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十三回 揮椎師博浪 毀炮挫哥舒

金庸2015年01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小節: 1 2 3 4 5

只聽得安大人賊忒嘻嘻的笑道:“我找得你好苦,舍得燒你嗎?咱們來敘敘舊情吧!”說著發足踢門,只兩腳,門閂喀喇一聲斷了。袁承志聽踢門之聲,知他武功頗為了得。黑暗中刀光閃動,安大娘一刀直劈出來。安大人笑道:“好啊,謀殺親夫!”怕屋內另有別人,不敢竄進,站在門外空手和安大娘廝斗。袁承志慢慢爬近,睜大眼睛觀戰。那安大人武功果然不凡,在黑暗中聽著刀風閃躲進招,口中卻是不斷風言風語的調笑。安大娘卻十分憤怒,邊打邊罵。斗了一陣,安大人突然伸手在她身上摸了一把。安大娘更怒,揮刀當頭疾砍,安大人正是要誘她這一招,偏身搶進一步,扭住了她手腕,用力一擰,安大娘單刀落地。安大人將她雙手捏住,右腿架在她雙腿膝上,安大娘登時動彈不得。袁承志心想:“聽這姓安的口氣,一時不致傷害于她,我且多探聽一會,再出手相救?!背四前泊笕斯裥?、安大娘破口大罵之際,身子一縮,從門角邊鉆了進去,輕輕摸到墻壁,施展“壁虎游墻功”直上,攀在梁上。

只聽安大人叫道:“胡老三,進去點火!”胡老三在門外亮了火折子,拔刀護身,先把火折往門里一探,又俯身撿了塊石子投進屋里,過了一會見無動靜,才入內在桌上找到燭臺,點亮蠟燭。安大人將安大娘抱進屋去,使個眼色,胡老三從身邊拿出繩索,將安大娘手腳都縛住了。安大人笑道:“你說再也不要見我,這可不見了么?瞧瞧我,白頭發多了幾根吧?”安大娘閉目不答。

袁承志從梁上望下來,安大人的面貌看得更清楚了,見他雖然已過中年,但面目仍很英俊,想來年輕時必是個美貌少年,與安大娘倒是一對璧人。

安大人伸手摸摸安大娘的臉,笑道:“好啊,十多年不見,臉蛋兒倒還是雪白粉嫩?!眰阮^對胡三道:“出去!”胡老三笑著答應,出去時帶上了門。

兩人相對默然。過了一會,安大人嘆氣道:“小慧呢?我這些年來天天想念她?!卑泊竽锶允遣焕?。安大人道:“你我少年夫妻,大家火氣大,一時反目,分別了這許多年,現今總該和好如初了?!边^了一會,又道:“你瞧我十多年來,并沒另娶,何曾有一時一刻忘記你?難道你連一點夫妻之情也沒有么?”安大娘厲聲道:“我爹爹和哥哥是怎么死的,你忘記了嗎?”安大人嘆道:“我岳父和大舅子是錦衣衛害死的,那不錯??墒且膊荒芤恢窀荽虮M一船人,錦衣衛中有好人也有壞人。我為皇上出力,這也是光宗耀祖的體面事……”話沒說完,安大娘已“呸,呸,呸”的不住往地下唾吐。隔了一會,安大人換了話題:“我思念小慧,叫人來接她。干么你東躲西逃,始終不讓她跟我見面?”安大娘道:“我跟她說,她的好爸爸早就死啦!她爸爸多有本事,多有志氣,就可惜壽命短些!”語氣中充滿了怨憤。安大人道:“你何苦騙她?又何苦咒我?”安大娘道:“她爸爸從前倒真是個有志氣的好人,我家里的人不許我嫁他,我偷偷跟著他走了,哪知道……”說到這里,聲音哽咽起來,跟著又恨恨的道:“你害死了我的好丈夫,我恨不得殺了你?!卑泊笕说溃骸斑?,這倒奇了,我就是你的丈夫,怎說我害死了你丈夫?”安大娘道:“我丈夫本來是個有血性的好男子,不知怎的利祿熏心,妻子不要了,也不要了。他只想做大官,發大財……我從前的好丈夫早死了,我再也見不到他啦!”袁承志聽到這里,不禁心下惻然。安大娘道:“我丈夫名叫安劍清,本是個江湖好漢,不是給你這錦衣衛長官安大人害死了么?我丈夫有位恩師楚大刀楚老拳師,是安大人貪圖利祿而害死他的。楚老拳師的夫人、女兒,都給這安大大逼死了……”安劍清怒喝:“不許再說!”安大娘道:“你這狼心狗肺的人,自己想想吧?!卑矂η宓溃骸肮俑蟮度栐?,又不一定難為他。他干么動刀殺我?他妻子女兒是自殺的,又怪得了誰?”安大娘道:“是啊,楚大刀瞎了眼哪,誰教他收了這樣一位好徒弟?這徒弟又凍又餓快死啦,楚大刀教他武藝,養大他,又給他娶媳婦……”她越說越是怨毒。安劍清猛力在桌上一拍,喝道:“今天你我夫妻相見,是何等的歡喜之事,盡提那死人干么?”安大娘叫道:“你要殺便殺,我偏偏要提!”

