛紛游上岸來。尖叫聲、怒吼聲、叫嚷聲,那副場景令梅里尚彥想起了史蒂芬·斯皮爾伯格的《大白鯊》。電影中的人是逃離鯊魚,而現在是逃離火柱。

之所以想起這部電影,是因為他完全無法了解眼前的狀況,失去了思考能力。他仍坐在海灘氣墊上,手中夾著點燃著的CasterMild,望向剛剛妻子漂浮著的海面,尋找她的蹤影。

海面上的爆炸慢慢平復,只剩細小的白色泡沫以同心圓的形狀慢慢暈開。

周圍的人不知在叫喊些什么,全都傳不進尚彥耳中。

他好不容易才站起身來,搖搖晃晃地走向海邊,依然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只能確定大家都上岸了,唯獨不見妻子的身影。

“律子,你在哪里?”

不久,尚彥發現海面上漂浮的什么東西,似乎是粉紅色塑料皮。

那一瞬間,他認出那是律子用的海灘氣墊的顏色。

02

當加藤敏夫得知坂上公寓的房客打來投訴電話時,心里涌現出一股不祥的預感。那棟公寓蓋了有十年了,因為是簡易住房,也不特別注重隱私權,加上單身租戶居多,房客之間的摩擦時有發生。東京都的垃圾分類回收新規定已施行多年,但那里的房客卻幾乎無人能遵守。

果然不出加藤所料,住在一樓的主婦打來電話很氣憤地向加藤抱怨樓上陽臺滴水,把洗好晾曬的床單又弄臟了。

“嗯,住在上面的是藤川先生吧,他不在嗎?”

“就是不在我才打電話給你啊,快點處理!”主婦歇斯底里地大吼。

“好、好,我立刻過去?!?/p>

加藤掛掉電話,皺著眉頭找尋坂上公寓的鑰匙。那個藤川雄一一個人住,到目前為止沒惹出什么問題。他只在簽約時見過藤川,印象中是個沉默寡言的青年。

加藤把店里的工作交代給其他員工,便開著小貨車出門。加藤房地產是他父親創辦的。

“離三鷹車站徒步7分鐘,全新建筑”是坂上公寓的宣傳標語。徒步7分鐘并不是虛言,但任憑誰看到那灰禿禿的公寓外墻,都不免對“全新建筑”這種用詞心生抵觸。公寓靠近干道,所以墻壁被汽車廢氣熏得變成了黑色。

他走到看得見陽臺的地方確認滴水的位置,立刻便知道原因出在哪里——藤川房間的空調排水管松脫了,導致水流了下來。據樓下的主婦所說,藤川似乎不在家,空調的室外機卻仍在運轉。加藤心想,不知道他到底是忘了關,還是天氣太熱才故意放著空調去上班?

不論哪種狀況,他都不能不管,于是拿出了房東專用的鑰匙爬上樓梯。

藤川住在203號房間,門上信箱塞著兩三天積累的報紙。有可能去旅行或出差了,應該是忘了關空調。

加藤用房東備用鑰匙開鎖,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屋內的格局是一室一廳,走進玄關,左邊是料理臺,里面是五疊大的西式房間,但分隔房間和餐廳的拉門緊閉,看不到房里的狀況。

加藤脫掉鞋,進入室內。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會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打開拉門后,他才意識到,是臭味。有難以言喻、令人不快的惡臭從門里傳出來。

他想著“不會吧……”推開了拉門。

一個穿著運動短褲和白T恤的男人趴在房間正中央的地板上,白T恤上似乎印著地圖般的黑色圖案,細看才發現那是頭部被打破后流出來的血跡。

兩秒鐘后,加藤慌張地大步后退,一屁股跌坐在餐廳的地板中央。

03

貼在門上的出勤狀況確認板上,顯示湯川目前去向不明,因為不論是在內、實驗室、外出、休假,每一欄都是空白的。草薙不經意地往門下一看,發現一塊藍色磁鐵掉落在地。他撿起磁鐵,敲了敲房門。

