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說

第二卷 第十章

[英]簡·奧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關燈 直達底部

伊麗莎白在莊園里散步的時候,不止一次意外地碰見了達西先生。她覺得自己倒霉透頂,來這里見不到別人,卻偏偏遇見他。為了防止再出現這種情況,她第一次就告訴他,她常愛到這里溜達。因此,再出現第二次可就怪啦!然而確實有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雌饋?,他像是有意跟她過不去,或者主動來賠不是,因為這幾次他不光是客套幾句,尷尬地沉默一陣就走開,而是覺得必須掉過頭來,陪她走一走。他從不多說話,伊麗莎白也不愿多講,不愿多聽。但是第三次見面的時候,他問了她幾個稀奇古怪、不相關聯的問題——問她在亨斯福德快活不快活,為什么喜歡一個人散步,是不是認為柯林斯夫婦很幸福。談到羅辛斯,伊麗莎白說她不大了解那家人,達西仿佛期望她以后再來肯特郡,還會住在這里。他話里似乎含有這層意思。難道他在替菲茨威廉上校著想?她覺得,他若是當真話中有話,那一定是暗示那個人對她有些動心。她覺得有點懊惱,好在已經走到牧師住宅對過的柵欄門口,因此又覺得很高興。

一天,她正一面散步,一面重新讀著簡上次的來信,反復琢磨著簡心灰意冷中寫下的那些話。恰在這時,她又讓人嚇了一跳,不過抬頭一看,發現這次并不是達西先生,而是菲茨威廉上校向她迎面走來。她立刻收起信,勉強做出一副笑臉,說道:

“沒想到你也會到這里來?!?/p>

“在莊園里兜一圈,”菲茨威廉答道,“我每年要兜一次。兜完了去拜訪一下牧師家。你還要往前走好遠嗎?”

“不,馬上就要回去了?!?/p>

于是,她果真轉過身,兩人一起朝牧師住宅走去。

“你星期六真要離開肯特嗎?”伊麗莎白問道。

“是的——如果達西不再拖延的話。不過我得聽他擺布。他喜歡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p>

“即使安排的結果不中他的意,至少能為有權做主而感到揚揚得意。我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人,能像達西先生那樣喜歡專權做主,為所欲為?!?/p>

“他的確喜歡自行其是,”菲茨威廉上校答道,“不過我們大家都是如此。只不過他比一般人更有條件這么做,因為他有錢,一般人比較窮。我說的是實心話。你知道,幼子可就不得不克制自己,仰仗[5]別人?!?/p>

[5] 在當時的封建社會中,財產全由長子繼承,其余的兒子因為沒有生活來源,只得仰仗兄長或朋友資助。?

“照我看來,一個伯爵的小兒子對這兩方面就不會有什么體驗。說正經的,你又懂得什么叫克制自己和仰仗別人呢?你什么時候因為沒有錢,想去什么地方去不成,或者喜愛一樣東西買不成?”

“你問得好——也許這方面的苦頭我沒吃過多少。但在重大問題上,我可能就得因為沒有錢而吃苦了。小兒子就不能想和誰結婚就和誰結婚?!?/p>

“除非是想和有錢的女人結婚,我想他們往往喜歡這樣?!?/p>

“我們花錢花慣了,因此不得不依賴別人。處于我這種地位,結婚又能不注重錢,這種人可為數不多呀?!?/p>

“他這話,”伊麗莎白心里暗想,“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吧?”她想到這里,不由得臉紅了。但她立刻又平靜下來,用活潑的語調說道:“請問,一個伯爵的小兒子一般的身價是多少?我想,除非兄長體弱多病,你的要價總不能超過五萬鎊吧?”

菲茨威廉也用同樣的口吻回答了她,這事便絕口不提了。但是,伊麗莎白又怕這樣沉默下去,會讓對方以為她聽了那話心里不是滋味,便立即說道:

“我想,你表弟帶你來這里,主要是為了要有個人聽他擺布。不過,他眼下有個妹妹興許也行了。既然他妹妹完全由他一個人照管,他可以隨心所欲地對待她了?!?/p>

“不,”菲茨威廉上校說,“這份好處他還得跟我一起分享。我與他同是達西小姐的保護人?!?/p>

“真的嗎?請問,你們兩位保護人當得怎么樣?關照起來挺棘手的吧?她這般年紀的小姐有時候不大好對付,如果她繼承的完全是達西家的脾氣,她也會自行其是的?!?/p>

伊麗莎白說這話的時候,發覺菲茨威廉上校正顏厲色地望著她。他當即問她為什么認為達西小姐會讓他們感到棘手,看他問話時的神情,她越發相信自己猜得八九不離十。于是她立即回答道:

