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12章 · 一

[日]松本清張2018年09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結城庸雄向吉岡詢問妻子的情況,邊喝杯子里的酒,邊由下往上打量著吉岡。

吉岡沒有立即回答。他心里有些迷惑不解。沒想到時至今日,結城會突然提出這個問題。他一直在偷偷觀察結城的表情。實際上,縱使不直接看結城的面孔,他也知道結城正以怎樣的目光打量著自己。

結城的聲調平平淡淡。向吉岡提出的問題,宛如隨興聊天一般。但是,結城發出這聲調時的心情,吉岡是清楚的。他那語調正是心情緊張的表現。在以往進行交易的時候,他就是這個樣子。吉岡正根據自己的經驗,猜測著結城此刻的心理。

“是有那么回事?!奔獙袅艘粫翰胚@樣答道,那情形仿佛自己也是剛剛回憶起來的,“你的太太是去上野車站接了一個人?!?/p>

“嗯?!苯Y城依舊不動感情地用鼻子哼了一聲。這有點激惱了吉岡。

“那是相當早的火車哩!”吉岡開始主動地講了起來,“那正是我去仙臺的時間,當時到站的列車,只有從福井開過來的快車。你太太接的那個人,是從北陸方向來的?!?/p>

結城有一會兒沒有吭聲,為的是仰起杯子,喝一口酒。

“那能是誰呢?”結城略歪頭思索著。

“是個年輕的男子呀?!奔獙悬c不懷好意地說。

“嗯,估計有多大年紀?”結城還是原來的姿勢,顯出側首沉思的樣子。那是一副難以捉摸的表情,究竟是否在認真思考,無法讓人立即作出判斷。

吉岡甚至想挖苦他說,你難道還惦記自己的老婆嗎?一向恣意妄為的結城,竟然特意問起這件事,實在令人費解。

吉岡一直對結城的妻子賴子很感興趣。他始終認為,賴子是個遠遠勝過結城這號男人的女子。吉岡早就暗中對賴子傾心了。所以,當他在上野車站突然看見賴子與一個年輕男子走在一起的時候,才有意從后面尾隨而去的。明知距開車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他還是跟在這兩人的后面,特地去察看了站前那家吃茶店里面的情形。

“是啊,有二十六七了吧!是個身材很高的青年?!奔獙言诔圆璧昀镉^察到的賴子同伴的形象描述了一番。

結城又把杯子送到唇邊。聽到吉岡的話,外表上也沒有什么變化。這個男人的表情什么時候都是一成不變的。

“我老婆做什么了?”結城冷冷地問道。

“兩個人一塊兒進了站前的吃茶店啦!你太太很親熱地和他說著話?!奔獙l不懷好意。他是想試試結城的反應。

+落-霞+小-說 ?? w ww· l uox i a· C om ·

“呵!你還一塊兒跟進吃茶店里去啦?”被結城冷不防這么一問,吉岡狼狽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看見他們在路上的情況?!奔獙B忙辯解道。

“啊,那是我的一個親戚?!苯Y城突然高聲說道。

“嗯?親戚?”

“是個表弟嘛!我想起來了?!苯Y城的態度異常平靜。吉岡愕然地盯著他的臉。結城吩咐服務員再添一杯酒來,表情毫無變化。

“表弟本是住在金澤的?!苯Y城慢騰騰地說,“他到東京來出差。我老婆說要去接的,這事我想起來啦?!?/p>

“這就好了?!奔獙S聲附和了一句。究竟好在哪里,他自己也不清楚。

“叫女人們來吧?”結城說。

“好哇!”吉岡也表示贊成,臉上好像松了一口氣。女人們又重新聚到桌子邊來了。

“談什么了呀?”來到結城身旁的一個女人低下頭湊近他的臉說。

“談的重要問題?!苯Y城淡淡地笑著答道。

“是生意上的事吧?!绷硗庖粋€女人說,“男人們就是這樣,到這種地方來,也忘不了工作上的事呢?!?/p>

“忘不了的事,也還有別的咧?!苯Y城以平常的語調說,“不僅僅是工作上的問題嘛?!?/p>

吉岡聽到這句話,抬起了眼睛??墒?,結城卻態度平靜地和身邊一個年輕女人耳語去了。這時正好換了一首曲子,周圍的桌子有人起身去跳舞。

“啊,太高興啦!”女人馬上答應了。結城把女人讓到前面,朝舞場走去。吉岡坐在桌子旁邊,探著頭目送結城離去。

結城踏著曲子跳起舞來。人人都稱贊他跳得好。

“哎,結城先生?!迸艘幻嬖诮Y城胸前擺著身子,一面仰起臉小聲地說,“今天晚上,這里結束以后,帶我去個什么地方吧?”.

結城只作了個不清不楚的回答。兩眼盯向遠處,動著身子。

結城一回到桌旁,就突然對吉岡說:“咱們回去吧?!?/p>

“哎呀,不是還早嗎?”旁邊的女人大聲說道。

“還有事呢?!苯Y城望著吉岡,吉岡也把掏出的香煙收進口袋。

算過賬,付完款,兩人離開了坐席。四五個女人連忙把他倆一直送到門口。

經理躡手躡腳走近跟前,朝結城低下頭:“謝謝啦!您就回去嗎?”