應聲開門的是頭發染成褐色的學生,眉毛修剪得很有型。三十四歲的草薙心想,現在的理工科學生也變得這么時髦了啊。

他問對方“湯川在嗎?”學生或許是覺得這個直呼副教授名字的可疑男人相當不可思議,一臉意外地說著“嗯……”,點了點頭。

“他如果在忙,那我等一下再來?!?/p>

“不,我想沒關系?!焙职l年輕人敞開門請草薙進去。

草薙一進門,便聽見湯川微帶鼻音的說話聲:“如果壓縮鋼瓶沉沒了,便要思考它為何破裂、內容物又是什么;如果是某處破損導致腐蝕,便要想想為何氣體沒先漏出來,而氣體燃燒的原因又是什么?!?/p>

湯川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和三名學生討論問題,草薙心想,打擾上課就不好了,但湯川已經看見他了。

“哦,剛好有客人過來?!?/p>

“沒有打擾到你們嗎?”

“沒關系,課程結束了,我們正在閑聊。我也想聽聽你的意見?!?/p>

“什么事?你一定又想讓我這個理科白癡出丑吧?!?/p>

“你會不會出丑我不知道,我們是在聊這件事?!睖▽⒆郎系膱蠹堖f給草薙。這是一周前的報紙,社會新聞版特別朝上折起。

“湘南海岸的爆炸事件嗎?”草薙看著報道問道。

“我正在和學生進行智力問答,替那個事件找出合理的解釋?!?/p>

聽到副教授這么說,連同替草薙開門的年輕人在內的四名學生,似乎都有點坐立不安。

“關于那個事件,警視廳也收集了一些情報,會不會和哪里的恐怖組織有關?!?/p>

“他們認為是恐怖分子放置的炸彈嗎?”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總要以防萬一嘛?!?/p>

“神奈川縣警察署有什么看法?”

“我不清楚,畢竟東京跟神奈川的關系不太好?!辈菟S苦笑,這是各地警方間的矛盾,“據我所知,那邊也是毫無頭緒。最關鍵的一點,似乎是現場沒留下爆炸物的痕跡?!?/p>

“會不會沖到海里了?”一名學生說道。

“這也有可能?!辈菟S不當場反駁對方的意見,心里卻想著,如果真有炸彈,神奈川縣警不可能毫無發現。

“警方認為是犯罪案件嗎?”湯川問。

“目前往兇殺案的方向偵辦,畢竟那樣的狀況不可能是自然現象吧?”

“所以我們才在討論啊?!备苯淌谛Σ[瞇地看著學生。

“不過沒有什么結論?!?/p>

這時下課鈴響了,學生們全部起身,看來討論結束了。湯川則留在研究室。

“對他們來說簡直算是救命的鈴聲?!辈菟S在剛才一名學生坐過的椅子上坐下?!爸涣谐龉浇獯饐栴}可不是科學,像這種時候正是運用智慧思考的大好機會啊?!睖ㄆ鹕?,卷起白大褂的袖子“好了,你要不要來杯速溶咖啡?”

“不用了,我馬上要去別的地方?!?/p>

“什么?這樣啊。很近嗎?”

“說近確實也很近,就在這棟建筑物里?!?/p>

“哦?”湯川黑框眼鏡后的雙眸圓睜,“什么意思?”

“這里沒有今天的報紙嗎?不是那種一星期前的舊報紙?!辈菟S環顧四周,桌面上散亂地放著各種資料和設計圖,似乎沒看見今天的報紙。

“只有發生什么可疑的能當教材的案件,我才會帶來。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三鷹的某公寓發現了被謀殺的死者?!辈菟S翻開記事本,“死者二十五歲,男性,名叫藤川雄一,原先是個普通的上班族,死亡時間大約在三天前。發現尸體的是管理公寓的房屋中介老板?!?/p>

“我昨晚看到這則新聞報道了。天氣這么熱,尸體應該很快就腐敗了吧,真同情發現的人?!?/p>

“即使如此,犯人犯案后把室內空調持續開著,目的是想防止腐壞的尸臭散發出去。只不過,最近的高溫完全出乎犯人的預料?!?/p>

“真的是熱死了?!睖òT著嘴,“對腦力勞動者來說,炎熱是不能忽視的大敵。高溫會擾亂思緒?!?/p>

草薙心想,要是真那么熱,脫掉你的白大褂不就好了?但他還是忍住沒說。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