“你不必驚慌。我從沒聽說她有什么不好,也許她是世界上最聽話的一位姑娘。我認識的夫人小姐中,有幾個人特別喜歡她,比如赫斯特夫人和賓利小姐。我好像聽你說過,你也認識她們?!?/p>

“有點相識。她們的兄弟是個和藹可親的人,很有紳士派頭——他是達西的好朋友?!?/p>

“哦!是的,”伊麗莎白冷冷地說道,“達西先生待賓利先生好極了,對他關懷得無微不至?!?/p>

“關懷他!是的,我的確相信,在他最需要關懷的節骨眼上,達西還真能關懷他。我在來這里的路上聽他說了一件事,因此可以料想賓利多虧他幫了忙。不過,我應該請他原諒,我不敢斷定他說的那個人就是賓利。那全是猜測?!?/p>

-落-霞-小-說 lu Ox i a^ c o m. ??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這件事達西當然不愿意讓外人知道,免得傳到女方家里,惹得人家不高興?!?/p>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說出去的?!?/p>

“請記住,我沒有充足的理由料想就是賓利。達西只是告訴我說:他感到很慶幸,最近幫助一位朋友擺脫了窘境,放棄了一門冒昧的婚姻,但他沒有指名道姓,也沒細說其他情況。我只不過懷疑是賓利,因為我相信他那樣的青年容易陷入那種窘境,還知道他們倆整個夏天都待在一起?!?/p>

“達西先生有沒有告訴你他為什么要干預?”

“聽說那位小姐有些條件很不理想?!?/p>

“他用什么手段把他們拆散的?”

“他沒有說明用什么手段,”菲茨威廉含笑說,“他只對我說了我剛才告訴你的那些話?!?/p>

伊麗莎白沒有回答,繼續往前走著,心里怒不可遏。菲茨威廉望了望她,問她為什么這樣思慮重重。

“我在琢磨你剛才說的這件事,”伊麗莎白說,“我想不通你表弟為什么要這樣做。憑什么要他做主?”

“你認為他的干預是多管閑事嗎?”

“我真不明白,朋友談戀愛,達西先生有什么權利斷定合適不合適。就憑著他的一己之見,他怎么能獨斷獨行,指揮朋友如何去獲得幸福。不過,”她平了平氣,繼續說道,“我們既然不了解內中底細,要指責他也不公平。也許那兩人之間沒有什么感情?!?/p>

“這種推斷倒不能說不合情理,”菲茨威廉說,“可我表弟本來十分得意,你那樣說豈不大大抹殺了他的功勞?!?/p>

他這話本是說著逗趣的,但伊麗莎白覺得,這倒是對達西先生的真實寫照,因此她也不便回答,只好突然改變話題,談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說著說著,不覺來到了牧師住宅門前??腿艘蛔?,她便把自己關進房里,好清靜地想想剛才聽到的話。她認為,菲茨威廉所說的那對男女,肯定是與她有關的兩個人。達西先生能夠如此任意擺布的人,天下絕不會有第二個。他參與了拆散賓利先生和簡的活動,對此她從來不曾懷疑過,但她總認為主謀是賓利小姐,主要是她策劃的。如果達西本人不是虛榮心作怪的話,那么簡目前所遭受的百般痛苦,以及以后還要遭受的種種痛苦,都要歸罪于他,歸罪于他的傲慢與任性。一個天下最溫柔、最寬厚的女子,幸福的希望一下子全讓他給葬送了,而且誰也說不準,他造下的這樁冤孽何年何月才能了結。

“那位小姐有些條件很不理想”,這是菲茨威廉上校的原話。這些不理想的條件也許是指她有個姨父在鄉下當律師,還有個舅父在倫敦做生意。

“至于簡本人,”她大聲嚷道,“根本不會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她真是太可愛,太善良啦!她腦子靈,修養好,風度又迷人。我父親也沒有什么可挑剔的,他雖然有些怪癖,但卻具有達西先生不可小看的能力,以及他可能永遠不可企及的體面?!碑斎?,當她想到母親的時候,信心略有些動搖。但她又認為,這方面的缺欠對達西先生不會有多大影響,因為她相信,達西先生覺得最使他有傷自尊的,是他的朋友跟門戶低微的人家結親,至于這家人有沒有見識,他倒不會過于計較。她最后斷定,達西一方面是被這種可惡透頂的傲慢心理所支配,另一方面是想把他妹妹許配給賓利先生。

這件事她越想越氣,忍不住哭了起來,最后攪得頭也痛了。到了晚上,頭痛得實在厲害,再加上不愿意看見達西先生,便決定不陪表兄表嫂去羅辛斯吃茶點??铝炙狗蛉艘娝_實不舒服,也就不再勉強她,而且盡量不讓丈夫勉強她。但是柯林斯先生不禁有些提心吊膽,唯恐她待在家里會惹得凱瑟琳夫人不悅。

 

發表評論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