“嗯,到別處去轉轉?!苯Y城眼里含著笑,讓男服務員從背后給自己穿上大衣。

“啊,是這樣呀?!苯Y城是這家夜總會的上等顧客。經理的應酬十分熱情周到。

“歡迎您過幾天再光臨敝店?!苯浝碇恢肋@位客人姓結城,并不了解他的底細。模糊聽說也是個實業家,可是壓根兒沒見他帶來過真正職員模樣的人,相反,結城帶到這里來的,許多都是高貴的客人。而且,這些客人也全都是花錢異常大手大腳的角色。盡管不了解結城的真實身份,經理也從不對他稍有怠慢。

出到大門口,服務員一看到是結城,立即朝停在暗處的汽車跑去。

“我要失陪啦!”結城筆挺地立在那里等候汽車的到來,突然對吉岡說了這么一句。他就是這么一個能把這種話滿不在乎說出口的人。

“真的嗎?”吉岡有點不大高興的樣子,不過,他還是乖乖地從結城面前走開了?!昂?,那么再會了?!?/p>

汽車已經滑到結城跟前。服務員打開車門。吉岡看著結城坐進車里??墒?,在汽車開走那一瞬間映進他眼里的結城的側影,卻與平時總是目中無人的表情很不相稱,顯得有些凄楚孤獨。這使得吉岡不禁心里一怔。

負責開門的身穿外國軍服式樣的男服務員好像很冷似的聳著肩膀……

結城的汽車停到一家酒吧的門前。這家酒吧,即使在銀座也以豪華著稱。他告訴司機把車子開回去。

酒吧里幾乎已經滿員。這是一家時髦的酒店,客人里沒有誰認識結城,可他卻對客人里的一些面孔并不陌生。這倒不是由于關系親密,而是因為他們都是一些知名的實業家和文化人。這家酒店的氣氛就是如此高級。

看見結城進來,一名女招待員特地離開自己負責照料的餐桌,走到他的身旁。

“歡迎您?!苯Y城由著她慢慢地給脫下大衣,然后跟她朝里面走去。結城個頭很高,所以十分顯眼,甚至連桌邊飲酒的客人都在注視他走路的姿態。

在最靠里邊的一張桌子旁,結城落了座。

“啊,好久沒見到您啦?!边@個女招待員是這家酒吧的老資格了,“從那次以后,您就一直沒有來過了。大概有一個月了吧?”

“差不多吧?!苯Y城微微露出一絲笑意,“因為太忙了?!?/p>

“我想著就是這個原因?!迸写Σ[瞇地點了點頭,“您要什么?”

“冰鎮威士忌?!?/p>

女招待湊到結城耳邊悄聲說:“馬上就把媽媽叫來?!?/p>

結城臉上沒作任何表示。女招待把客人要的飲料報給服務臺,當即匆忙上了二樓。

不一會兒工夫,這家酒吧的老板娘便從二樓下來了。苗條的身材,穿著十分合體的西式服裝,而且,服裝的花色鮮艷華麗,與她那光彩照人的容貌交相輝映。

“媽媽!”招呼聲從客人的坐席四處響起。老板娘一面走一面朝這些聲音躬身致意,同時滿面帶笑地把臉扭向那些客人,那微笑的面容和移步的姿態都多少有些矯揉造作。她不時地在客人面前停下腳步賣弄風騷,但并不在那里坐下。

“您來啦!”她問候了一句,便坐到結城面前,“好長時間沒見您來了呢?!崩习迥锩佳酆Φ乜粗Y城。然而,那不是做給一般客人看的那種表面的嫵媚。

“嗯?!苯Y城照例是沉默不語地飲著杯中酒。

“您很忙吧?”

“嗯,馬馬虎虎?!?/p>

“我一直在等著,以為能接到您的電話呢!”

老板娘用烏黑的大眼睛緊緊地盯著結城的臉。

“總是有工作纏身……”結城有氣無力地說。

“我想著就是這個原因,可還是一直在等您?!?/p>

她叫來一名男服務員,吩咐他把自己的酒拿來。

其他席位上,男男女女的笑聲不絕于耳。近處的坐席邊,頻頻傳來“叫老板娘來”的喊聲。

“今晚您是從哪里回來的呀?”因為結城表情沉悶,老板娘便討好似的笑著問道。

“X夜總會?!苯Y城講了那家夜總會的名字。

“噢。您還照常到那家去嗎?”

“偶爾去一次?!苯Y城簡短地回答道。表情全無變化,嘴里銜上了香煙。

老板娘擦著火柴,一邊遞火,一邊瞧著他的臉說:“不知什么道理,今晚您的心情好像很不好呀?”

“能看得出來嗎?”

“嗯,雖然平時您就很莊重嚴肅,可是今天晚上卻顯得有點愁悶?!?/p>

結城第一次轉動了一下眼珠,吐出一口藍色的煙霧,把架著的雙腿調換了個上下。

“有什么不順心的事嗎?”老板娘仍在仔細觀察著,“您喝酒的樣子好像不大上勁?!?/p>

結城用鼻子冷笑了一聲。

“哎,結城先生?!彼蝗豢窟^上半身,小聲說,“不如意的事誰都有呀!我現在也是這樣呢?!?/p>

結城抬眼看了看老板娘。她滿面掛笑,正用火一般的視線盯著結城。

酒吧還沒停止營業,老板娘就溜開了。

大約過了三十分鐘,結城才離開座位走到外面。他步行來到一家關上大門的飯店前,一輛汽車正關了燈在暗處等候著。

“真想你呀?!崩习迥锢鸾Y城的手,把它繞到自己的背后,將身體偎靠過來,散發出一股酒味,“因為時間太長啦?!?/p>

去的是老地方。乘車從銀座要跑四十分鐘。

大約老板娘事先已經打了電話,正在恭候的女傭人一聽到汽車停下的聲音,馬上趕到門外來迎接。

“好久沒見到您啦?!?/p>

女傭人把他倆引到單間以后,又向老板娘問候了一通,她也很親熱地和女傭人說了一會兒話。

“瞧,連女傭人也是這樣說的吧?”剩下兩個人時,老板娘嬌嗔地盯著結城說。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