袁承志從兩人話中琢磨出來當時情形,安劍清是楚大刀一手扶養長大的,后來他貪圖富貴,害死師父一家。安劍清在錦衣衛當差,而安大娘的父親兄長卻均為錦衣衛害死。安大娘氣忿不過,終于跟丈夫決裂分手。從前胡老三來搶小慧,安大娘東奔西避,都是為了這心腸狠毒的丈夫安劍清安大人了。袁承志心想:“想來當日害死他恩師一家之時,情形一定很慘。這人死有余辜。但不知安大娘對他是否尚有夫妻之情,倒不可魯莽了?!毕朐俣嗦犚恍┱f話,以便決定是否該出手殺他,哪知兩人都住了口,默不出聲。

過了一會,遠處忽然隱隱有馬蹄之聲。安劍清拔出佩刀,低聲喝道:“等人來時,你如叫喊示警,我可顧不得夫妻之情!”安大娘哼了一聲,道:“又想害人了?!?/p>

安劍清知道妻子脾氣,揮刀割下一塊布帳,塞在她口里。這時馬蹄聲愈近,安劍清將安大娘放在床上,垂下帳子,仗刀躲在門后。袁承志知他是想偷施毒手,雖不知來者是誰,但總是安大娘一面的好人,在梁上抹了些灰塵,加點唾沫,捏成一個小小泥團子,對準燭火擲去,嗤的一聲,燭火登時熄了。安劍清喃喃咒罵。袁承志乘他去摸火折,輕輕溜下地來,繞到屋外,見屋角邊一名錦衣衛執刀伏地,全神貫注的望著屋中動靜,便俟近他身邊,低聲道:“人來啦!”那錦衣衛也低聲道:“嗯,快伏下?!痹兄旧焓贮c了他穴道,脫下他外衣,罩在自己身上,再在他里衣上扯下一塊布,蒙在面上,撕開了兩個眼孔,然后抱了那人,爬向門邊。

黑暗中蹄聲更響,五騎馬奔到屋前。乘者跳下馬來,輕拍三掌。安劍清在屋里也回拍了三掌,點亮燈火,縮在門后,只聽門聲一響,一個人探進頭來。

他舉刀猛力砍下,一個人頭骨碌碌的滾在一邊,頸口鮮血直噴。在燭光下向人頭瞥了一眼,不覺大驚,砍死的竟是自己一名伙伴。正要張口狂叫,門外竄進一個蒙臉怪客,伸指點了他穴道,反手一掌,打在他頸后“大椎穴”上,那是人身手足三陽、督脈之會,哪里還能動彈?袁承志順手接過他手中佩刀,輕輕放在地下,以防門外余人聽見,縱到床前扶起安大娘,扯斷綁在她手腳上的繩索,低聲叫道:“安嬸嬸,我救你來啦!”安大娘見他穿著錦衣衛服色,臉上又蒙了布,不覺疑慮不定,剛問得一聲:“尊駕是誰?”外面奔進五個人來,當先一人與安大娘招呼了一聲,見到屋中情狀,愕然怔住。門外錦衣衛見進來人多,怕安劍清一人有失,早有兩人搶進門來,舉刀欲砍,袁承志出掌砍劈,兩名錦衣衛頸骨齊斷。門外敵人陸續進來,袁承志劈打抓拿,提起來一個個都擲了出去,有的剛奔進來就被一腿踢出,片刻之間,打得十二名錦衣衛和內廷侍衛昏天黑地,飛也似的逃走了。袁承志撕下布條,塞入安劍清耳中,又從死人身上扯下兩件衣服,在他頭上包了幾層,教他聽不見半點聲息,瞧不見一點光亮,然后扯去蒙在自己臉上蒙著的破布,向五人當中一人笑道:“大哥,你好。闖王好么?”那人一呆,隨即哈哈大笑,拉著他手連連搖晃。原來這人正是李闖王手下大將、袁承志跟他結為的李巖。袁承志無意中連救兩位故人,十分喜歡,轉頭對安大娘道:“安嬸嬸,你還記得我么?”這時是崇順十六年六月,離袁承志在安大娘家避難時已有十年,他從一個小小孩童長大成人,安大娘哪里還認得出?

袁承志從內衣袋里摸出當日安大娘所贈的金絲小鐲,說道:“我天天帶在身邊?!卑泊竽锩腿幌肫?,拉他湊近燭光一看,果見他左眉上淡淡的有個刀疤,又驚又喜,道:“啊,孩子,你長得這么高啦,又學了這一身俊功夫?!痹兄镜溃骸拔以谡憬姷叫』勖妹?,她也長高啦!”安大娘道:“不知不覺,孩子們都大了,過得真快?!毕蛱稍诘叵碌恼煞蚯屏艘谎?,嘆了口氣,喟然道:“想不到還是你這孩子來救我?!崩顜r不知他們曾有一段故舊之情,聽安大娘滿口叫他“孩子,孩子”的,只道兩人是親戚,笑道:“今日之事好險。我奉闖王之命,到河北來約幾個人相見。錦衣衛的消息也真靈,不知怎樣竟會得到風聲,在這里埋伏?!痹兄镜溃骸按蟾?,你的快來了嗎?”

李巖尚未回答,遠處已聞蹄聲,笑道:“這不是么?”從人開門出去,不久迎了三個人進來。這三人一個是劉芳亮,一個是田見秀,都是當年在圣峰嶂會上見過的。他二人已不識袁承志,袁承志卻還記得他們相貌。另一個姓侯,卻曾在泰山大會中見過。三人與李巖招呼后,那姓侯的向袁承志恭敬行禮,說道:“盟主,你好!”

李巖與安大娘都道:“你們本來相識?”姓侯的道:“袁盟主是七省總盟主,眾兄弟齊奉號令?!崩顜r喜道:“啊,我忙著在河南辦事,東路的訊息竟都隔絕了。原來出了這樣一件大事,可喜可賀?!痹兄镜溃骸斑@還是上個月的事,承好朋友們瞧得起,給了這樣一個稱呼,其實兄弟哪里擔當得起?”姓侯的道:“盟主武功好,見識高,那是不必說了,單是這份仁義,武林中哪一個不佩服?”

李巖喜道:“那好極了?!碑斚聜鬟_了闖王的號令。原來李自成在河南汝州大破兵部尚書孫傳庭所統官兵十余萬,進迫潼關,命李巖秘密前來河北,聯絡群豪響應。姓侯的道:“盟主你說怎么辦?”袁承志道:“闖王義舉,天下豪杰自然聞風齊起。小弟立即發出訊去。咱們七省好漢,轟轟烈烈的大干一場!”六人談得慷慨激昂,眉飛色舞。李巖道:“官軍已極,義兵一到,那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只是眼前卻有一個難題?!痹兄镜溃骸吧趺??”李巖道:“剛才接到急報,說有十尊西洋的紅夷大炮,要運到潼關去給孫傳庭。孫老兒大敗之余,士無斗志,已然不足為患。只不過紅夷大炮威力非同小可,一炮轟將出來,立時殺傷數百人,倒是一件隱憂?!痹兄镜溃骸斑@十尊大炮小弟在道上見過,確是神態可畏,想來威力非常,難道不是運去山海關打滿清的么?”李巖道:“這些大炮萬里迢迢的運來,聽說本是要去山海關防備清兵的。但闖王節節得勝,朝廷便改變了主意,十尊大炮已折而南下,首途赴潼關去了?!?/p>

袁承志皺眉道:“皇帝防范百姓,重于抵御外敵。大哥,你說怎么辦?”李巖道:“大炮一到潼關,咱們攻關之時,勢必以血肉之軀抵擋火炮利器,雖然不一定落敗,但損折必多……”袁承志道:“因此咱們要先在半路上截他下來?!崩顜r拊掌大喜,說道:“這可要偏勞兄弟,立此大功?!痹兄境烈鞯溃骸把蟊鹌骱苁菂柡?,兄弟已見識了一些,要奪大炮,須得另出計謀,能否成事,實在難說。不過這件事有關天下氣運,小弟必當盡力而為,若能仰仗闖王神威,一舉,那是萬民之福?!?/p>

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微信看書更方便!

小節: 1 2 3 4 5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